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民主」與「共產極權」的本質纏鬥真正開始了!

  3361
美國自由之家2018年《世界自由度調查報告》內,有關2017年透過政治、言論、集會等權利,劃分每個國家自由程度的分類。

2018年世界自由度國家調查

美國自由之家2018年《世界自由度調查報告》內,有關2017年透過政治、言論、集會等權利,劃分每個國家自由程度的分類。 (來源 維基百科)

有人說,不只中國華為,所有的手機都會洩露你的祕密。為什麼台灣或是其他國家只是阻擋中國的廠商華為、中興、晉華等。

所有強調雲端服務功能的手機或是資訊設備,都會有所謂的「監聽」,但是我們應該要知道,這樣的監聽功能也是所有使用這些設備的顧客所要求的,因為顧客要求原廠要有良好且有效率的服務,這使得這種監聽是不得不然的必要之惡。

其實是不是應該阻擋中國華為、中興、晉華等,主要來自兩個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公司是否有壞心眼、以及公司的監管制度是否有適當的透明機制。

世界上仍然存在一些極權或專制政權的國家,他們不允許其他人擁有政治權力,政治權力只能夠掌握在這一小撮人手上。這一小撮人塑造人們可以盡量去賺錢、撈錢、甚至表象上合乎情理的貪污,但是禁止任何政治干涉,政治權力僅能這一小撮人所擁有,並且塑造「國家利益高於一切」,以這種「共產制度」羊皮,而得以隨意侵犯自由平等人權所認知的「私有財產」,因此,賺錢的公司、可能危害其政治權力的組織,必須被納為「國營企業」、或是不願意的組織領導人「被消失」。

這種共產本質的心眼,甚至讓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Gordon Sondland)在昨天(2/8)表示,任何允許將中國華為公司或其它中國設備用於關鍵基礎設施中的西方國家,都將面臨美國反制措施的風險,促使美國可能不得不「在分享信息、商業往來及其它事情上更加謹慎」。桑德蘭同時敦促歐洲國家應選擇芬蘭和其它北歐國家的公司為合作夥伴,簽訂5G合同。負責資訊數位事務的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安德魯斯·安西普(Andrus Ansip)在近期的一次採訪中表示,中共於2017年通過中國的「國家情報法」則增加了歐洲與中國公司打交道的風險。因為該法律要求,中國的任何組織和公民都必須支持和協助中共的國家情報工作。安西普說:「當這樣的要求被寫入法律之後,我們就必須明白,風險更高了;我們不能再天真了。」

很多人認為,這些美歐先進國家根本是在抑制中國的經濟坐大與商業手段吧。究其然是來是中共的滲透行為「壞心眼」。

一位公民記者謝明海先生的網文寫到,曾經有位台商說【沒有經濟就沒有尊嚴】,他的網文接著提到1997年香港歸還中國,是台灣最好的警惕,中國想讓誰失蹤誰就消失不見。

果然自由到商人無祖國,在商言商,人生為的僅是賺大錢?!相較之下,專權的中共,其「一帶一路」的「共產」商人,總是在「中國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的心態下,以「一條龍」手段創造中共中國的單獨通吃,並沒有讓他國人民分享雙贏的果實。加上像「新疆的穆斯林被強迫過春節吃豬肉喝酒」的沒有信仰自由等的專制行為,中共這樣的共產手段,恐怕將讓中國人在其他國家不受歡迎,甚至成為恐怖攻擊的對象。

謝先生也說,因為看到2018年底選出來的高雄新市長引起的海嘯,居然在全世界對中國經濟入侵所造成的傷害而高度警戒時,這位新市長卻歡迎中國人來高雄買房;他已經超越了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而變成一家兩岸親了。他說到,選舉,確實不是一個好的民主制度,尤其是在這個網路時代資訊快速流通、沒時間思考及驗證、真假難辨的時代。

我們果真再一次確認歷史就像照妖鏡,才短短10年就讓香港人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權自由。台灣人不要自認為自己現在有高品質的生活環境與自由民主制度,在與中共中國一統後仍然可以這樣無憂無慮;想當然耳,15億人的國家是要吞掉2千餘萬人的國家的,就像一滴顏料進入黑色大染缸一樣,總是一樣黑了;我們確信,如果就這麼一統了,台灣人民不一定有更多的「私有財產」,但是一定有更多的不自由、不民主、不良的生活環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