〈時評〉別鬧了,民進黨的老大們!

  364

首先,兩個問題:(一)先有比賽,還是先有比賽規則?(二)比賽規則能不能改?

問題(一)其實是個不是問題的問題:連規則都沒有(先訂好),比賽如何進行?怎麼個玩法?問題(二)其實還是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十項鐵人楊傳廣因計分方式改變而未能在1960羅馬奧運奪金,戴資穎因世界羽聯改變賽制於去年4月拱手讓出球后寶座,可見,比賽規則當然能改,也真的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所修改(楊傳廣、戴資穎是否吃了比賽規則改變的明虧或暗虧,是另一回事)。

問題是:賽前為因應新局勢,預告有新的比賽規則,是未雨綢繆;賽後為針對原有規則的缺失進行修改,以供往後比賽之用,是亡羊補牢;在比賽進行的同時,一面改變這個、那個比賽規則,目的何在?又是什麼跟什麼?

連沒有選舉權的國中生、高中生幾乎都人手一機的今天,說台灣有500萬合格選民是手機持有使用者,許多年輕人更是沒有家用電話的純手機族,應該是不爭的事實;這些現象,不是三個禮拜、三個月前才如此,也應該是事實。

手機族、年輕人的權益應予尊重、考慮、量化,那當然!只是,幾天前(4月底、5月初)的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初選民調,怎麼都不見手機民調的身影?難道說,總統初選民調,手機族、年輕人的權益應予尊重,立委初選民調,手機族、年輕人的權益合該閃一邊涼快?

講白一點:民進黨提名候選人,要手機民調、排藍民調、全黨員民調、甚至於街頭民調、賣場民調、超商民調…,只要事先訂好遊戲規則,有什麼不可以?一面比賽,一面改規則,沒有公平、公正,只有不擇手段、因人設事是公開的,要把追求公平、正義、民主的選民當白痴耍玩嗎?

進一步言,民進黨因為出身草莽,所以沒有大老文化,只有老大文化。在民進黨羽翼未豐、缺乏資源的年代,這還不打緊;在民進黨已有眾多資源可以分配的今天,手握資源就是黨老大的老大文化,恐怕就是黨墮落的根源,也是讓醜陋人性、道德扭曲、價值觀沉淪在民進黨內肆虐的罪魁禍首了!

民進黨的老大們,別忘了,到2016年底,民進黨黨員人數才14萬多,今年初才26萬左右,這和民進黨總統、立委、縣市長的全國總得票數是相當懸殊的。在台灣的民主之路上,對不義政權長期抗爭的社運團體、街頭遊行從不缺席的民眾、太陽花挺身而出的學生們,非民進黨黨員恐怕不是大有人在,而是絕大多數如此。這些人的付出,無非為了一個更美好的台灣;這些人,絕對不虧欠有耕耘,更有收穫的民進黨一絲一毫!

相反的,司法改革交白卷、任用藍色思維的人事,僅此兩端,民進黨已然大大虧欠有台灣心的本土人士。民進黨的老大們,還想繼續威嚇綁架本土選民,小心成為民主的罪人!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