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產業轉型從改變思維模式出發

  392
照片來源:pixabay

照片來源:pixabay

產業公司的創立目的是提供社會有用的產品及服務,同時創造利潤給股東,並提供員工好的工作環境及職涯成長機會。五十年來,台灣的經濟起飛,從以農立國自給自足轉型到工業生產出口導向,台灣產業成為全球生產供應鏈的重要成員。自從中國崛起,大量台商投資中國以大量生產及低成本行銷到世界各地,導致台灣本土生產及投資20年來停滯不前,形成台商及本土勞工收入兩極化的結果。出國工作的年青人成為社會領導人心中最軟的一塊。產業升級也成為各界討論最多的一個議題,本文想用轉型取代升級的提法,恢復過去創造經濟奇蹟的雄心壯志輕鬆轉型,沒有必要自卑,信心滿滿由新的思維來領導產業轉型及新產業的創立,轉身朝向未來新經濟典範大步前進。

我們要的新思維是,以人才及智財權為核心知識的思維。大家可以同意台灣是已開發的國家,知識經濟時代其實早就開始,2000年經發會主委陳博志就在行政院提出方案,啟動台灣的知識經濟建構藍圖。到20年後的今天,我們的各界領導人,似乎還是依賴資金、土地、勞工、水電資源為主來創業,雖然已逐漸採用智慧輔助機械來補缺工,並且也逐漸重視客製化的生產。但產業模式仍然不是以人才及智財為主的思維,無法拋棄舊的勞資關係的情境,建立像高科技公司的專業經理人團隊如台積電或google等公司的員工都是偏向責任制的夥伴關係。老闆是大眾股東,勞方是經理人、工程師及技術員。需要勞力的部分,已經大部分被機械取代,勞工也已經轉化成可以操作機械的技術人員,而企業已經變成具有社會責任的法人,以新知識及新經營模式在全球化場域競爭的時代已經來臨。

台灣的產業轉型要從規模經濟轉換成創新應用及科技研發、創新價值為核心,並且建立佈局全球的跨國公司。這個經營模式的轉換是巨大的,它的核心貢獻者是人才不是資金槓桿的運用,它的管理原則是激發員工釋放潛能,創新及提升效能,不再只是管理控制,勞資對立,互信基礎薄弱的情境。所以工會的功能不是機械式的爭取降低工時,因為工作的性質已經轉變為團隊責任制。員工及團隊的成績取代過去重視苦勞,輕功勞的評估及補償的原則。台積電就是典型的案例。高層一直強調每天不得工作超過10小時(實際做不到,但也不是因為沒有工會爭取的緣故),公司獲利分紅才是員工超時工作的主因,這是責任制典型的結果。在矽谷軟體公司大部分員工進公司的時間每周很少超過40小時,但每個員工在家裡,在各地工作總時數,絕對超過50小時,並不分周日或周末,隨時上工,但不見得在公司裡,家裡工作的時間也在增加中。

台商因為大量資金及心力被綁在中國,所以轉型的另一重點就是脫離中國走向全球化。公司研發、設計等核心技術及創新價值的部分留在台灣。工廠轉往東南亞、美洲、東歐等,如果能夠利用台灣人才優勢為核心策略,培養年青人到世界各地協助台商經營管理,十年後全世界都將看到台商對世界的貢獻,一定不會遜色於今日的日本商社在全球的表現。

最後還是要強調技術鑑價、智財及特許憑證的價值評鑑制度一定要落實,政府可以主權基金、產業投資銀行及投資優惠稅制的策略來領導新投資的規範,讓技術創新獲得誘因。不只是產品訂單及硬體的生產工具才能有資金槓桿的功能。知識創業及轉型才能蓬勃發展,台灣也將順利搭上自由貿易陣營的知識經濟列車,大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