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T前處長司徒文:華盛頓應改變對台說法

美國應停止使用「一個中國」這個詞,台灣關係法具有法律效力,反觀美中三公報只是過時的冷戰遺物

  1052
圖/Taiwan Today

圖/Taiwan Today

(台灣英文新聞/朱蒂 台北報導)前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長、台大國際學院客座教授司徒文(William Stanton)29日在英文新聞網站Taiwan News撰文,說明為什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早已不合時宜,並呼籲美國政府回歸到具有實質法律效力的台灣關係法。摘譯如下:

臺灣關係法改變美國對台政策

時值臺灣關係法40週年,正好提醒我們外交政策也必須與時俱進,才能配合隨著時間而變化的國家利益與觀點。1979年4月10日正式成為美國法律的台灣關係法,是美國以兩個美中公報為基礎單方面修改的對台政策。這兩個公報分別是1972年2月28日的《上海公報》與1979年1月1日的《美中建交公報》。臺灣關係法反映出美國在積極與中國建交的同時,並未妥善處理美國在台灣的多方利益以及台美關係,也未審慎考慮在台美人的需求,遑論台灣人民的利益。

美中聯合公報是過時的冷戰遺物

1971至1972年間,尼克森總統與季辛吉急切地想與中國打好關係,現在回想起來簡直荒謬,因為當時讓中國陷入動盪的文化大革命尚未結束。季辛吉與尼克森總統忙著協商公報內容的那段時間,中國局勢混亂、既窮又弱。但當時尼克森總統最關心的是越戰以及二十年後才會垮台的蘇聯,因此河內與莫斯科佔據了美國政府的全副心思。今日中國對美國造成的威脅,是當年的美國完全無法想像的。諷刺的是,把人權做為外交政策重點的卡特總統居然一手簽署《美中建交公報》,然後轉過身另一手簽署台灣關係法。

後見之明總是比較容易。美國與中國協商三個聯合公報的內容時,華盛頓顯然期待能與中國建立長久的合作關係,卻誤信中國會出手協助調停越戰,並且制衡揮之不去的蘇聯/俄國威脅。中國當年被視為一個潛力無窮的國家,能夠與美國建立長期且互惠的戰略、政治與經濟關係。除此之外,華盛頓顯然也以為蔣介石的獨裁統治很快就會削弱台灣,導致台灣被中國併吞。這些期待不僅大錯特錯,而且短視近利。幸好有美國國會通過的台灣關係法與雷根總統1982年7月提出的六項保證,台美之間的關係才得以受到維護。

其實,美中三個聯合公報說穿了只是冷戰留下的過時遺物。在2016年一篇名為〈看清現實:川普與台灣直接通話有助於更平衡的國際關係〉("Reality Check: Trump's Taiwan Call Was a Step Toward Balanced Relations")的文章中,作者呼籲:「冷戰時期專制政權的台灣仍自稱統治全中國,當時起草的美中三個聯合公報今日仍否適用,值得我們做更深入也更複雜的思考……時至今日,我們很難想出美國還有哪些對外關係依然受制於冷戰期間簽署的聯合公報。」儘管如此,美國政府的代表(通常是對美中關係的歷史毫無所知的發言人)還是常把三個聯合公報與援引自聯合公報的「一中政策」掛在嘴邊,宛如把這三個聯合公報當成美國對外政策的圭臬。

美國對台政策的建議

考慮到美中對台協議的歷史沿革與實質意義,華盛頓在討論美國未來的對台政策時,必須做出一些實際上相當簡單的改變。只要停止使用那些老掉牙的政策詞彙就行了。

第一,美國政府在討論與台灣有關的任何議題與政策時,不應再提「一個中國」。台灣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對華盛頓和中國來說,「一個中國」這個詞一直都有不同的意涵、詮釋與弦外之音。「一個中國」這個詞是不正確的,只會造成誤解和困惑。

第二,美國應該停止引用「三個聯合公報」。第一個公報與事實不符,第二個公報內容模糊不清,第三個公報早因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而失去效力,甚至從來未曾被執行過。(請參考前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中國事務主任博思科(Joseph Bosco)2018年10月12日在《國會山莊報》發表的文章 "Scrap the Third Communiqué with China, Keep the Six Assurances to Taiwan")

第三,除了上述兩個作法之外,華盛頓應該強調美國政策依然支持台灣關係法的重點精神,也就是和平解決海峽兩岸問題以及尊重人權。美國應該經常表明,如同台灣關係法內容所述,「美國決定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之舉,是基於對台灣前途以和平方式決定的「期待」;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前途之舉……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 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人民;維持美國的能力,以抵抗任何訴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壓手段,而危及台灣人民安全及社會經濟制度的行動。」除此之外,「任何……不得違反美國對人權的關切,尤其是對於台灣……居民人權的關切。玆此重申維護及促進所有臺灣人民的人權是美國的目標。」

第四,華盛頓應該公開駁斥或至少停止一再公開提及柯林頓總統的政策聲明,亦即美國不會支持台灣加入任何必須以國家身分加入的國際組織。這項政策違反台灣關係法,因為台灣關係法明確規定:「本法律任何條款均不得被解釋為,美國贊成把臺灣排除或驅逐出任何國際金融機構或其他國際組織。」

第五,華盛頓應該經常公開指出中華人共和國對台灣與台灣友邦的恫嚇及逼迫行為。華盛頓應該經常提醒中國他們所違背的承諾,尤其是《上海公報》裡白紙黑字的這段聲明: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國家要獨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為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國家不分大小,應該一律平等,大國不應欺負小國,強國不應欺負弱國。中國絕不做超級大國,並且反對任何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中國方面表示:堅決支持一切被壓迫人民和被壓迫民族爭取自由、解放的鬥爭;各國人民有權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本國的社會制度,有權維護本國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反對外來侵略、干涉、控制和顛覆。」

但願中國可以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