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華航機師罷工落幕後的省思

剝掉飛安、反污名要尊嚴的包裝,剩下的就是為了捍衛、爭取或追求個人的權益

  277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華航機師罷工事件,歷經七天的折衝,終於2月14日晚上10點15分劃下休止符。

無可諱言,在民主、理性的社會,罷工、遊行、靜坐陳抗等都是一種溝通、訴求與對話的方式,也是一種社會怨懟累積能量的正常釋放。過程中,是在凸顯問題、尋求解決,是在據理力爭、取得認同共識,還是吃相難看、強化對立,甚至無理取鬧、製造問題,無疑會影響並決定運動的高度、信度、效度與成敗,這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是一樣的!

華航,不是全球唯一的航空公司,它山之石多得是。美國、日本、歐盟的「飛航作業管理規則」拿不到嗎?這些國家眾多航空公司在沒有政黨顏色的好惡、沒有取悅資方或勞方的偏頗立場的飛安考量下的執勤時數、飛航時數、航段數、紅眼航班,是相對客觀的參考指標。華航的數據,有超出美、日、歐規定範圍的,為了飛安,管理階層沒有視若無睹的道理;但是,華航罷工機師如果儘挑不如其它公司同行的地方要求完全比照,比其它公司同行優渥的地方就視為理所當然,法理上當然也站不住腳。

再者,此次華航罷工事件的後續,不能飛安、機師、資方三贏的話,底線,至少事關消費者的飛安要能更加確保,否則,七天的罷工就一無是處了!

另外,改革畢竟不是革命,沒有贏者全拿獨享那一套。此次罷工原本訴求(最終未獲採行)的「與會員達成的協議會員專屬」,看起來是想建立起無功不受祿、肯犧牲才配享受的對價關係,利己排它性太強,與一些將辛苦爭取得來的成果,無條件跟第三者分享的社會改革運動,所彰顯的高貴性與神聖性不可同日而語!講白一點,照此次罷工者的邏輯,當年反對總統直選、反對國會全面改選、把公投比喻成文革的政黨(或政客),在今天是不能擁有參選總統、立委以及公投提案的權利的!其然乎?其否乎?

最後要說的是:像機師罷工、反年改的參與者,剝掉飛安、反污名要尊嚴的包裝,剩下的就是為了捍衛、爭取或追求個人的權益,這是一個層次;像太陽花學運、竹南張藥房、苗栗大埔事件參與者追求的公共政策透明化、公眾的居住正義、土地正義,是另一個層次。吾人對拋頭露面爭取個人權益都能給予尊重的話,那為了大眾利益與社會公益挺身而出的抗爭者,社會各界豈不合該給予更大的關注與掌聲?台灣社會,有做到這一點嗎?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