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批評地熱推展慢 是算罵總統或閣揆

  1186

(來源 維基百科)

目前政府無效率、公務員不依法行政

這星期我真是忙翻了。首先在 4月14日看到自由時報有關綠島地熱喊停的報導「變更工法、綠島最快年底試裝機組」,那時就想寫文章評論。接著4月15日我到台北地檢署去按鈴申告,因為我領銜核四廠址變地熱電廠的「廢核再生公投」,已經要開跑第二階段連署,但是中選會依法應該建置好讓我們使用的電子連署系統,卻遲遲沒有給出來。事實上,我認為中選會的官員是故意在拖,因此我們按鈴申告,告前主委陳英鈐及代理主委陳朝建。接下來4月16日,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與宜蘭大學合作的,宜蘭清水地熱公園9號井150KW地熱發電系統開始併網送電,並且可以開始賣電給台電公司。雖然,這個努力了三年的産學案要開花結果,還有兩道大山要爬過。一道是:能源局的「再生能源發電設備認定」,因為能源局上次的「同意備案函」竟然說:地熱發電機组應該用間接加熱的ORC雙循環機組、或者只使用乾蒸汽的汽輪機,而蘭陽地熱公司開發並在清水9號井使用的「全流式發電機組」,非驢非馬是不是地熱發電設備還很難說呢。另外還有一座更大的山,就是宜蘭縣政府裡一位負責管理清水公園的池姓貪官,在這兩年來全力阻擋我們的研究案。目前的關鍵在於:今年4月30日之後我們是會被他趕走打包走人,或者是可以繼續使用清水地熱9號井測試,使得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與宜蘭大學的產學合作案,能夠繼續研發製造出 500KW的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來。

心懷不軌、事務官説謊圖利特定廠商

我們產學合作案9號井的使用,是在3年前的四月份宜蘭大學向宜蘭縣政府借用清水 9號井、及井頭200坪土地開始。而這個原先簽兩年的研究案,在 2018年4月要再續簽2年約時,被告知這次只能簽1年,原因是2019年5月份,宜蘭縣政府要將9號井週邊的土地,交給舊電廠區BOT案的得標廠商「宜元公司 」。我們從2018年6月份開始申請併網,向能源局申請「再生能源發電同意備案函」。此申請案卡在能源局4個月。後來我們找督導能源局的經濟部曾文生次長來開協調會議,才解決我們9號井併網送電的第一步,取得「同意備案函」。而在2018年10月11日,經濟部開的這個協調會中,代表宜蘭縣政府的工旅處池騰聯副處長,在現場發言說2017年 7月份縣府與「宜元公司」簽約時,除了舊電廠區之外,也將整個地熱公園區的使用權都交給宜元公司,而且宜元公司在2017年7月以後,對地熱公園煮蛋區週邊的土地,包括9號井週邊,已經在付地租給宜蘭縣政府了。基於這個偽造的錯誤訊息,2018年10月11日的協調會的會議結論,除了要能源局發同意備案函給蘭陽地熱公司之外,也加上宜蘭大學若要再繼續使用九號井所在地的土地,在2019年4月30日合約到期後,要與2房東「宜元公司」協商、並取得宜元公司同意,才能繼續使用。這就是我們到今年的4月30日後, 是否能續約要取得舊電廠區BOT案得標廠商「宜元公司」同意的由來。2月22日在宜蘭縣政府由池騰聯副處長主持的協商,主席要宜元總經理在3月25日的宜元董事會討論延租案。4月初,宜元公司發文表示不同意宜大續約。這樣,地主宜蘭縣政府要如何決定,目前正在爭執的焦點。而且,我們透過縣議員查看 BOT 案的合約,發現合約中根本就沒有宜元公司可以使用清水地熱公園土地的條文。而且向財政處查閱, 也沒有宜元公司在對清水地熱公園土地付租金的記錄。可見,這位工旅處副處長,在2018年10月11日經濟部的協調會中,公然說謊誤導次長的決策,並且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圖利宜元公司,這是標準的瀆職罪。我們已經在今年4月1日監察委員到宜蘭縣政府接受陳情時,向兩位監委舉發這件事,希望監察院能夠快速調查此案。

公務經驗不足、政務官令箭變雞毛

其實在上一週,我們也收到一張公文 ,這張公文是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三年前的努力,在太平山脚下鳩之澤溫泉的「仁澤2號井」為基地,向能源局申請並審查通過的一個「地熱發電機組試驗性計畫」。 然而,計畫通過要執行時,卻碰到原來的農委會主委曹啟鴻老師下台,由宜蘭縣長林聰賢接任。林聰賢接任之後,農委會羅東管理處林皓真處長就更大力反對這個計畫的執行。這樣子又拖了2年,這期間我們由國立宜蘭大學申請借井,改為由國立東華大學申請,最後由國立台灣大學申請借井,這計畫是借用仁澤2號井來使用一年,以便我們開發出500KW的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最後、在上一週,由林聰賢的人馬目前的羅東林管處的賴處長正式回文,將台大借井案否決。這件延盪3年的案子證明:行政院的能源與減碳辦公室的會議結果,根本就無法下達到執行的層面。

在最近的一次開會2018年11月26日當天,林務局的主管以及能源局的主管都參加,而且主席做的結論是要我們由台灣大學提出申請借井,這樣林務局就會同意我們使用仁澤2號井一年。我認為「綠能辦」在仁澤借井這議題的開過幾次會,却都無會議記錄,最後執行的成果不佳就不令人奇怪了。

上面提到4月14日地熱新聞,也看到有關仁澤的報導,說是由台電與中油合組的地熱國家隊,在宜蘭仁澤挖井目前速度超前,估計仁澤溫泉的地熱潛能至少有8MW的報導。而我關於仁澤的文章寫了很多篇,例如在林全當院長的時候,就寫過「只要給我併網發電、我就給你地熱電廠」等 。過了3年了現在組成「地熱國家隊」花了幾億元,而且什麼時候可以發出電來還不知道。 放著仁澤2號井打開井頭就可以發電而不用,卻在仁澤2號井旁6公尺處,再開挖兩口井,而且深度還比仁澤2號井淺500公尺,這樣的規劃與花錢的行動,對地熱發電會有什麼幫助呢?我寫了多篇文章評論反對,是在賴清德內閣時代地熱發電還是做這樣規劃不佳的案子,那麼,仁澤挖井發展地熱的工作若失敗了,要算總統的帳、或院長的帳呢?

我寫那麽多地熱相關的文章、是在批評總統嗎?或者是批評行政院長?在更前面,我還寫過一篇 「600MW地熱目標 政府豈可未戰先降」的文章。顯然, 推動再生能源等這些內政問題,該算帳的對象,是行政院長、而不是總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