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2挑戰離開地球表面 鄭宗龍:就是對「它」很有fu!

「毛月亮」將帶給觀眾野蠻狂放又超現實的科技時空

  1047
「毛月亮」將帶給觀眾野蠻狂放又超現實的科技時空(圖/台灣英文新聞 Lyla Liu)

「毛月亮」將帶給觀眾野蠻狂放又超現實的科技時空(圖/台灣英文新聞 Lyla Liu)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雲門2在藝術總監鄭宗龍的帶領下,即將推出新作「毛月亮」探討現代人的不安,攜手冰島樂團Sigur Rós空靈風格配樂,創造出新的藝術語彙。如此創意且前瞻性的另類合作,讓人十分期待,將於4月首演並已開放線上購票

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自2017年替澳洲雪梨舞團編創「大明」的過程中,爬梳各國關於月亮的故事、神話,為宇宙間那一顆冰冷而美麗的石頭著迷,進而發掘「毛月亮」一詞,它隱喻「起風前的不安」更使鄭宗龍有感,呼應現代人生活中使用科技創造便利,卻同時延伸危險與焦慮。


毛月亮劇照(圖/雲門)

這次,鄭宗龍選擇月亮為題,他表示有科學根據指出潮汐或滿月時,人的情緒會受到影響。月亮跟情感很有關係,可以藉由它表達人類很多心裡的感受。雖然本身不會發亮,但是卻靠別的東西讓它發光。月亮能接受又能給予,因此對它很有fu!

鄭宗龍將在「毛月亮」中打造神話異境,以有別於以往的身體動能,挖掘更原始的動作質地,搭配冰島後搖滾天團Sigur Rós的音樂,創造既野蠻狂放又超現實的科技時空。

鄭宗龍分享初識Sigur Ros,竟以為是台灣的音樂。他們使用的電子琴聲音,讓成長在七、八○年代的鄭宗龍想起當時婚喪喜慶的電子琴聲音,這特殊的聯想,意外為冰島獨立樂團和台灣街頭聲音牽起一份親切感。

鄭宗龍表示,之前因緣際會下,聽到英國知名樂團Radiohead、Sigur Rós和美國傳奇編舞家Merce Cunningham合作的音樂後,就特別有印象,因為那首歌曲能勾起特別的情緒,因此開始搜集Sigur Rós的音樂,加上受到夥伴的鼓舞,就此產生和他們共同創作的想法。

鄭宗龍接著分享有人很誇張的形容,只要聽過Sigur Rós的音樂,就不需要毒品。再次強調他們的音樂是如此讓人容易著迷上癮。

雲門2「毛月亮」初期海選了40首Sigur Rós歌曲,之後精挑20首,最後剩4首入舞,並結合代表台灣特色的音樂,構成此次獨一無二的配樂。鄭宗龍說明,Sigur Rós的音樂有種魔力,能帶給大家一種不在地球上的想像,並刺到內心很深層的地方。

雲門2舞者李尹櫻也到場分享,她笑稱毛月亮的排練,常讓她覺得身體像被汽車輾過,疼痛不已,充滿高難度挑戰。Sigur Ros的音樂裡頭充滿許多大自然的元素,觸發了舞者對身體更寬廣的想像,這是以往排練時沒有的特別經驗。

鄭宗龍在這次創作期中給舞者多元觸角,希望舞者們有更多機會接觸排練室以外的新鮮事物,例如龔卓軍的哲學課、陳德政分享音樂知識,更請到專業人士教導馬戲動作中的「抬舉」。

這些心靈與身體上的新嘗試,都帶給舞者們新的啟發與前所未有的突破,舞者舉例學習馬戲專業抬舉的困難與危險,因為肌肉發展的不同,身為舞者的他們很難一下子做到位。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三館共製的「毛月亮」,作為2019台北TIFA的壓軸節目,在台北國家戲劇院票房已超過8成,也將在高雄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與全台觀眾共賞「毛月亮」,更多詳情請上官網查詢。


Ba Ba Ti Ki Di Do (影/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