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藏巖光節「野景」14組藝術家 反思人類文明化代價

  402
寶藏巖光節「野景」邀請14組國內外藝術家操刀(圖/莊知恆_寶藏巖光節)

寶藏巖光節「野景」邀請14組國內外藝術家操刀(圖/莊知恆_寶藏巖光節)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綜合報導)2019寶藏巖光節以「野景」為題,集結14組國內外藝術團體展出裝置作品,並規劃音樂演出、市集、食堂等活動,反思人類邁向文明的路上所遇到的困境,展覽將於3月30日展至5月5日。

寶藏巖光節從2012年舉辦至今,每年以響應不同社會主題的策展方向進行定調。繼「邂逅那道光」、「創作像海洋,愛你像光」、「又在這裡,又在那裡」後,今年以「野景」為題,思考人類邁向看似通往文明的路上,其所遭遇到的野蠻困境,並反思其所抵達的當代生活光景。

今年共邀請14組國內外藝術團體,包含西班牙奧爾加・蒂亞戈(Olga Diego)、日本瀧健太郎(Kentaro Taki)、台灣郭奕臣、「輕量級」-跨校協作工作營等,透過裝置藝術作品、藝文活動和與會者互動,並攜手在地居民和學生合作,呈現現代社會裡文明與野生的矛盾想像,為寶藏巖這片野景帶來更有力量的亮光。

策展人李依樺說明,寶藏巖,這座聚落最原始的景緻構築在人們對於生存幸福的期待,這片景色像是野生的,生命在這裡有機地長著,人們努力生活著。這片野景的美麗,也因著人們對於美好遺產的珍視、文化景觀的理想、土地居住與人權的關懷、公平正義的寄託,而在大片景緻裡有過一段段狂野的捍衛。


蕭聖健作品「噪景」投影一輪滿月,以極低科技的手法,讓作品唱出鄉野田園的蟲鳴鳥叫(圖/寶藏巖光節)


奧爾加.蒂亞戈作品「塑膠樂團」,反應對自然環境的關愛
(圖/寶藏巖光節)

從步入展場開始,藝術團體衍椼透過作品「眾裡尋他千百度」,帶著人們在聚落的巷弄裡散步,細數座落的路燈和腳前的風景;大自然的景色隨著工業文明的發展,逐漸被都市繁華所取代,在寶藏巖上光巷的房舍內,蕭聖健投影了一輪滿月,以極低科技的手法,讓作品唱出鄉野田園的蟲鳴鳥叫;人嶼和奧爾加.蒂亞戈(Olga Diego)的作品也反應對自然環境的關愛,他們以回收廢棄物和塑膠製造了一座流瀉著螢光瀑布的假山水,以及充氣電子裝置閃著亮光的塑膠人間樂園。


李承亮作品「萬年站」利用球形水塔改造的舞台廣播系統,讓人們爬上如同登陸屋頂的太空站唱歌,做一場場撒野的夢(圖/寶藏巖光節)

除此之外,半樓廣場豎立的是李承亮利用球形水塔改造的舞台廣播系統「萬年站」,讓人們爬上如同登陸屋頂的太空站唱歌,做一場場撒野的夢;而一旁鐵皮屋頂投影的「失訊–夜」,是郭奕臣以作品中人們的陌生關係,回應李承亮自現代生活的疏離狀態所拓展的〈萬年站〉幻想場景,身後的防空洞也轉化成通往宇宙秘密基地的蟲洞。

最後,當人工智慧的發展讓真實的情感變得模糊,陳韻如和瀧健太郎(Kentaro Taki)則透過人臉追蹤和線上遊戲,演繹著當今社會遭遇的科技綁架;寶藏巖的最深處座落著許唐瑋的「虹光樹:果實星球」,這兩顆星球像是原始且充滿生命力的異野空間,與聚落入口磯崎道佳(Isozaki Michiyoshi)搭建的巨型透明帳篷遙望著。


磯崎道佳作品「巨蛋計畫」(圖/寶藏巖光節)

另外,莊知恆為「2019台北藝術進駐」台灣籍駐村藝術家,使用擅長的舞台燈光設計結合寶藏巖的歷史脈絡,以「雷射光束」及「蓄光材料」刻抹一道道光痕,將進駐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後所感知到的一切,呈現看似無序卻也尋常的生命軌跡。

今年寶藏巖光節更與簡單生活節聯名合作,於3月30、31日和5月4、5日共同舉辦開閉幕派對,邀請到巴奈、美秀集團、柯智棠等歌手演出;開幕當週也與Giloo紀實影音合作,放映針對光節「野景」所延伸出的議題精選片單;展期間也將舉辦由漫才團體「魚蹦興業」獨家創作的「野景-光之大笑漫才」表演。4月20日在寶藏巖涼棚舉辦的野景食堂,邀請空場藝術聚落負責人黃偉倫、新竹周益記市定古蹟執行長李明俐,與寶村家園的詹智雄擔任食堂主人。更多活動詳情請前往官網臉書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