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窺政治迫害面貌 台北當代將推出「劉霞 蔡海如聯展」

劉霞這次將展出的系列黑白攝影作品,有兩個主題,一個是一群怪異的娃娃

  234
台北當代將展出「劉霞 蔡海如聯展」(圖/台北當代)

台北當代將展出「劉霞 蔡海如聯展」(圖/台北當代)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台北當代藝術館規劃「呼吸鞦韆-劉霞 蔡海如聯展」,展出2位受政治迫害家屬的女性藝術家劉霞的攝影、詩篇以及蔡海如的裝置作品,將於3月30起展至5月26止。

「呼吸鞦韆-劉霞 蔡海如聯展」帶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攝影作品共26件,她因身為政治犯妻子而被非法軟禁近十年。劉霞的一生遭遇與世隔絕的悲慘命運,劉曉波的六四兩年牢獄、3年勞改、11年顛覆國家罪,妻子的被監視、恐懼、幽閉、沮喪、無助卻是另一個更大的牢獄。

蔡海如是台灣白色恐怖受難家屬的後代,60到70年代父親因營救228受害祖父,曾參加讀書會以及加入地下黨活動成為政治犯,入獄長達14年,以及之後再度因匪諜案牽連入獄10年。

展覽題目「呼吸鞦韆」引用羅馬尼亞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荷塔・慕勒得獎作品的書名。慕勒將二戰後蘇聯勞改營中,隨時可能發生逮捕、酷刑和謀殺,恐怖的陰影彌漫在日常生活中的情境,以一種詩意的方式表現。由於時時刻刻的飢餓乏力狀態,生命只剩下呼吸才能夠使人體服從於一種節奏的擺動,從而保持存在感,這就是所謂「呼吸鞦韆」。

劉霞展出這一系列攝影作品是丈夫劉曉波3年勞改期間創作的,艾未未曾經為她在北京舉辦過展覽,在劉曉波獲得諾貝爾獎後,她被禁止在中國公開展覽,作品僅在私人場合或網路上呈現,之後輾轉由法國政治學者蓋・索門(Guy Sorman)收藏,並於2011年10月在巴黎布洛涅 - 比揚古(Boulogne-Billancourt)首次國際公開展出。

然而,捷克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VǎclavHavel)推薦劉曉波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那年,劉霞為了營救劉曉波,透過網路發送了她的新作給哈維爾,建議在國外展出。

哈維爾對這些照片充滿熱情,並建議在布拉格舉辦展覽,他還建議劉霞把她的照片帶到捷克駐北京大使館。當時是法國外交部長顧問以及北京大學客座教授的蓋・索門在北京時,他向捷克大使館詢問,劉霞當時有機會沖印出這個系列,於2011年6月寄給蓋・索門,他帶著這些照片走出中國,開始向全世界展示。

令人為之動人的是,在劉曉波以及劉霞相互傾訴的詩篇中,最能讓人感受悲慘的遭遇以及藝術的高度。劉曉波在詩作「那麼小那麼涼的腳」中描述妻子劉霞,前往千里之外西伯利亞流放地的探監之路:

你要走很遠的路,很遠很遠

才能來到冬天的鐵門前

那麼小的腳走那麼遠的路

那麼涼的腳趾貼著那麼冷的鐵門

只是為了看一眼我這個囚犯

1998年,劉霞也曾以痛徹入骨的詩句隱喻著當時的探監之路

駛向集中營的那列火車

嗚咽地輾過我的身體

我卻拉不住你的手


劉霞攝影作品中的這些娃娃在真實的世界場景,不知不覺成為一個個活生生的精靈,他們是複雜的老靈魂,前世的遺緒成為今生嬰兒臉上遮不住的滄桑與暴怒(圖/台北當代)

劉霞這次將展出的系列黑白攝影作品,有兩個主題,一個是一群怪異的娃娃,有著成人的臉孔的嬰兒們,表情暴怒、怨懟、癡傻、恐懼、迷惑、不斷地呐喊、瀕臨發瘋的模樣。

另一個主题用各種布料做成微裝置之後再加以拍攝,織料看似毛毯,其中的紋理和質感直逼我們的視覺,糾結的團塊,無言的苦悶。有些布料露出人頭,這些人集結在一起,完全無表情的可怖的模樣,無法談論甚麼但情緒是一致的。

在台灣相當活躍的藝術家蔡海如,從法國國立瑟基藝術學院藝術系回國之後,創作與展出不斷,她的曾祖父、祖父、父親三代都曾分別因日治時期的民主運動治警事件,與國民政府時期的228和白色恐怖入獄服刑。其中,以父親蔡意誠為最,白色恐怖期間二次入獄共達24年。

蔡海如在本展覽展出作品是「生命之花」裝置藝術,由一張俯視漂浮著的粉色裸女腦門小畫和一首詩、編寫來自經歷過白色恐怖妻女們心聲的詩文,還有遍佈展覽空間內外,地面的綠意盎然的黃金葛植栽葉面與線條等多,構成一場企圖與現場觀眾,及其他作品進行多重對話與閱讀的空間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