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2「毛月亮」舞出風起雲湧 台北戲劇院演出創佳績

  428
雲門2「毛月亮」已於台北戲劇院演出(圖/雲門2)

雲門2「毛月亮」已於台北戲劇院演出(圖/雲門2)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綜合報導)2019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迎來由鄭宗龍與國表藝三館共製的雲門2新作《毛月亮》,此為鄭宗龍接班雲門藝術總監後亮相作品,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共表演3場,創下票券完售並加開貴賓包廂席次的佳績。

從大自然獲得啟發的《毛月亮》,追尋古語「月暈而風」,暗喻風起,代表「有事情將要發生了」。鄭宗龍想深入挖掘人內心的不安與貪婪,舞台上舞者搖擺、甩動、拋丟,如被吸入黑洞般爆裂。加上還有139塊LED發光面板組成的三片巨大螢幕,漂浮劇場上空,象徵未來部落祭典即將開始。

「『毛月亮』其實是我搜尋到的」,鄭宗龍談起《毛月亮》舞作靈感起源時表示。在編創澳洲雪梨現代舞團50周年《大明》的他,在網路上搜尋各種有關月亮的傳說、神話時,瞬間被這個光怪陸離的名字所吸引。

鄭宗龍說明,「毛月亮」即為「月暈」,古語「月暈而風,礎潤而雨」,暗喻風起和下雨,更代表「有事情將要發生了」。

鄭宗龍強調,「風」可以代表是風速,更可以是風俗或所處之氛圍的改變。人對改變總是抱著一份「不安全感」,而面對科技日新月異的現代人,終日面對發光螢幕,時刻仰賴科技而生活,鄭宗龍反問自身,自己是不是也忘記那夜空上神秘卻又迷人的月亮。

於是,鄭宗龍想更加深入挖掘人內心中這份不安,經過無數個失眠的夜晚,轉譯與延伸,創作出原始躁動的獨舞,以及對比的慾望深根雙人舞,群舞則像是未來部落的狂歡朝拜。舞台氛圍宛如未來實境,是毀滅後的重啟,亦或是極度發展後的翻轉,開啟肢體與科技的未來對話。

「一封EMAIL回來說《十三聲》非常有力量,並邀請我參加雷克雅未克音樂節,就衝往冰島了。」鄭宗龍談到與冰島後搖滾天團Sigur Rós的首次合作從難忘的冰島之旅開始。

本次演出的音樂統籌查丹·霍姆,為Sigur Rós團員的手足,鄭宗龍希望透過此次跨國合作,能讓Sigur Rós的音樂貼合舞作,從他們數首歌曲中精選出20幾首,加上滿滿的註解EMAIL,一分一秒的拆解、重組。

此次,曾榮獲LV路易威登藝術首獎的剪紙藝術家吳耿禎,擔任《毛月亮》視覺設計及統籌,將三座巨型LED螢幕搬上舞台,這「發光的巨獸」、或巨大的神祇刺激觀眾的視覺,讓大家目不轉睛。

另外,螢幕上所投放的自然景色、巨大的手、流淌的水滴,是由世界劇場設計大獎得主王奕盛親自操刀,每個影像凸顯完美卻又虛幻,刻意放大的局部身體影像,宛如「肉山水」般縱橫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