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未來城市的面貌 平田晃久建築裡的「纏繞」哲學

日本中生代建築師平田晃久在台灣的首次完整個展「人間自然—平田晃久個展」已於3月16日在台北忠泰美術館開展

  436
日本中生代建築師平田晃久個展於3月16日在台北忠泰美術館開展(照片來源:忠泰美術館提供)

日本中生代建築師平田晃久個展於3月16日在台北忠泰美術館開展(照片來源:忠泰美術館提供)

(台灣英文新聞/鄧佩儒 台北報導)日本中生代建築師平田晃久在台灣的首次完整個展「人間自然—平田晃久個展」已於3月16日在台北忠泰美術館開展,平田晃久除了出席展覽開幕記者會並親自導覽外,也暢談他此次展覽的概念,以及他的設計理念。

展覽以平田晃久創作的核心概念「纏繞」為基礎,將主展場佈置成如海洋般的全白空間,12座大小不一、漂浮其上的島嶼成為展台,觀眾透過多樣材質製成的模型、模擬影像與專訪影片,以及文字論述來場跳島般的建築之旅。

► 台北忠泰美術館展覽「人間自然—平田晃久個展」於3月16日開展(照片來源:忠泰美術館提供)

提及此次展覽想要對台灣觀眾傳達的訊息,平田晃久表示,在21世紀的今天,人們仍舊不斷地造鎮並創造新的居所,然而他認為,在當代建築師建構一座城市或創造特定建築時,無須再如同過去一般,完全按照西方的思維或生活方式去創造活動空間或建築,尤其在日新月異的科技的助力下,建築師應可以將亞洲的生活方式或亞洲人的概念,轉化成建築設計,藉此提供人們一個不同的未來城市的樣貌及建築思維,這應是此次展覽最希望觀眾關注到的。

► 建築師平田晃久在「人間自然—平田晃久個展」開幕記者會後親自導覽(照片來源:忠泰美術館提供)

從小便非常喜歡大自然的平田晃久,其建築設計理念也來自他過去與大自然為伍的經驗。他認為,在大自然的生態系裡,所有的生物都是互相纏繞卻又互相包容,而在人們生活的城市裡,建築也同樣是如此,與周遭元素交纏的同時,也同樣地互相包容。

儘管建築一般認為是相當人工,甚至背離自然的,但平田晃久表示,倘若用一個較高的角度俯瞰台北這座城市,會發現其實整座城市的脈絡有其大自然的軌跡可尋,且建築來自人類的創作,所以即使是人工的創造物,還是能建構出和自然產生連結的地方,而這可以從建築的設計及室內空間的營造著手。

在平田晃久的作品中,時常看見植栽的引進,透過與園藝師或景觀設計師的合作,選擇出較強韌的植栽,讓植物依靠大自然的陽光、空氣及水便可生存,「我會希望他是不要有過多的照顧,靠雨水就可以生存,當然我也有搭配一些比較先進的技術,像是特殊的土壤等,真的不行才會搭配人工的照顧。」

一旦有了生命力旺盛的植栽,昆蟲及小鳥也會隨之被吸引而來,平田晃久期盼人們所居住的生活空間不要僅限於人類,而是讓動植物們以「我們可以接受的方式,跟人類一起並存。」

► 建築師平田晃久作品「Taipei Complex」模型(照片來源:忠泰美術館提供)

此外,平田晃久指出,未來建築師在設計建築或打造新的城市時,應要思考如何用不一樣的概念或想像,創造出更多自然和人工之間一個比較曖昧的、過渡性的區域,這個區域可能是介於人工和自然之間,像是陽台、坡道等,讓人們居住的空間更加立體,並與自然產生更多連結性。

舉例來說,平田晃久一個在台北市的作品「富富話合」,儘管仍是一棟高樓的集合住宅,但建築師透過層疊不一且寬敞的陽台,將植栽引進居住空間;又或是為日本太田市所做的「美術館.圖書館」一案中,平田晃久透過設置數條貫穿主建築的緩坡,使得在室內的人們有不同以往的活動方式,「把我們人內在比較自然、原始的動物性可以感受到的那種快樂或感覺,透過我的建築體現出來。」

對於平田晃久的設計風格,策展人市川紘司則表示,平田晃久的特色在於他並不是把空間為了各種用途而做區分及分割,他其實是讓建築空間有各自的平面或立體面,再用一種很曖昧的方式讓兩者相互連結,「他並不會用建築限制人們的行為與活動,反而是給予大家能夠從中誘發出更多行動的自由。」

► 策展人市川紘司(照片來源:忠泰美術館提供)

市川紘司指出,平田晃久的建築和過去20世紀的建築非常不一樣,他的作品可以說是代表了21世紀當代的建築,「我認為平田願意去纏繞、包容各種不同元素跟意見,這樣的建築設計的態度,正是我們當今世代非常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