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中共』同盟」 反擊謬誤扭曲的《拿來主義》

  375

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本(3)月13日召開題為「美中競爭時代新途徑」的聽證會,會中主要審視與探討應對中國日增挑戰的新政策。美中的衝突不可避免,與會專家也主張,美國應建立全球同盟,對抗中國的「非法」行動。

由於中共善用​中企、熱血青年學子、間諜、投機分子,以偽裝、欺騙、霸凌、煽動、施壓等方法,及金錢或美色等不法手段,誘惑、滲透或是控制他國的官、產、學、人民,而獲取不法物件,也因此讓越來越多的國家有所覺醒而給予反制;《經濟學人》期刊亦報導中共這種強硬滲透各國的「銳實力」。「銳實力」(Sharp Power)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提出,因為中共這種行動具穿透力和殺傷力,「專制政權所發放的惡意及侵略本質,是能穿透文化壁壘,改變西方價值觀的利刃」,故謂之「銳實力」。

有一則網路流傳的趣文「中國老奶奶談南海局勢」~
老奶奶語氣堅決的說:『南海必須是我們的啊!不然觀音住哪兒?東海也必須是我們的啊!不然龍王住哪兒?還有,菲律賓也是我們的啊!不然佣人住哪兒?」;
另外還有相當多的中共放任設計的操弄,例如,「中國人打倒美帝,但卻自視為帝國人」、「山寨」、「拿來」、...,這些的心態在中共操弄下,造成的中共式中國人,將受到大眾所責難與反制。

​「維基百科」針對《拿來主義》的說明,指出最初來源於1934年6月,中國作家魯迅發表於《中華日報·動向》的一篇雜文《拿來主義》。中國當時面對外來文化的衝擊和中國封建時代遺留下來的文化,如何選擇和取捨,於當時中國流行的閉關主義和全面西化的不同呼聲;魯迅主張,既非被動地被「送去」,亦非不加分析地「拿來」,而是通過實用主義的觀點選擇性的「拿來」。
「華人百科」針對《拿來主義》的說明,指出魯迅所作的一篇雜文,文中批判了中國國民黨反動派的賣國主義政策和一些人對待文化遺產的錯誤態度,闡明了應該批判繼承和借鏡文化遺產及外來文化。當時魯迅的《拿來主義》並不是指一味模仿,他的《拿來》是「一切好的東西都是人類的共同財富,中國在發展過程中,外國好的東西、對中國的進步有益的東西都應該吸收。」

然而,眾多的中國人與中共,主張選擇式的「非法『拿來』」,其實與魯迅的主張不同,因為魯迅有一個前提:「人類最好是彼此不隔膜,相關心」,這是基於平等與法治的《拿來主義》。

看看中共極權主政之下的中國,將謬誤扭曲的中共式《拿來主義》全球化,運用中企、熱血的青年學子、間諜、投機分子等,到世界各地「拿來」:看到自己沒有的、所有好的、只是想要的,就把他「拿來」,可以沒有羞恥地、沒有法治觀念地通通拿來,讓人誤解這種形式的「拿來」,就是「中國共產主義」的本質嗎?

我們認為,若只是少不更事,或可一笑置之,然而,當一個國家的主政者,以「盜取」做為執政的常態手段,並美其名「拼經濟,讓14億國人生活美好」,然後形成「上行下效」效應,當有一天被其他國家圍堵之後,其景象將是自己國人之間的互相盜取、人民所有行為隱私掌握在主政團隊手中而永遠淪為寵物或魚肉了。

【補充】
銳實力(Sharp Power)一詞是在2017年11月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所創,是描述專制政府所採用的侵略性和顛覆性外交政策,目的是將其權力投射到在另一個民主國家(因為民主國家不專制),而這個政策不在「軟實力」及「硬實力」的範圍內。美國《外交》雜誌的文章特別提到中國贊助的孔子學院以及俄國贊助的RT電視台,都是銳實力的例子。依照《外交》雜誌的說法,專制國家不一定要以「軟實力」的目標「贏得(另一國的)心靈和思想」,但是一定會扭曲那一國所接觸到的資訊(訊息、新聞),來操控其目標受眾。
簡而言之,「銳實力」是一個(專制)國家透過外交政策的操弄,企圖影響及控制另一國家政治制度的行動方案。銳實力包括一個國家試圖操縱及管理另一個國家新聞媒體以及教育系統中的資訊,目的是在分化、誤導目標國家的公眾意見,或是遮蓋、轉移大眾對該國家負面資訊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