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設計支持冒險!台登山家遠征「野蠻之峰」K2 募資計畫已破百萬

  116
台登山家遠征「野蠻之峰」K2募資計畫已正式上線(圖/嘖嘖)

台登山家遠征「野蠻之峰」K2募資計畫已正式上線(圖/嘖嘖)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綜合報導)台灣新銳登山家張元植和呂忠翰預計遠征「野蠻之峰」K2,由詹偉雄發起的募資計畫「K2 Project」廣邀設計師支持此活動,現已募得260萬,然而距離預定金額還有一段距離。

有「野蠻之峰」之稱的K2,海拔8,611公尺,僅次於聖母峰而為世界第二高峰,地處中國與巴基斯坦邊境的喀喇崑崙 (Karakoram)山脈,為地表最荒遠的角落。其艱險和殘暴,阻擋了絕大多數的雄心壯志,因此「野蠻之鋒」、「山中之山」的封號不脛而走。

台灣自2000年的一支K2遠征隊後,睽違19年終於再有挑戰的隊伍,兩位台灣青年登山家張元植和呂忠翰,預計於今(2019)夏進行一場高海拔禁區的極限冒險。


K2(攝影/呂忠翰

兩位登山家遠征K2的計畫採用了以戰養戰的策略,從春天開始適應高海拔,讓身體維持在能適應七千米以上的狀態,以四、五月攀登標高8,486公尺的世界第五高峰馬卡魯(Makalu)做為 前導熱身,再於七月挑戰夏季的K2攀登。

已完攀四座海拔高度超過八千公尺巨峰的呂忠翰表示,攀登K2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畢竟那是一個神聖的指標。過去幾年一直在精進自己的攀登技術,唯一想的就是把更多的攀登故事帶回台灣,更有能力去發展台灣的戶外教育。

而登山成痴的張元植,則認為攀登K2是他這一代的使命,希望為台灣的登山史創造意義,並沿著綴滿傳奇故事的K2攀登,登頂就是他唯一的信念。

群募計畫由格式設計總監王耀邦、文化評論人兼觀察家詹偉雄、《週刊編集》以及《大誌》總編輯李取中、Plan b 負責人游適任共同發起。囊括各種環節,包括影片、音樂、 禮物、講座等,一方面讓所有募資參與者耳目一新地感受勸募團隊所欲傳達的意義感,另一方面,則期望台灣能在此次群募活動中理解K2在人類文明史中的獨特角色,豐富台灣對世界冒險史的知識和視野。


K2 Project 回饋品設計主視覺(圖/嘖嘖)

K2以七千公尺以下的高難度地形,以及七千公尺以上的高外在風險,包括低溫、強風、雪崩、 冰塔坍塌,坐穩它「最困難危險的八千米巨峰」之名,加上喀喇崑崙山區難以預測的微型氣 候,因而,攀登K2的「前置運籌」與攀登過程的「後勤支援」甚為緊要。

發起人之一的詹偉雄說明,這是台灣建立職業登山家一個關鍵的起步,也是形塑冒險文化的絕佳時機。經濟越發達的國家,越鼓勵人民冒險,而對應未知的挑戰,往往極度仰賴創造力。這兩位青年登山家示範了一種不斷超越自我生命的態度,藉由他們的行動,我們得以重拾一種「無懼探索」的勇氣。

詹偉雄認為,兩位登山家挑戰K2的探險行動,能為台灣目前瑣碎躁動的社會氛圍帶來一種錨定的「偉大情懷」,也能激發社會關於「冒險與身體創造力」的思辨,因以此信念號召一群設計圈人士組成群募團隊。

文化部長鄭麗君亦以個人名義支持,她表示文化來自於人與土地的連結。兩位青年登山家代表新一代的生活方式,攀登拓展了他們觀看這塊土地的視野,也逐步建構了他們在世界的生命經驗。期盼他們將累積的視野與經驗分享給更多台灣人,並為台灣的戶外探險運動建立多元而良性的冒險文化。

特別的是,台灣搖滾樂團《滅火器》主唱楊大正亦友情相挺,不僅與兩位登山家一起登上雪山,拍攝募資前導影片,還將創作一首獨屬於K2的新歌,為兩位好友應援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