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聽中共之言 觀中共之行 一國兩制焉廋哉

說一套、做另一套,正是中國共產黨的本質、特色、傳統!

  174
鄧小平答應的半世紀才過二十年,香港已敲響「一國兩制」的喪鐘。

鄧小平答應的半世紀才過二十年,香港已敲響「一國兩制」的喪鐘。 (來源 維基百科)

1984年冬,確定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的《中英聯合聲明》在北京簽訂;當時在場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提出包括「高度自治」、「司法獨立」、「新聞出版自由」、「言論自由」、「普選」、「50年不變」等關鍵詞的「一國兩制」方針。

2017年,中國外交部公開宣告:《中英聯合協議》只是一紙歷史文件,不具法律效力。香港回歸才20年,中共已變臉,那來的50年不變?

再看看香港特首,由取得候選人門票到粉墨登場,都要看中南海臉色,都要接受習近平們的黑手操控宰制,高度自「治」其實更像是高度自「制」!

香港,本繼承有來自英國殖民的司法獨立遺產,這項光榮傳統,經中共黑手的處心積慮染指,已然岌岌可危;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2017-18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在司法獨立的排名,已較前一年度大跌5級至第13位。以出售、出版中共時政和內幕禁書出名的香港銅鑼灣書店,從201510月到年底,接連有五名股東及員工「被失蹤」,書店店長更被失蹤長達八個月才再度現身。這一幕無異宣告:你(香港)文化人要新聞出版自由,我(中共)就給你「被失蹤」的自由!而中國公安越境香港執法,並將人從香港擄回「內地」調查、審訊的惡形惡狀,既賞「新聞出版自由」悶棍,更狠打香港「司法獨立」巴掌。

告別英國,被逼投懷送抱中國的香港,於今,言論自由也告別英國風,改吹中國風。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維克多・馬凱(Victor Mallet),去年814日主持了香港民族黨創始人陳浩天的訪談後,9月申請香港工作簽證續期時即遭打回票,後以英國人旅客身分赴港,獲准逗留7天;118日,馬凱再以旅客身分抵港時,遭香港入境處人員盤問近4小時後被拒入境。

旅居澳洲的華裔政治漫畫家巴丟草,原定於去年11月在香港展出由香港自由新聞(HKFP)、無國界記者和國際特赦組織主辦,以權威和言論自由為主題的畫作, HKFP在開幕前一天稱,因「中國當局對藝術家的威脅」,在「安全考慮」下取消展覽。

至於連特首候選人都要拐彎抹角「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的香港,這種「共產主義特色」的「普選」玩的是真普選還是假普選?

或謂,果真言行一致,共產黨就不叫共產黨了!說一套、做另一套,正是中國共產黨的本質、特色、傳統!看看當年《解放日報》19411028日文章寫的「目前推行民主政制,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必包攬於一黨之手」、周恩來1944312日在延安各界紀念孫中山逝世19周年大會上「人民真有發言權的國家,才是真民國」的演說、毛澤東在1944612日答中外記者侃侃而言的「中國是有缺點的,而且是很大的缺點,這種缺點,一言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新華日報》1946330日「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的社論,再對照今日中國現況,場景之不打自招、之諷刺,不讓人啞然失笑嗎?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鄧小平答應的半世紀才過二十年,香港已敲響「一國兩制」的喪鐘;今年416日,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中國國家安全研討會」上更赤裸裸、大辣辣挑明了講「香港沒有一國兩制,只有一國」。有香港「只有一國、沒有兩制」的「一國兩制」的前車之鑑,中共還好意思對台大彈「一國兩制」的招降老調,想引誘台灣人上賊船,只能說:除非過慣自由、民主、人權的台灣人是活得不耐煩了,否則,時序又不是農曆七月,中國的習近平們,就少鬼話連篇了!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