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債務拖垮經濟?日經:中國舉債再度開始增加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中國企業和個人的借款情形,開始再次變多,可能是中國政府擔憂,過度限縮貸款會導致經濟疲憊,但這恐讓外界擔憂,中國債務會繼續膨脹。

  260
習近平造神運動(美聯社)

習近平造神運動(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吳東文 綜合外電報導)《日本經濟新聞》今(23)日早報國際版報導,中國企業和個人的借款情形,開始再次變多,可能是中國政府擔憂,過度限縮貸款會導致經濟疲憊,但這恐讓外界擔憂,中國債務會繼續膨脹。

根據報導,中國上個(1)月底「社會融資規模」,達到205兆人民幣,比去(2018)年同期增加超過一成,而新增的融資額,則超過去年同期大約五成,相當誇張。

報導分析,中國債務升高的原因,是該國政府發現,過度打壓貸款,會讓地方政府主導的基礎建設計劃停擺,導致經濟衰退,因此對貸款的態度,開始轉為寬容。

《日本經濟新聞》介紹,現在中國政府,還進行多種措施,試圖讓銀行經營更健全,例如引進所謂的「永久債」,在銀行陷入經營危機時,可以得到豁免還本付息。

不過,報導指出,融資的内容也是我們需要關注的重點,因為現在中國增加的,多半是短期融資,而不是企業建設設備使用的中長期融資。

除了《日本經濟新聞》外,還有其他知名媒體,也對中國的債務表示關切,甚至是擔憂。

例如日本知名大報《產經新聞》21日刊登日本華裔評論家石平撰寫的時評,警告中國年輕人過度「超前消費」,也就是借錢消費,會在未來還錢時付出代價,甚至影響國家經濟。

石平回顧,今(2019)年1月20日,中國經濟學家向松祚表示,目前中國所有債務加起來,大約有600兆人民幣,可以買下將近200個台灣,相當誇張。

石平警告,最近外界開始擔憂,中國國内舉債過高,但其實現在連年輕人,都成為債務的奴隸。

石平引述HSBC銀行的調查結果,表示現在中國20幾歲年輕人平均負債,高達12萬人民幣,等於是他們18個月的平均月薪。

石平説明,中國年輕人借款,主要來自「螞蟻金服」營運的「花唄」等金融服務,現在甚至每4位20幾歲年輕人,就有1位有登錄。

「螞蟻金服」鼓催借錢消費的廣告(翻攝自其官網)

此外,石平繼續寫道,若再加上其他金融服務,則中國20幾歲年輕人將近半數,都有在使用金融服務,也就是借錢。

石平援引《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表示年輕人之所以會對金融服務趨之若鶩,都是由於媒體和業者不斷吹捧所謂「超前消費」的概念,導致他們被洗腦,無限制放縱欲望。

石平指出,使用「花唄」的20幾歲年輕人中,有64%將借來的錢拿去買電子產品和化妝品,簡直「不知好歹」(身の程知らず)。

石平表示,去年中國11月11日光棍節時,阿里巴巴一天就達到了310億美元的營業額,但這其實都是年輕人借錢消費的結果,我們不必感到驚訝。

石平強硬批評,這種借錢消費的行為,終究只是幻夢一場,等到還錢的日子來臨時,中國年輕人就會後悔莫及。

文章最後,石平表示,若年輕人「超前消費」創造出的幻夢崩潰,中國民衆的消費將快速減少,甚至導致大量金融機構破產,值得我們提高警覺。

除了《產經新聞》外,還有其他外媒也有發佈類似評析報導,警告我們小心中國過度借錢帶來的風險。

知名媒體《亞洲時報》曾發表評論,指出中國不斷興建高鐵,恐導致債務危機。

文章首先點出,中國現在擁有全世界最大的鐵路網,其中高速鐵路系統佔兩成,但興建這麽多高鐵,恐導致負責建設的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不斷累積負債。

文章引述中國學者分析,表示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多是以舉債的方式,建造告訴鐵路,因此其負債便不斷上升。

學者舉日本為例,表示中國許多高速鐵路周邊,其實沒有足夠客群,支撐建設成本,但中國民衆往往認為,就算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缺錢,中國政府還是會出錢救援。

不過,文章最後指出,中國過度興建高速鐵路,等於是在同時興建「高速債務」,恐會導致黑天鵝,讓中國經濟「脫軌」。

除了中國債務過高外,該國政府為解決經濟危機,而實施的政策,對我們來説也是一隻巨大的黑天鵝。

日本經濟新聞》在20日早報刊登一則時評,指出中國為捍衛人民幣價值,將加強限制資金流出,甚至民衆出遊,將對世界經濟帶來巨大衝擊。

時評首先介紹所謂「失速速度」的概念,也就是當國家經濟成長率,低於某個數值後,民衆將開始對未來感到擔憂,而轉為謹慎消費,導致經濟「失速」。評論援引經濟學家估計,表示中國的「失速速度」,大約是5%附近。

《台灣英文新聞》去年12月26日曾報導,今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很可能只能達到6.3%,相當接近學者估計的「失速速度」,值得我們關注。

《日本經濟新聞》評論介紹,外界認為,中國很可能為減少外匯存底流失,而加強限制攜出外匯,亞洲國家主權基金負責人,甚至已預測中國日後將限制境外旅遊,以避免民衆狂買國外商品,造成外匯流失。

除了經濟因素外,政治因素也是中國必須捍衛外匯存底的原因。評論剖析,中國為了繼續持有美國國債,以保有對美國的影響力,勢必得避免外匯減少。

評論説明,業界認為,為維持市場對人民幣的信任,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必須保有至少3兆美元的外匯,但上個(1)月底,中國外匯存底只剩下3兆1000億美元左右,讓該國想盡辦法,希望阻止外匯流失。

《日本經濟新聞》評論認為,中國加強限制外匯流出,對依賴中國投資的開發中國家來説,影響最大,甚至有學者認為,中國資金抽離後,恐怕難有國家填補其缺孔。

文章最後,評論認為,若中國持續拒絕改善其脆弱、不堪一擊的經濟結構,而選擇繼續實施「大撒幣」的短視政策,則市場就要持續面對人民幣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