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由426談廢核起

  137
台灣空污

台灣空污 (來源 維基百科)

本週最大的事當然是427廢核大遊行以及相關的準備。這星期我拜訪了兩位重要人士,第一位是在426車諾堡事件33週年日拜訪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以及422地球日,拜訪民進黨祕書長羅文嘉,他們都是我認識超過25年的老朋友,也都是在1994年立法院通過核四1,125億元的預算,及當年年底台北市長選戰前後,我們一同在街頭為了反核四而努力奔走。沒想到25年後,像施信民以及一些年過70的老朋友們,如今還得在為反核四而操心,尤其是在經歷了兩次政黨輪替,讓核四停建了兩次,並且也在電業法入法明文廢止之後,大家仍持續關注。我真的是有很多感嘆,確實是世事難料。

關於426車諾堡核電災變事件啟發我反核的事情,我講過太多次。因為在33年前的426前一星期、我正好從美國休士頓到波士頓渡假並在朋友家借住,也就是在清大核工系施純寬教授家。他跟我說隔天波士頓台灣同鄉有一場活動,是一位台灣來的台大物理系教授在MIT做客座教授,當天要談台灣的近況。而這位教授就是台大物理系教授張國龍,那天出席活動還有他的夫人以及10歲小孩張以全。非常令我吃驚的事是這個小孩對台灣反核四議題可以如此的侃侃而談,還能力戰擁核群雄。當天晚上回到施純寬教授家時,我就跟他討論核電廠安全與否的問題。他說,「真正危險區域只有核島區的核反應爐,大約只有兩個房間大小,其他的地方都非常安全。最外面有圍阻體而且有5種安全裝置,絕對不會發生問題的。」我聽了當然是相信他,因為我們是多年的老朋友,對於他的話我是非常敬重的。

結果一星期之後,前蘇聯發生車諾堡事件,我打電話給施純寬,問他怎麼一回事,他當時說「看起來好像有問題喔。」結果一個月之後,他打了通電話向我解釋,「蘇聯核電廠的設計沒有圍阻體,台灣用的是美國奇異公司或是西屋公司設計的,都有圍阻體,台灣的核電廠不會有輻射物質外洩的問題。」

1986年1月28日太空梭升空100秒之後爆炸,我知道人為疏失不可避。任何的故障都可能引發大災難,我開始變成一個非常堅定的反核工作者。尤其是從統計的觀點,我去計算台灣如果建了核能四廠,從美國、蘇聯核電廠的營運及核災發生的經驗,台灣發生核電災變的機率會高達3%以上,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1990年我回台灣,一年之後變成環保聯盟的副會長,後來也擔任了反核小組召集人及會長等職務。從1991年到2001年之間,花了10年的時間在台灣的反核運動上,貢獻了很多的心力 。很高興從聯合報的民調上看到,反核民意從1991年的19%增加到2000年的49%。原先是擁核比反核多30%,最後反核贏了擁核3%。正因為整個社會運動的進展,造成了民進黨2000年能夠執政。

422地球日當日,我拜訪了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並得知,4年多前的民調不管任何嚴苛條件如漲電價,反核的人士都超過50%,也就是說即使是缺電、電價漲也在所不惜。然而目前的民調是,堅定的反核者只有30%。換句話講,這4年被逆轉了20%的反核力量,而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空污問題的突出。

我個人認為其實最大的問題是深澳燃煤電廠的議題。因為在一年多前,環保署通過了深澳燃煤電廠的環差。在經濟部力推之下,甚至是當時的行政院長賴清德都說出深澳電廠要使用「乾淨的煤」這種沒有常識的話。還有中南部的空污問題嚴重,尤其是在冬天,民進黨整個再生能源政策只有發展海上風力及太陽光電。又因為夏天風力不足,單單靠大量的海上風機並無法提供廢核後的電力缺口。夏天晚上如果無風、無太陽,那麼沒有電怎麼辦?這些常識性的問題,經濟部能源局又說不清楚。最後,在外國風力廠商揚言不玩了之下,再提高風力的躉購費率,由原訂的5.2元提高為5.5元,又被說成是會造成電價上漲,上漲的電費由全民買單。在這種條件之下,再加上公投的反空污及删除非核條款(啟用核電)等,使得整個局勢逆轉。也逼著我們這些反核四的老骨頭再次出來應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