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從410到522

2013年309終結核四遊行。(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 黃正光拍攝 / CC BY-SA 2.0)

2013年309終結核四遊行。(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 黃正光拍攝 / CC BY-SA 2.0)

「從410到522」這個題目,乍看之下好像要談論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提名作業,從原本410的中執會後,宣佈要將總統黨內初選延到522再做民調。其實我真正想談的是25年前,也就是1994年在同一天所發生的事情。

首先,我們來看1994年的410及522發生了什麼事情。1994年的「522貢寮核四公投」是全台灣第一個由政府舉辦的公民投票。當時是台北縣貢寮鄉(現今是新北市貢寮區)公所的鄉長趙國棟所主辦。之所以會有這個活動,原因是趙國棟鄉長在競選鄉長一職時,受到代表民進黨參選人環保聯盟前祕書長廖彬良先生的政見挑戰,廖彬良宣佈「若選上鄉長以後,要舉辦公民投票,決定核四廠是不是要新建」,所以當時趙國棟也跟進。

至於這場核四公投為何會辦在522呢?這是在410早上,我與環保聯盟會長(台大物理系的張國龍教授 )一起去貢寮找趙國棟鄉長,討論所有的公投之前的細節,及決定在522當天舉辦。後來公投的結果出席率54%,出席的人中96%反核、2%擁核、2%廢票。

那麼又為什麼扯到410呢?

1994年4月10日,推動教改「410教改聯盟」舉辦訴求「小班小校、廣設高中大學」活動,先在孫文紀念館的廣場上設有許多攤位的遊園會活動之後是大遊行。在這場教改大遊行之後,我趕到在中山南路上東門旁邊的「國民黨中央黨部舊址」,也就是現在「張榮發基金會大樓」的前面靜坐。這棟建築在日據時代曾經是「赤十字會」使用過的建築。

而設計這棟建築物的建築師以及使用的材料都和總統府相同。因此這棟建築是一個深具歷史意義的古蹟。在四月初,當我們聽聞國民黨準備將這一棟歷史建築拆掉改建後,便發起了保護古蹟的運動,而且請到著名的古蹟鑑定家林衡道先生在4月12日前往鑑定。我在大遊行走完全程後,就趕到現場靜坐,從晚上6點多一直坐到晚上10點左右,當時中正一分局的副分局長吳振吉,過來對我說「高教授遊行很累,早一點回家休息」。

沒想到,我回到家裡半小時左右,就接到留守現場的工作人員阿丹的電話,說國民黨真卑鄙,已經有4輛怪手從後面進去開始在拆古蹟了。我馬上打電話給葉菊蘭立委、洪奇昌立委、周柏雅市議員,以及透過地下電台「台灣之聲」,呼籲大家前往保護古蹟。打完電話後坐著計程車趕過去,現場已經一片混亂。當天我在現場努力阻擋警民衝突,一夜未眠。由於第二天早上10點要去貢寮見趙國棟鄉長討論「核四公投」細節,只好坐計程車前往。

現場有一位姓紀的計程車司機載我直奔貢寮,並且堅持不收我的錢。就這樣,410的保護古蹟、教改聯盟,對我來講全都和「522貢寮核四公投」連在一起了。而在這個保護古蹟的運動中,我與人權會稍有接觸。後來在同一年的7月12日「核四1,125億元預算的表決日」,立法院前林義雄律師無限期靜坐禁食,並要求「核四公投十萬簽名」的活動,就在林義雄的安和路慈林基金會的會前會,我認識了台權會葉博文先生,當時的我是這個活動的總幹事。

後來在9月22日開始的「核四公投、千里苦行」活動,則是由新成立的「核四公投促進會」所推動。我及施信民教授、林義雄律師等都是發起的執行委員,而葉博文先生則是核四公投促進會的執行長兼財務長,而且一做就是做到永遠。

誰知在25年後的4月1日,也就是2019年,以「台灣建國、核四公投、人民作主」為職志葉博文先生因猛爆性肝炎辭世。核四公投促進會成立至今從來沒有換過執行長,雖然在2009年「核四公投、人民作主」全國苦行運動後,核四公投促進會的志工基本上轉而投入人民作主志工團,核四公投促進會未曾再以核四公投促進會的名義舉辦過活動。但是對於外界來講,人民作主基金會與核四公投促進會是前後連貫一體的。

4月9日我做為領銜人,主文為:「你是否同意『廢止核四計畫,其廠址作為再生能源(地熱、海洋能、太陽能等)發電、觀光、研究、博物館等用途』的政策」 (簡稱「廢核再生公投」),第二階段連署開跑記者會,在立法院前面正式展開接下來六個月之內需要連署30萬人。

4月12日,我、方儉及環保聯盟的學委,包括施信民創會會長及一些工作人員等,到慈林基金會拜訪林義雄律師,讓我想起25年前的712會前會時也在同樣的地方,討論「712核四公投、十萬簽名」的活動,和葉博文先生的相遇,這一緣分建立了往後25年的好交情。往事歷歷在目,故人已遠去,實在是心有戚戚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