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魅影「雲豹在我的心裡」 台灣學者捨不得將其除名

宛如山中魅影的台灣雲豹,近日傳出有人目睹其行蹤,再度炒熱究竟雲豹是否絕種的話題

  2599

台灣雲豹 (commons.wikimedia.org)

台東紅葉部落胡姓家族仍保留著當年以雲豹皮製成的雲豹衣。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生活組 綜合整理) 消失近半世紀、森林中的魅影–台灣雲豹,在今年(2019年)公告的台灣保育名錄,依然保留著牠的名字,保育界希望,牠還存在森林某個角落。

看到雲豹身影的事件層出不窮,原住民也相信牠還存在,隱匿在山林中,他們形容「那雙銳利的眼睛注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日前台東排灣族阿塱壹部落傳統領域巡守隊2組人員,目睹台灣雲豹,分別看到雲豹近距離地從機車前閃過,以及在山崖上撲獵山羊。這使得雲豹是否滅絕的問題,再度受到關注。

林務局今年1月19日公告最新的「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保育界和原住民社會相當關注,因為這關係到象徵台灣生態保育指標、排灣族聖靈的台灣雲豹,是否會從保育名錄消失,正式公告絕種。

所幸公告結果,在一級保育名單裡依然看到台灣雲豹。中央社引述曾經參與保育名單審查的義守大學副教授、東海大學生物學研究所博士趙仁方說,「將台灣雲豹除名,這是大事,要所有哺乳類(學科)老師認同」,畢竟台灣雲豹是台灣動物的象徵,要考慮社會觀感。

再者,最近10到20年都陸續聽到有人目睹雲豹,只不過沒辦法證實,一旦公告拿掉會引起反彈,尤其是原住民社會,「這是很尷尬的問題,保育界不太想去面對,也捨不得公告牠絕種」。

例如,2004年有獵人在花蓮萬榮山區,看到雲豹正在吃落入陷阱的山羌,同時也見到很長的犬齒。

另外,2010年12月間,3名自稱追尋雲豹的獵人,進入台東利嘉林道,其中王姓獵人不慎墜落山谷,驚動警消人員進入搶救。

王姓獵人當時供稱,他們曾經在大小鬼湖看到雲豹,當時雲豹在樹上,距離僅有10公尺左右。短短幾秒鐘,大家尚未回神,雲豹就消失了。於是他們從利家林道進入大武山,希望能繞到鬼湖或是內本鹿,尋找雲豹。​

目前在台東僅留存紅葉布農族部落兩隻雲豹皮做成的雲豹衣,以及13隻雲豹的犬齒做成的雲豹頭目冠。

台東縣延平鄉紅葉部落,目前還留有一件雲豹衣,由布農族的胡家人保存著。胡家人表示,過去部落重要祭典,頭目都會穿上這件雲豹衣,它代表紅葉部落的光榮,甚至連卑南族人也會來借用。中央社

台灣現存唯一一頂百年雲豹頭目冠,是台東卑南族退休老師馬來盛(左)的祖父馬智禮所留下,馬智禮一生獵得13隻雲豹,並以66顆雲豹牙做成頭目冠,是台灣百年來重要的本土文物。(馬來盛提供翻攝)中央社

台灣雲豹在排灣族大龜文的文化裡,代表「古代偉大戰士的靈魂」,是不能獵捕的。中央社引述阿塱壹部落會議主席潘志華說,翻遍部落老照片,都沒有雲豹衣和雲豹犬齒的照片,排灣族獵捕雲豹是禁忌,如不慎誤獵,必須要以像祭拜人類的方式,慎重祭拜。

潘志華說,他們巡守隊員日前看到台灣雲豹,族人相信雲豹還沒滅絕,只是藏在雲深不知處。

布農族獵人吉呀努說,他在山上多次感覺四周有鬼影般的東西穿梭在樹林,他相信,森林中還有雲豹,用銳利的雙眼注視著他們。

報導另引述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說,目前台灣雲豹還是在保育類名錄內,如果後續除名或調整,會邀請專家學者討論,再做確認,要消失多久才除名,基本上是沒有定見,會請學者提供比較專業意見,或者參考國際的看法,沒有預設立場,到目前包括國內、國外也都沒有定論。

18年前,由裴家騏和姜博仁兩位博士帶領的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和周邊地區雲豹調查團隊,從民國90年1月至93年5月,以自動照相機和毛髮氣味站在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和雙鬼湖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內的中海拔湖沼區,針對台灣雲豹及其他中大型哺乳動物進行調查。

他們總共設置400個自動相機樣點,1萬3354個自動相機工作天,共累積1萬6000張照片,加上持續架設補餌的232個毛髮氣味站,結果沒有蒐集到台灣雲豹仍然存在的紀錄。

「我認為雲豹還存在」,台東大學教授劉炯錫表示,他曾經訪問過排灣族長老「蔡爸爸」,蔡爸爸說,雲豹是非常隱密而凶猛的動物,擅長在樹上活動,很難被發現,一旦被發現,土狗也不是牠的對手,得好好規劃,出動數10人從各個面向圍捕才有機會。

因此近20、30年來未被直接獵獲也很正常,但他在1998年訪談布農族狩獵文化時,有人聲稱多年前曾捕獲雲豹,因怕被「野生動物保育法」取締而自行燒毀。

宛如山中魅影的台灣雲豹,存在與否,仍是個謎。但如同姜博仁在調查報告中所言,某次調查中在小鬼湖林道巧遇要去小鬼湖的魯凱族人長輩邱金士,大家好奇地問邱金士,是否有雲豹。

邱金士卻帶著微揚的嘴角,像是慈祥的祖父說著「有,還有」。

此時大家就像圍繞在祖父膝前的孫兒女,拚命的問著「在哪裡?在哪裡?」當大家屏息期待答案揭開雲豹神秘的面紗,望著祖父逐漸張開的雙唇,吐出的卻是「雲豹在我的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