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民進黨台灣總統候選人抉擇 應以勝選為目的

  283

去年(2018)1124 台灣九合一大選過後,美國《華盛頓郵報》曾有評論文章說,「台灣1124選舉結果就是中國干預其他國家民主選舉的最新例證」;「中國的『五毛黨』網軍用社交媒體假賬號通過臉書、推特、和網絡聊天群組,每天拿反蔡英文和反民進黨的內容向台灣2300萬人轟炸。中共北京政府在台灣選舉期間對台灣進行廣泛的宣傳和社交媒體攻勢,散播對執政黨與蔡英文不利的假消息。」

1990年代,網際網路(Internet,互聯網)開放給世界一般民眾使用,也正值中共經濟改革開放逐漸蓬發之時,有許多人認為,這樣極權專政國家的人民,或有機會經由互聯網了解更多的天賦人權,會因此讓極權政治轉為自由民主政治。然而,極權政府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以手握國家機器,掌控互聯網的網路基礎骨幹,反而利用互聯網上的各種資訊技術,建立網路防火長城與閘門過濾手段,讓中國人民更不自由民主,這可由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公布的各國新聞自由指數(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排名,中國卻是全球180個國家被評估排在第176名,排名倒數第5,北韓最低墊底,台灣排名第42名,是亞洲新聞自由度最高的國家。

2020台灣總統身具阻抗中共中國侵吞台灣、及守護台灣仍為華人典範的「自由民主人權國家」的使命。而以台灣目前的政治生態來看,最讓人安心,可以保證不會走偏的,就是由政黨型態的民進黨來執政。因此,民進黨在抉擇2020年台灣總統候選人時,應以能夠取得勝選為主要目的。

然而,親民進黨的人民尚不足以決定2020台灣總統,尚需要更多支持民主自由價值的中間選民加入支持才行;中間選民是混雜的一群,有「理念型」看候選人或政策投票、有「西瓜型」看那邊大就靠向那邊、也有「政治冷感賭爛型」。中間選民容易以懲罰效應行事,如同商場上的「奧客」,商家做對99件事,只要1件事讓他們不爽就會嗆聲走人;2014年國民黨被這些中間選民懲罰,2018年換成民進黨蔡英文被中間選民懲罰;嚐過甜頭與苦頭的蔡英文最是點滴在心頭。

因為2018九合一大選的結果,有相當數量的候選人是打著反蔡英文旗幟而當選,因此2020台灣總統大位,讓相當多人民對蔡英文總統連任有疑慮,所以才有這場民進黨2020台灣總統候選人初選,期望藉由此一初選平台,讓民進黨選擇一位2020台灣總統大選有勝選把握的最佳候選人,其實也是針對這群「奧客」,提出更好的方案說帖及檢視他們回心轉意了嗎?


勝選,絕對是民進黨在2020台灣總統候選人抉擇的不二目的。至於抉擇選項,可以是勸退一人、協調兩人合作(蔡賴配或賴蔡配)、或是依照黨的民主機制走完初選(*)。然而,民進黨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因為「因循黑箱」、「鴨霸靠勢」、「反民主」的負面觀感,是挽不回失去的中間選民,也將無法勝選2020台灣總統。


*民進黨總統初選最後協調日期至4月12日止,政見發表會延後至4月13日至14日,場次為1至2場,民調時間4月15日至17日3天進行1萬5000份民調,中執會公告總統候選人提名名單為4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