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藝術家蔡海如裝置藝術 揭白色恐怖受難者心聲

  1417
台北當代展出「呼吸鞦韆-劉霞、蔡海如雙個展」(圖/台北當代)

台北當代展出「呼吸鞦韆-劉霞、蔡海如雙個展」(圖/台北當代)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綜合報導)台灣女性藝術家蔡海如透過裝置藝術,描述身為政治迫害家屬心聲,也帶出多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作品已於台北當代展出於「呼吸鞦韆-劉霞、蔡海如雙個展」。

蔡海如是台灣相當活躍的女性藝術家,長期以身體空間和社會場域,進行裝置藝術創作。她的曾祖父、祖父到父親三代,都曾因日本治警事件與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入獄服刑,其中尤以父親蔡意誠為最,白色恐怖期間二次入獄共達24年。

蔡海如從小常以「父親出國」作為學生時代父親不在的藉口謊言,直到自己成為一個母親,以及面對父親年邁老去,2003年起才小心翼翼開始不斷用各種藝術手法表達她身為一個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在時光歲月和青春流失中,不斷被壓抑禁錮的難言與失語的心境。

蔡海如的父親蔡意誠出生於台中清水,畢業於台中一中。自小聽聞他的祖父蔡惠如相關台灣民族運動事蹟心存景仰,喜愛思考閱讀與哲學思想亦傾向社會主義。自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後,曾為營救短期身陷牢獄的父親蔡珍曜奔走,未料1950年自己也因先前參加讀書會以及加入地下黨活動,便成為政治犯入獄長達近14年。

第一次的牢獄讓蔡意誠妻離子散,出獄後與母親結婚並自行創業,生下3個女兒。然而,卻因1976年再度因匪諜案牽連入獄10年,期間與之後,母親不離不棄和全面承擔奮鬥,父親仍盡其可能在獄中透過國外專業資訊自修做為母親後盾,並與大女兒蔡海如的書信往來中灌注其思想理念。

蔡海如表示,父親常講「一個員工後面就是一個家庭」,因此第二次出獄後,便決心徹底專注於事業發展,做為他能為社會、眾人、家庭,甚至難友做最直接有力的回饋與照顧的方式,直到2016年底過世前仍以此理念貫徹到底。

此次,蔡海如展出2件裝置作品,一為懸掛的作品「飄」,是一張俯視漂浮著粉色裸女腦門的小畫和一首詩,詩中的文字表達她心中想要獲得自由、尊嚴的奮鬥過程;另一件名為「生命之花」的作品為40多盆綠意盎然的黃金葛植栽組成,在展覽空間地面蔓延的葉面與藤蔓間,交錯放置一則則編寫來自「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書中,經歷過白色恐怖妻女們的心聲。

台北當代說明,雖然黃金葛不會開花,卻被稱為生命之花,是因為它象徵著堅韌善良與守望幸福的意含,企圖與現場觀眾及其他作品進行多重對話,與閱讀的空間裝置。

這次,台北當代藝術館策劃「呼吸鞦韆-劉霞、蔡海如雙個展」,展名「呼吸鞦韆」引用羅馬尼亞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荷塔.慕勒得獎作品的書名,書中描寫二戰後被囚禁於蘇聯勞改營中,受到壓迫的勞役生活下,生命只剩下呼吸,才能夠使人體服從於一種節奏的擺動,從而保持存在感,這就是所謂「呼吸鞦韆」。


「飄」(圖/台北當代)


「生命之花」(圖/台北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