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賴清德如何解決中小企業的苦境

  736
賴清德

賴清德 (來源 中央社)

3月30 日民進黨內總统初選登記候選人賴清德提出「用數位智慧科技翻轉中小企業」的政見,

強調政府應持續幫助中小企業。他特別提出加強中小企業資金取得,強化投資和融資資源等6點主張,希望「對症下藥」解決中小企業的困難。其中有關「數位、聚焦創新,導入 大數據、電子商務、行動支付等新技術等」,由於我是研究AI的資訊系教授,聽都聽膩了。只有第五項:「加強中小企業資金取得,強化投資和融資資源,挹注更多預算在中小企業發展基金」這一項讓我回想起賴清德在當行政院長時,曾強調過要「持續挹注中小企業信保基金」一事,想到此文不得不提出我的看法。

目前我正好是兩家中小企業公司的董事長,一家名叫「台灣共振波研發公司」算是生醫產業,一家是「宜蘭地熱資源公司」屬綠能產業。這兩家公司因為都已經成立了超過 6年以上,因此並不能算是「新創公司」(3年之内),只能被歸類為中小企業。那麼,我們來看一下這幾年來,我們這兩家中小企業,尤其是在賴清德當行政院院長的500天,它們得到了多少政府協助,或者說中小企業創新研發計畫(SBlR) 的研發補助、或是中小企業信保基金的融資。再由這些具體經驗,來看一下目前賴清德準總統候選人開出來的政見支票,對中小企業真的會有幫助嗎?

先談一下成立快要十年的「台灣共振波研發公司」,2018年6月4日我們公司在美國波士頓參加世界級的生技展(BlO)創新(RESl)比賽,在800家參賽的公司中得到第一名,當時有很多新聞報導 (如2018年6月5日經濟日報:「放閃北美生技展 台新創公司勝出挑戰賽」),甚至賴清德院長的FB都發布這項好消息。

那麼我們公司在接下來的十個月裡,應該可以得到銀行的融資、或者SBIR的研發補助了吧,答案是「一毛錢都沒有」。例如說,我們申請「不吃藥、用共振波電刺激治療高血壓」的SBIR,申請金額不到區區100萬元被否決了。而我們已經來往了近10年的兆豐銀行申請貸款數百萬元也否決我們的申請,原因是「貴公司連續三年虧損、不符合本銀行的貸款内規」。這就是台灣的中小企業的悲哀,不管你表現得多麼突出、做的工作多麼的重要,目前的泛公股銀行不會理你,中小企業研發補助 (SBIR)都沒有你的份。

在2018年得獎之前也就是2017年,成立近10年唯一一次拿到的一項政府補助案,是3年內總共約500萬元經濟部技術處的「臨床快速審查補助」,而我們目前已經在六家醫院進行「不吃藥、用共振波電刺激治療糖尿病」的臨床試驗,已花用的經費是補助經費500萬元的8倍左右。還好,在今年初有一家獨具慧眼的上市公司,投資我們共振波公司近3,000萬元,不然我們這一家RESl得獎時被稱為「台灣之光」的生醫器材公司早就關門了。

再來談另外一家公司「蘭陽地熱資源公司」。我們公司有一項非常出名的成就,就是全台灣唯一通過地熱環評案「利澤地熱電廠開發案」,這是個100MW的地熱電廠。另外,我們也開發了「全流式渦輪發電機」(TFT)。這家公司申請到能源局的「能源業界科專」(能專) 兩次,總共拿到大約1,100萬元的研發補助。在6個月前,用了近3個月的時間,從「中小企業信保基金」拿到一張「直接信保函」。信保基金對本公司的貸款保證八成。我們拿這張「直接信保函」向7家銀行申請貸款,其中兩家民營銀行、五家泛公股銀行。依照這張「直接信保函」可以有500萬元的營運週轉金,並且在與台電公司簽到「售電合約」(PPA)後,以機器都做抵押有1,000萬元的機器抵押貸款。然而,我們努力了三個多月,到目前為止一毛錢都沒貸到,原因如下:

營運週轉金部分,銀行的認定是說「營運週轉金」要比年營業額低。而營業額在我們地熱公司就是
「售電收入」,而我們到今天為止一度電都還沒賣出去,500萬元週轉金就只好在我們賣電後才可以申請。而機器抵押貸款的1,000萬元呢?雖然,我們的機器價值超過1,000萬元,但是銀行說這些機器只認列有發票而且在最近一年之內的發票。由於在申請併網售電時,單單能源局「同意備案函」就拖了4個月,而且在台電公司又有種種程序,簽訂PPA又搞了5個月,以至於我們購買的機器大部分發票都落在1年之前。這樣算下來,超過1,000萬元的設備,能符合一年之內的只有100多萬元,再打個7折,可能貸款不到100萬元。重點是到今天為止,跑了7家銀行花了5個多月,還是一毛錢都還沒有借到。

因此,我認為單宣示「浥注中小企業信保基金」是完全沒有意義的。重要的事情是,目前的這些困境如何改善,其實改進的方法非常簡單。例如說目前地熱在銀行界不認定為綠能,因為銀行的綠能專案只有太陽光電及風力發電。那麼,只要行政院長一個指令,將地熱、小水力等其他的五種再生能源依法都應算成綠能。這樣,我們這類地熱公司就會很容易得到融資。

另外,像週轉金的問題也類似。銀行的內規其實只要一紙命令就可以改的。為什麼賣電給台電的再生能源公司,沒有賣電收入就不能有週轉金呢?這樣原先「直接信保函」給我們500萬元週轉金的美意就被抹煞了。對我們公司來講,原先的研發補助1,100萬元,我們為了領這個補助收入,也要付出一倍以上的自備款的研發經費,為什麼不應該有週轉金呢?這些困境都是台灣的銀行硬梆梆的落伍觀念所導致,而這是非常容易改進的,政府下一個指令就可以改的。

另外,更重要的是「信保基金」如何使用的問題。目前銀行是先對企業融資,然後向信保基金申請額度保證。也就是說信保基金變成銀行的再保險公司。而「直接信保」原先的美意是倒過來,先審查這些企業並給融資額度,再向銀行貸款。但是目前的銀行都不認帳,像兆豐銀行就說他們不承作直接信保。原因在於信保基金對銀行的理賠條件。雖然說有八成的信保額度,但是當貸款公司出問題時,放款銀行需要去追討全部的貸款,而不是追討兩成的貸款額度。也就是說所謂八成的額度,基本上也是空話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