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2019年中國危機四伏 習近平相當緊張

《紐約時報》報導,現在中國幾乎處處都是風險,因此2019年將會是個敏感的一年,也讓習近平相當緊張。

  641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圖/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圖/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 吳東文/綜合外電報導)《紐約時報》報導,現在中國幾乎處處都是風險,因此2019年將會是個敏感的一年,也讓習近平相當緊張。

報導回顧,習近平最近召喚了中國全國數百名官員,前往北京,並要求他們重新審視未來的計劃,還威脅若在外交、貿易、失業、以及房價等領域,有處理不當情形,官員就必須負責。

報導介紹,這顯示了中國經濟成長放緩,以及美中貿易戰,讓中國共産黨對其統治權的維持,感到擔憂。

《紐約時報》説明,習近平在去(2018)年才剛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廢除自己的任期限制,但在他上述的演説中,卻完全感受不到他勝利的自信。

報導指出,中國目前必須面對的經濟風險,有地方政府債務、美中貿易戰導致的關稅、以及全球對華為的抵制。

另外,《紐約時報》認為,如何讓中國年輕人,繼續遵從中國共産黨的意識形態,也是讓中國政府相當頭痛的問題。

因此,報導説明,中國政府的做法,就是加強對網路的控管,但這可能反而會導致中國官員無法察覺到民衆的不滿何在,而導致更大的風險。

《紐約時報》指出,現在中國被迫同時達到幾個幾乎自相矛盾的目標:在確保就業機會的同時,減少債務及「僵屍企業」;在增強民間投資的同時,減少污染及銀行債務;以及在宣稱擁有民心的同時,屏蔽民衆的怨言。

除此之外,報導評析,2019年是中國五四運動100周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70周年、以及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也都讓中國政府相當緊張,懼怕可能會有不滿民衆藉此機會抗議。

除了《紐約時報》外,還有其他外媒也有發佈評析報導,而他們多聚焦在中國的債務問題上。

知名媒體《亞洲時報》曾發表評論,指出中國不斷興建高鐵,恐導致債務危機。

文章首先點出,中國現在擁有全世界最大的鐵路網,其中高速鐵路系統佔兩成,但興建這麽多高鐵,恐導致負責建設的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不斷累積負債。

文章引述中國學者分析,表示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多是以舉債的方式,建造告訴鐵路,因此其負債便不斷上升。

學者舉日本為例,表示中國許多高速鐵路周邊,其實沒有足夠客群,支撐建設成本,但中國民衆往往認為,就算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缺錢,中國政府還是會出錢救援。

不過,文章最後指出,中國過度興建高速鐵路,等於是在同時興建「高速債務」,恐會導致黑天鵝,讓中國經濟「脫軌」。

除了中國債務過高外,該國政府為解決經濟危機,而實施的政策,對我們來説也是一隻巨大的黑天鵝。

日本經濟新聞》在20日早報刊登一則時評,指出中國為捍衛人民幣價值,將加強限制資金流出,甚至民衆出遊,將對世界經濟帶來巨大衝擊。

時評首先介紹所謂「失速速度」的概念,也就是當國家經濟成長率,低於某個數值後,民衆將開始對未來感到擔憂,而轉為謹慎消費,導致經濟「失速」。評論援引經濟學家估計,表示中國的「失速速度」,大約是5%附近。

《台灣英文新聞》去年12月26日曾報導,今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很可能只能達到6.3%,相當接近學者估計的「失速速度」,值得我們關注。

《日本經濟新聞》評論介紹,外界認為,中國很可能為減少外匯存底流失,而加強限制攜出外匯,亞洲國家主權基金負責人,甚至已預測中國日後將限制境外旅遊,以避免民衆狂買國外商品,造成外匯流失。

除了經濟因素外,政治因素也是中國必須捍衛外匯存底的原因。評論剖析,中國為了繼續持有美國國債,以保有對美國的影響力,勢必得避免外匯減少。

評論説明,業界認為,為維持市場對人民幣的信任,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必須保有至少3兆美元的外匯,但上個(1)月底,中國外匯存底只剩下3兆1000億美元左右,讓該國想盡辦法,希望阻止外匯流失。

《日本經濟新聞》評論認為,中國加強限制外匯流出,對依賴中國投資的開發中國家來説,影響最大,甚至有學者認為,中國資金抽離後,恐怕難有國家填補其缺孔。

文章最後,評論認為,若中國持續拒絕改善其脆弱、不堪一擊的經濟結構,而選擇繼續實施「大撒幣」的短視政策,則市場就要持續面對人民幣的風險。

日本知名大報《產經新聞》則在21日,刊登日本華裔評論家石平撰寫的時評,警告中國年輕人過度「超前消費」,也就是借錢消費,會在未來還錢時付出代價,甚至影響國家經濟。

石平回顧,今(2019)年1月20日,中國經濟學家向松祚表示,目前中國所有債務加起來,大約有600兆人民幣,可以買下將近200個台灣,相當誇張。

石平警告,最近外界開始擔憂,中國國内舉債過高,但其實現在連年輕人,都成為債務的奴隸。

石平引述HSBC銀行的調查結果,表示現在中國20幾歲年輕人平均負債,高達12萬人民幣,等於是他們18個月的平均月薪。

石平説明,中國年輕人借款,主要來自「螞蟻金服」營運的「花唄」等金融服務,現在甚至每4位20幾歲年輕人,就有1位有登錄。

「螞蟻金服」鼓催借錢消費的廣告(翻攝自其官網)

此外,石平繼續寫道,若再加上其他金融服務,則中國20幾歲年輕人將近半數,都有在使用金融服務,也就是借錢。

石平援引《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表示年輕人之所以會對金融服務趨之若鶩,都是由於媒體和業者不斷吹捧所謂「超前消費」的概念,導致他們被洗腦,無限制放縱欲望。

石平指出,使用「花唄」的20幾歲年輕人中,有64%將借來的錢拿去買電子產品和化妝品,簡直「不知好歹」(身の程知らず)。

石平表示,去年中國11月11日光棍節時,阿里巴巴一天就達到了310億美元的營業額,但這其實都是年輕人借錢消費的結果,我們不必感到驚訝。

石平強硬批評,這種借錢消費的行為,終究只是幻夢一場,等到還錢的日子來臨時,中國年輕人就會後悔莫及。

文章最後,石平表示,若年輕人「超前消費」創造出的幻夢崩潰,中國民衆的消費將快速減少,甚至導致大量金融機構破產,值得我們提高警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