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香港與極權國家的距離

  334

香港群眾又再度走上街頭,因為他們開始擔心,原本的「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但在走向這個情況以前,近年來的香港,政治權利逐漸受到限縮,連司法權也變得不保,與極權國家的距離也愈來愈近。

光是過去一個月,香港發生了三件事情,都代表香港民主自由岌岌可危。首先,是2014年發生的「佔中行動」,這個被全球視為「雨傘革命」的群眾抗爭,歷經五年的審判後,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和李永達等九位領袖人物,全部被判一項或一項以上的罪名成立,而且都與「公眾妨擾」有關,這也是香港首次有人因為集會活動被判「公眾妨擾」。

一般認為,佔中九子被判刑,這個判決將對日後社會運動及言論、集會自由等,造成進一步的寒蟬效應,這也代表香港的言論自由正日益受到剝奪,更是直接衝擊到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

其次,發生在2015年的「銅鑼灣書店」事件,該創辦人林榮基和員工、股東曾被中國官方強迫失蹤,並且任意拘押,引起全球關注。林榮基在被中國被扣押8個月後,直到2016年6月,才在監控人員的交換條件下,獲准回港。

林榮基於今年4月選擇來到台灣,尋求台灣提供自由和人身安全的保障,並計畫在台定居、找工作,因為林榮基擔心,香港政府近來如火如荼修訂「逃犯條例」,一旦修訂方案落實後,他極可能會被引渡到中國受審。

第三是為了要求香港政府撤回有關引渡的「逃犯條例」修訂,造成大約十萬香港人在4月28日走上街頭,這些人害怕「逃犯條例」形同是「內地定罪,香港交人」。雖說香港是司法獨立,但中國介入香港司法情況嚴重,所以一旦修法後,「一國兩制」會變成「一國一制」,導致政治犯被引渡到中國受審。

種種跡象顯示,一國兩制只是欺騙港人的口號,香港人的言論、集會遊行自由,都逐漸受到壓縮,現在連司法權都不保,未來都將聽命於中國,成為中國控制下的一個類極權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