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工作者劉飛躍遭判重刑 母親沉痛發文批判當局

  165
圖/「自由劉曉波工作組」臉書專頁。

圖/「自由劉曉波工作組」臉書專頁。

被關押長達兩年之久的中國著名的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先生,1月29日被一審判決五年有期徒刑之後,長期被當局哄騙,不但不敢為兒子發聲的劉母丁啟華女士,終於擺脫恐懼,連續發表兩封公開信,揭露當局的欺騙手法,為兒子做呼籲。

住在湖北省隨州市的劉飛躍,出生於1970年,先前的職業是當地一所公立小學的教師。2005年10月成立「民生觀察工作室」,第二年建立「民生觀察」網站,專門記錄、發布各種民眾被政府侵權的事件,和民眾維權抗爭事件。這個網站和由在成都的黃琦主持的「六四天網」網站,同屬中國最為活躍的維權網站。而黃琦和劉飛躍,都在2016年11月先後被當地的警察拘留;也同樣在12月被批准逮捕。

經過長達兩年的偵訊調查,2019年1月14日,四川綿陽中級人民法院首次開庭審理黃琦被控涉嫌「洩露國家秘密」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的案子,但是無法做出判決。劉飛躍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案子,則在今年1月29日被湖北隨州市中級法院做出判決,判處有期徒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並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01萬元。

他們的案子為什麼拖這麼久?因為它有明顯的瑕疵,他們都被剝奪律師代理的正當權利。先前,劉飛躍的律師一再要求會見被拒絕,直到2017年5月才讓見。2018年6月,劉先生的律師之一文東海還被吊銷律師執業證。2017年8月,劉先生曾經一度被檢方追加一條「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但幾個月後這條控罪又被取消。

劉先生的案子曾在2018年8月7日在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當局把前往聲援的維權人士全部帶走,禁止人員靠近法院四周。接替文東海代理本案的吳魁明律師被當局施壓,不得公開討論案情。

在劉飛躍的起訴書中,當局指控他利用發表文章和報導「散佈煽動性言論、文章,詆毀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形象,攻擊現行政治體制,鼓動社會公眾對我國國家政權、社會主義制度不滿」。換句話說,都是屬於言論的範圍。

今年1月29號,當局做出重判之後,劉先生的母親丁啟華女士,在1月30號發出強烈的抗議聲明。聲明表示,在這兩年期間,當局不斷的採用忽悠哄騙的方式,安排他們去看守所勸劉飛躍認罪。當局一直給家屬承諾會給飛躍判緩刑。他們為了兒子的自由,大氣也不敢喘一聲。結果當局背棄承諾,他們再也不相信當局的虛情假意。她說,會全力支持兒子上訴,不再沉默,

2月5日是農曆春節。丁啟啟華女士在春節前夕再度發表2019春節感言,表示自己雖然受到警告,但是還是無所畏懼的發出聲音。他以劉飛躍為弱勢群體說公道話為榮,認為言論自由不應該成為獲罪的原因。她還譴責迫害劉飛躍的國保警察和法官,並且公佈他們的姓名。她表示相信邪不勝正,說這些壞人「他們的好日子不多了」。

圖片為中國著名的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先生。(圖/「自由劉曉波工作組」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xiaowaves/)

(一)
劉飛躍母親強烈抗議聲明

各界關心我兒飛躍案情的朋友們:

大家好。我是飛躍的母親,為了兒子能夠自由,為了討當局的喜悅,二年多來,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但今天我卻無比地氣憤,因為我們家屬被當局耍了,當局背棄釋放飛躍的承諾。

今天我兒劉飛躍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沒收個人財產 101萬元,這個結果到來如同晴天霹靂。我一直聽從隨州市政府人員的安排,我也從不發聲,在當局的安排下,我和飛躍爸幾次去看守所勸飛躍認罪,當局怎安排我們家屬怎服從,當局也一直給家屬承諾給飛躍判緩刑。結果是當局背棄承諾,給我狠狠地潑了一盆冷水,我心痛無比,很久沒有緩過神來。現在我最心痛最心寒的不是我兒子判了五年,而是政府工作人員採用這樣一種忽悠哄騙的方式來做我的工作 ,今天我才明白我活到7O多歲才明白,政府工作人員他們是如何行使國家賦予他們的權利的!

我示弱不代表我認可我兒有罪。現在才明白我兒原來是我的驕傲,他公開的言論都是行使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今天當局判我兒有罪,卻反證了當局在破壞中國的法治,破壞中國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我會全力支持我兒子上訴,不再沉默,我也不再相信當局的虛情假意。

再次感謝外界朋友們的關注!

飛躍母親丁啟華2019年1月30日

(二)
劉飛躍母親丁啟華2019春節感言

朋友們好:
中國一年一度的春節馬上就到了,此時讓我更加思念我的兒子飛躍,心中的怒火和委屈難以消除,雖然我受到了一些警告,但是我還要說說。

我實在想不通,憲法不是明確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的權利嗎?照這樣說是假的。我的兒子飛躍只不過是為弱勢群體說點公道話,卻被打擊報復判刑五年,這實在是我沒有想到的,實在是天理不容。並說我兒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實在是笑話,一個被國保維穩成電話被人監聽,出門有人跟,時不時還要被斷網,一個幾乎都不能出門的人就能顛覆國家政權,照這樣說,國家政權就是一張紙,那樣容易顛覆嗎?

我的兒子飛躍還需要被關近三年,在餘下的近三年中,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我不敢想一想起來就害怕。不知道可以講理的地方在哪裡?不知道主持正義的人又在何方,但相信我的公開言論大家是會看到的。我希望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士照顧好在押的劉飛躍,他是一個有良知的好人,請阻止那些壞人繼續迫害他。

在我兒子飛躍被關兩年多的日子里,我的經歷讓我終於認識到,抓捕並審判我兒子的都是現體制內的黑惡勢力,想想真害怕,但願他們不是代表中共,不是代表現有的體制,他們應是破壞中國法治,損害中國形象的壞人。他們是我知道的三位賣命的隨州市國保警察,一位是男國保警察何姓及熊姓,另一位是女國保警察郭姓,及湖北省隨州市中級法院的審判員李海運,李文,王瓊。

在新年到來之際,我懷著無比悲痛的心情祝願我的兒子身體健康、平平安安!祝福世上的好人闔家團圓,平安喜樂,吉祥如意。同時也祝福那些黑惡勢力吃好喝好,因為你們的好日子不多了。

2018年是我悲傷痛苦無奈與屈辱的一年,但2019年是充滿了希望與挑戰之年,我仍然相信我的兒子飛躍會很快回家,仍然相信這個社會有正義力量,這個體制內有正義良知的人,相信中國的老話「邪不壓正」。

飛躍母親丁啟華

(電話:15897658457)

劉飛躍母親丁啟華(圖片擷取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