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黎小弟弟案 台中縣社會局明顯失職

黎小弟弟案  台中縣社會局明顯失職

文/邱鴻翔

兒童沒有選擇父母的權利,卻必須承受父母良劣不同既定的安排。因其幼小,毫無抵抗、選擇的權利,全世界文明的國家對兒童的保護不遺餘力。

今年一月十三日,長年受虐的黎小弟弟最後因被重擊,送醫前不治。國軍台中總醫院檢視男童額頭、眼角、臉頰、耳朵和右小腿有多處撕裂傷,頸部有勒痕,背部大面積瘀傷,右肩、右臂和兩腿多處瘀傷,胯下嚴重濕疹;台中縣警方表示,男童幾乎體無完膚、慘不忍睹,案發後勘查現場,屋內人狗同處惡臭撲鼻,髒亂的程度宛如垃圾堆,男童成長的環境極為惡劣。根據施暴者家屬供稱,九十四年起男童(二歲)就開始被打,施暴者辯稱雖曾毆打小孩,但男童的右腿是遭排氣管燙傷,左腳踝的嚴重瘀傷是被倒下來的冰箱壓到,至於頭部多處紅腫,則推說不知。

台中縣政府社會局從開始到黎小弟弟的死亡是怎麼介入處置的呢?前年十一月男童受傷送醫,台中縣社會局以摔傷結案並列為一般訪視個案;去年一月、十一月社工員兩次訪視,回報無異狀,認定為正常家庭;十二月二十五日,台中縣社會局接獲通報,二十七日聯絡上施暴者,對方僅以出遊再聯絡回覆,台中縣社會局便無下文;今年一月十三日,社工員回報台中縣社會局男童噎死。針對社工員訪視與回報的幾點疑點,本刊一月十五日去電台中縣社會局,該局廖副局長(本案發言人)回應是「施暴者也有幼兒,所以研判居住環境並非不宜兒童;噎死是社工員得自醫院通報,醫院是否通報如此不具專業的診斷,尚待進一步了解。」國軍台中總醫院新聞發言人宋振山證實,當晚七點五十分即已通報台中縣政府社會局「到院前死亡,身上多處新舊傷、瘀青」。

從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到今年一月十三日,二十天內,黎小弟弟滿身傷痕走了。台中縣社會局王秀燕局長表示,若調查社會局有疏失,該名約聘的社工員會扣考績獎金或減薪處分,並說該員服務資格已有三、四年,工作賣力,王局長說:「一味苛責社工員,實是無法承受的重。」

苛責無法使人復生,這確實是無法承受的重。我們無法關切每一個兒童,所以誠實納稅冀予國家庇護。前述粗暴冷漠已達違法且毫無專業的疏失,竟還可宣稱工作賣力、不必苛責、以扣錢減薪了事,令人不禁駭然,這是一個怎麼樣的主事者和社工員輕慢的心態?

內政部目前大力倡導交通安全,各地警方強力取締交通違規,民眾付出巨資上了這堂生命無價的課程;同理,本案該管業務的內政部,請比照辦理。案發後兩天,在媒體追問下,台中縣社會局終於認錯,黎小弟弟的死亡,家屬可向台中縣政府請求國家賠償,倘若最終法院受理成立,按王局長的說法,錢可了事,這筆國家賠償金應由該局相關主管和該名社工員的薪資來攤還,全民不必買單;然而金錢可以度量生命的長度?為了確保受虐兒的積極救治與妥善安置,讓我們可以安心守法納稅,請內政部、台中縣社會局全面由下往上檢討,所謂的工作賣力是如何賣力到讓黎小弟弟在近乎二年人間地獄短暫生涯中受虐致死?其中違反兒福法第三十四條第三項(主管機關於知悉或接獲通報案件時,應立即處理,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其承辦人員並應於受理案件後四日內提出調查報告)及公務員懲戒法第二條,涉及刑法第一百三十條(廢弛職務)、第二百十三條(公文書不實登載罪)及第二百七十六條(過失致死罪)都應嚴以訴究。

無能的機構、毫無警覺與專業的社工員,對應出沉痛的天下父母心,也切割出兩個國家對兒童保護天壤之別的對待。

安息吧,黎小弟弟。我們的憤怒和羞恥卻無法平息!■


更新時間 : 2021-10-20 22:38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