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你是否同意台電公司核能四廠裝填核燃料棒?」 聽證會導言

  358
由 grshine - https://www.flickr.com/photos/34481989@N02/8554187992/, C

由 grshine - https://www.flickr.com/photos/34481989@N02/8554187992/, C

感謝中選會安排了這場聽證會,我今天(2019年1月21日)要感謝來參加這個聽證會的專家代表,包括站在反核方的施信民教授、廖彬良副會長及站在擁核方的清大李敏教授與葉宗洸教授。其實,我要感謝李教授及葉教授,因為在四年半前,2014年8月7日,兩位教授也出席了一個類似的聽證會,當時的公投主文是除了今天的主文字外,後面加3個字「試運轉」。2014年這兩位教授也是以專家的身份參加,在那一次的聽證會上,發言反對核四的議題由公民投票來決定。當時兩位教授的立場是:核電是專業的議題,不能用全民公投來決定。很高興看到,去年「公投第16案」,這兩位教授也對外宣稱是「共同領銜人」,也就是說4年多來他們已經從「反對核四公投」變成「贊成核四公投」。

接著,我會以簡報檔作為補助,敘述我們這個提案如何出現,以及過去這二十多年來的一些重要的歷史事件。在第一張相片上面的兩位女性是我的家人,而右邊的那一位則是目前環保聯盟的工作人員,也是樹黨召集人潘翰彊先生。大家可以注意到我的家人穿著的 T-shirt上面是「核四公投」,而潘先生的T-shirt是「公投反核四」。其實從1992年之後,我們環保聯盟就推出了「核四公投」概念、甚至比被稱為蔡同榮先生的蔡公投會還要早。因為我們制定了一個「公投反核四」的反核路線,這30年來就是照著這樣的路線在做反核運動的。

例如說牆壁上這一張「公投反核四」的貼紙,就是貼在我家的牆壁上,由這些色彩的斑駁、大家可以看到這張貼紙已經經過了多少歲月。其實這一張貼紙是1994年7月份製造的,做這張貼紙的時間,正好是跨8年度的核四預算1125億元。在立法院通過時,林義雄律師發動了一個 「核四公投、十萬簽名」靜坐禁食活動,而環保聯盟在當時也發動了一個「罷免擁核立委」運動。後來在7月份1125億元的核四預算通過了。而9月份,「核四公投促進會」成立、並發起了一次全國的苦行,而11月27日在台北縣則有「罷免擁核立委」的投票及台北縣核四公投的投票。

其實官方舉辦的核四公投的投票要更往前推,因為這並不是第一次的核四公投投投票。第一次的核四公投投票是在1994年5月22日,由貢寮鄉國民黨籍的趙國棟鄉長所舉辦,而趙國棟鄉長之所以會舉辦核四公投的投票,是因為在1993年底的競選期間,代表反核方的廖彬良先生、目前在座的環保聯盟副會長,當時參加貢寮鄉長選舉時提出了選上以後舉辦核四公投。國民黨籍趙國棟候選人也跟進,最後終於在1994年5月22日舉辦了貢寮鄉的核四公投。在下面這一張相片中、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的選票。這張選票的設計很大的影響了後來的台灣的公投運動。這張設計就是同意或不同意核四廠與建。這讓我們看到當年1127的選票,以及後來在1996年3月23日總統大選時的同步舉辦的核四公投的選票。

在1998年底立委選舉時,宜蘭縣舉辦的核四公投,選票也是採取與台北市1996年的著名投票同樣的形式。宜蘭縣這一次的核四公投是「核四公投促進會」去推動促成的。

2013年11月27日立法院初審通過的公投法的立法。這個法案是在12月31日公告,被稱為「鳥籠公投法」。後來阿扁總統用公投法第16條,舉辦了兩個公投案,也就是所謂的「對等談判公投」及「加強國防公投」。這兩個公投案我都是以連署的方式,取得反方代表的參與權,並且參加了的公投案的電視辯論。

我講這麼多,最主要想表達的是公投案主文的形成。當時阿扁總統提的這兩個公投案,主文就變成「你是否同意對等談判」或者是「你是否同意加強國防」這樣的主文的出現。

因此 我們在2013年時送案的地方性公投案:「你是否同意新北市貢寮鄉台電公司核能四廠裝填核燃料棒試運轉?」其實是這樣來的。而最後這個地方性的公投案被否決,中選會說要送全國性的公投案。因此才有2014年7月11日時11萬人連署送件的主文為:「你是否同意台電公司核能四廠裝填核燃料棒試運轉」的提案,也就是說2014年8月 7日,我剛剛提到的聽證會的這個公投提案。

但令人遺憾的是2014年8月7日的聽證會中, 行政院的代表即經濟部政務次長杜紫軍,竟然說:核四已經封存,因此我們提的「裝填燃料棒」為當時不存在的事。而以此作主要理由,反對該提案。並且行政院公投審議委員會8月22日的會議,也以此做主要理由,以及我們理由書只有反核的内容,而將我們的提案否決。

我們收到的公文上面記載的是:主文與理由書矛盾,以致不能明白其提案真意。這一次, 我們也看到目前中選會提出來的問題中,也有與此相關的問題。在 8月22日提案被否決以後,我們在9月份又修改了理由書,包括反核及擁核兩方面的意見。

我的提案真意,就是「主權在民、不管是擁核或反核,最後都應該有人民來決定」。這是這次公投核四提案的目的。而「公投反核四」則是反核方,即全國的環保團體會去推動說明的。至於擁核的一些論述,則是以清大核工系原先的一些教授們為主體的擁核方會去辯護的。

希望中選會本著處促進公投的精神,通過本主文的提案,至於理由書方面,我們可以配合作任何的修改。

最後,在結束之前,我要再次提出為什麼我們有目前這個提案。因為在2018年的 11月27日,賴清德前行政院長說「以空污來講,核電是最佳選擇」, 2018年的12月28日,經濟部長也發言說2025到2030年間缺電的部份由核電補足。這是2014年7月份核四封存3年,並且在2018年11月24日底大選,公投16案通過之後的一些新的形勢。

而在2014年公投案行政訴訟當中,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是「覆決」應該對於「已發生」或「即將發生」的政策來提出。我們今天提此公投案的做法,就像目前政府在防堵非洲豬瘟一樣。政府看到了非洲豬瘟很可能到台灣來流行的威脅,因此從各方防堵。一樣我們也看到了「核電復癖」、「核四將裝填核燃料棒」的威脅,因此我們要用「公投反核四」的方式來阻堵核電廠的復癖。這就是目前這個提案的主要精神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