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支持者含淚之後

不能讓支持者含笑、含夢投票的政黨/候選人,已經是愧對選民了,還要支持者含淚投票,只能說,簡直是不長進到極點!

  253
圖片為2016年1月16日總統大選中蔡英文宣布勝選的畫面。(圖片來源:美聯社)

圖片為2016年1月16日總統大選中蔡英文宣布勝選的畫面。(圖片來源:美聯社)

410日,民進黨中執會通過該黨2020總統候選人民調時間由原定的415日到17日,延到522日「後」(請注意後字代表的不確定性)。這是之前為配合蔡英文總統出訪,將黨內協調時間延長一週後,又一次的變更黨內初選時程;而且,這次民調延遲的時間,足足是上次黨內協調延長時間的五倍以上!

要問、要思考的是:拉長戰線,是以拖待變?是歹戲拖棚?拉長戰線,會讓雙方(及其支持者)消弭歧異而更融合團結,還是更壁壘分明、加大對立與撕裂?

同樣要問、要思考的是:去年中執委、中評委選舉墮落到出現同額競選的民進黨,2020黨內總統初選也想如法炮製,玩同額競選(應該說是同額不競而選才名副其實)的把戲嗎?曾幾何時,以大鳴大放崛起的民進黨,於今,竟陷入愛其羊、不愛其禮的迷思中,連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在遊戲都已經開始進行之後,都可以在因人設事、量身打造下,將遊戲規則一改再改,這一齣「現任優先」戲碼,手法不粗糙嗎?現任優先再無限上綱,也不應該跟無條件保障現任者出線劃上等號吧?蔡英文挑明了講「可以跟任何人合作」,黨機器如果還一副無可奈何的「初選,充其量就是個人來配、來搭檔當副手」,那應該叫副總統候選人初選,而非總統候選人初選,不是嗎?

另外,坊間若干論者從曲解「執政的包袱」,然後誤導衍生出弔詭而莫名其妙的「現任優先」說,其實是不堪一擊的。現任者如果有亮麗的執政成績單,那執政的「包袱」裡裝的,是破銅爛鐵,還是金玉珍寶?還需要撈什子的現任優先嗎?現任者的成績單如果是烏鴉鴉一片,正是多數選民要優先汰換的目標,政黨還要跟民意對抗、搞「現任優先」,不是在自找死路嗎?

或謂:再怎麼不接地氣,再怎麼吃相難看,支持者(尤其死忠的那些),最後還是會「含淚投票」的!綁架、吃定支持者(尤其死忠的那些),若此,真是情何以堪?不能讓支持者含笑、含夢投票的政黨/候選人,已經是愧對選民了,還要支持者含淚投票,只能說,簡直是不長進到極點!

還有,含淚播種的背後,看到的是讓人感動的質素,含淚投票的背後,看到的是感動還是落寞、懊惱、煎熬?聽過哀莫大於心死這句話嗎?聽過彈性疲乏嗎?要支持者含淚投票,偶一為之,還情有可原、還勉強可以接受;再二再三,乃至於成為習慣、傳統,支持者一次又一次含淚投票之後,下一次焉知不會「含淚不投票」,或者「含淚投廢票」,甚至於「含淚投敵對方一票」?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