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暴力事件頻傳  剛果民主共和國伊波拉防疫停滯

每次有暴動發生,包含追蹤病患、發放疫苗和安全掩埋死者的活動就必須暫停,這也是疫區逐漸擴大的原因

  123
 (AP Photo/Al-hadji Kudra Maliro, File)

(AP Photo/Al-hadji Kudra Maliro, File)

由於地方居民對醫療人員的不信任,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伊波拉病毒防疫工作已經停滯,最新的數據指出,因病毒而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1000人,如果沒有改善的因應機制,這個數字還會繼續攀升。

該國公共衛生部表示,自從去(2018)年8月伊波拉疫情爆發以來,已經有超過1450起確診案例,上周五又有14名病患因此喪生,總死亡人數已經來到1008人,突破千人大關,世界衛生組織(WHO)則指出,光是上周一周,就有126起確診案例。

公共衛生部發言人Jessica Ilunga說,這幾周地方對防疫人員的不信任導致許多起暴力事件,讓防疫人員對新爆發傳染的地區,無法進行妥善的控管,每次有暴動發生,包含追蹤病患、發放疫苗和安全掩埋死者的活動就必須暫停,這也是疫區逐漸擴大的原因。

伊波拉在去年十月於東部的北基伍省(North Kivu)爆發後,逐漸散播至鄰近的依圖利省(Ituri),為了控制局勢,醫療人員動用了仍在實驗階段卻有97.5%成功機率的疫苗,為將近11萬人接種。

然而,《刺胳針傳染醫學雜誌》(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 Journal)最新的調查顯示,32%的疫區居民不相信病毒存在,且病毒是社會菁英捏造來謀奪經濟利益的工具,更有高達36%的受訪者認為,所謂的「病毒大爆發」是外人用來使當地局勢混亂的騙局,1000人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二的受訪者願意接受疫苗接種。

除了常被伊波拉患者的家人驅離外,醫療人員面臨最嚴重的威脅,其實是針對醫療中心和醫療人員組織化的攻擊,這些暴力活動從今年1月開始,已經發生了119起,武裝團體甚至在4月攻擊北基伍省布滕博市的醫院,並殺害了一名喀麥隆籍的WHO醫生。

無國界醫生組織(MSF)在基伍省的據點也在2月遭受攻擊,迫使該組織終止在該省的一切醫療行為。

前聯合國剛果民主共和國專家和研究員Christoph Vogel說,這次疫情爆發的區域曾見證長期的武裝衝突和區域暴力,因此充斥著社會底層與社會菁英階層間彼此的不信任,這也是為什麼疫情這麼難掌控的原因。

現階段,由於暴力事件頻傳導致防疫工作陷入困境,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伊波拉問題,已經成為歷史上第二嚴重的伊波拉感染,上一起大爆發事件,在2013年到2016年間,在西非導致大約11300人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