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反核的最佳策略是大力推動地熱發電

  565

(來源 維基百科)

朱立倫錯判形勢 表態支持重啟核電

公民投票真的是一面照妖鏡。例如在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的這幾年來,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先生一直聲稱「反對核四廠」,「主張用天然氣取代核四廠」卻在2018年底因為「以核養綠」的公投第16案的成案,改變了立場,從反對變成支持使用核四廠。我們認為丁守中的落選,與表態支持核四不無關聯。而同樣的戲碼竟然也在朱立倫身上發生,實在令我們有些吃驚。

2月26日國民黨熱門總統候選人、前新北市長朱立倫訪美歸來,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在平衡考量經濟發展與缺電問題,若當選總統考慮重啟核四。」2月27日,環保團體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痛批朱立倫當新北市長時號稱「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只要我在、核四就不會運轉」等。如今,為了選總統竟然改變立場,變為擁核派的一員,可說是毫無誠信可言。

2月28日,在義光教會每年舉辦的悼念林家祖孫血案活動之後,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律師接受媒體訪問時,痛批朱立倫考慮啟動核四的說法,說他是「沒有良心、或者是没有能力處理核四問題,不應該讓他當選」,朱立倫則反擊說, 「台獨與反核是民進黨的兩大神主牌,專門用來騙選票的」,並且反問為何核二重啟時、林義雄不出來講話。

「2025非核家園」的意義,其實是核一、二、三廠在達到40年的使用時限後,依照目前的核能管制法規,運轉執照到期就停止運轉。核二廠則是三年前因一號機跳機而停機一年多,並非已達除役時限,故核二重啟並不會影響除役時程。而且核二停機多時重啟、最長也只能再使用4年到除役時,台灣一樣可以在2025達到非核家園。而核四廠如果啟用則會使得非核家園的時程往後延後40年,這段期間台灣人民將在核電廠可能出事的威脅之中渡過。

建議民進黨立院黨團,修改選罷法降低罷免門檻

繼朱立倫表態考慮啟用核四後,目前的新北市長侯友宜也加碼說他從來沒有反對過使用核電。我們實在是很納悶,為什麼在新北市長選舉的時候,朱立倫及侯友宜不直接表態說他們支持核電呢?顯然是兩位在去年選舉時都在騙選票。在此,我建議民進黨立院黨團,應該立即來修改選罷法中的罷免門檻。

原先朱立倫是國民黨裡面的反核者。如今,竟然也變成擁核派。那麼,2020年的立委併總統的選戰,國民黨不管由誰代表都是擁核派,而代表民進黨的蔡英文總統則是反核派。如果柯P有出來參選的話,柯P也是反核派。至於張善政則目前我們對於他的核電立場還不是很清楚。我們也希望張善政教授在這議題上也應該要有明確的表態,使人民能夠有所選擇。畢竟,他在馬政府時期曾經當過科技政委,並負責能源政策。他更有義務對於台灣的再生能源政策以及是否使用核電做一個非常清楚的表態。因此,2020總統併立委大選,是反核擁核對決的戰場。

民進黨能源政策:「急驚風卻碰到能源局這個慢郎中」

民進黨政府執政已快滿3年, 在「2025非核家園」的能源政策之下,對於太陽光電及海上風機大力的推動,可說沒有進度。太陽光電方面雖說已有1.6GW的裝置容量,但距離目標的20GW遠遠不足,而海上風機方面雖然號稱已有3.5GW的容量並且有投資廠商,但是海上風力在真正需要用電的夏季,其發電量只有裝置容量的十分之一,基本上助力不大。因此,最重要的一項再生能源,也是沒被推動,又可以穩定發電,就是蘊藏量豐富的深層地熱發電。

例如說,2015年的全國能源會議時,能源局說地熱在2020年規劃66MW,會議後又加碼成100MW。如今已是2019年了卻連1MW都沒有,相關的能源局官員,包括能源局長、以及主秘蘇金勝(前能源技術組組長)以及目前的能源技術組陳崇憲組長都應該要負責。

前環保署長魏國彥曾經發表過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列舉出國民黨時代以及民進黨世代對於再生能源的推動的比較。魏國彥指出,雖然蔡英文政府在陽光電上面的推動有所進展,但是在地熱方面是掛零。這和我過去發表的幾篇文章所說的一樣。

在極端缺乏資源,甚至受到能源局的打壓之下,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與宜大的合作案將在2019年3月初、以清水地熱9號井為基礎的150KW併網案,和台電公司簽售電合約(PPA)。這是一個重大的突破,然而我們還需要越過的障礙包括延長9號井的使用時程,以及所謂「設備認定」的問題。殊不知我們目前這個「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的設備,是在能源局的業界能專補助之下開發完成的,而且有兩次的申請通過兩年補助。而能源局的再生能源設備認定辦公室,竟然提出這個問題來。在我們看來,這是沒事找事、甚至有刁難之嫌。

如何加速地熱發電之具體建議

雖然能源局目標是2020年的地熱發電目標裝置容量是100 MW,到2019年初卻連1 MW的量都沒有。我在上文雖然也提了應該撤換負責的能源局官員,包括局長、主秘、以及能源技術組組長。但除上述建議的能源局人事更動外,我還有三項具體的建議。

第一,發展淺層地熱方面。第一是大屯火山區號稱已有1MW的BOT案,第二大量則是宜蘭清水地熱已有3 MW的BOT案。另外則是潛能第三大的48MW的金崙地區,目前已有許多廠商有意在那邊挖井發電,却苦於沒有饋線。因此建議政府應大力推動在金崙地區興建 50 MW的饋線。。而最好的位置則可選在金峰鄉歷坵村的歷坵警察局附近建置變電站 (DS Station)。

第二,在深層地熱方面,雖然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選定在宜蘭利澤地區發展100 MW的深層地熱發電,建議台電公司能夠將蘊藏著豐富地熱資源的核二廠、以及深澳電廠,開發成深層地熱電廠。據了解台電將原先深澳電廠廠區規劃為綜和電力研究所的深澳園區。不僅已有智慧電網還殺淺層地熱示範區。在此建議台電公司,因為深澳廠區有13.5公頃,可以將一半(例如說6公頃)或者四分之一(例如說4公頃)的土地開放給民間租用出售,或者以BOT案的方式合作。這樣我們就可以利用深澳地區現有的2GW的輸配電的資源,以比較低的經費,將深澳地區變為一個百萬MW級的深層地熱電廠。

第三,中油公司應該把他已經購買兩年多卻一直沒有使用的、可以鑽5,000公尺深井的60台鑽機,開放台灣廠商租用。因為目前台灣民間有不少挖井高手,卻因為60台鑽機的價格高達8億元,大家無力投資。一旦開放民間使用,就可以突破目前台灣因為設備不足、挖井能力低下、在地熱發電無法突破的困境。

請新任的中油董事長、當過能源局長的歐嘉瑞董事長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