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一帶一路其實是一場大混亂

《彭博》分析,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其實根本不是陰謀,而是一場大混亂。來看看文章怎麽分析。

  3226

習近平(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吳東文 綜合外電報導)《彭博》分析,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其實根本不是陰謀,而是一場大混亂。來看看文章怎麽分析。

報導介紹,習近平一帶一路計劃最大的特色,就是以超越西方投資者的速度,對亞洲和非洲國家進行巨額投資。

文章説明,一般認為中國希望,將開發中國家困在債務陷阱中,再安插親中政府,以幫助該國實現自己的軍事戰略目標。

不過,《彭博》分析,一帶一路其實是一種混亂的「品牌」和「加盟」行為,方便中國各級官員及國有企業,拿到習近平開工認可。

報導引述一位學者説法,表示一帶一路根本沒有遵從一開始的戰略藍圖,而是一連串分散的投機行為。

《彭博》指出,中國雖然一開始希望,可以用一帶一路,在各地扶持親中政府,但實際上則是反對中國的政府上台,民衆對中國的敵意也愈來愈強。

參與一帶一路計劃的國家當中,除了最為人知,已將港口割給中國99年的斯里蘭卡外,同樣是印度洋小島國的馬爾地夫,也用選票逼迫親中前總統上台。

馬來西亞緬甸,紛紛取消或縮小中國計劃的多個建設。

在非洲方面,肯亞吉布地,都面臨割地危機,而尚比亞則已陷主權危機,決定向中國說不。除了主權遭到侵蝕外,中國還在非洲國家,進行嚴重的種族歧視行為。

除了《彭博》外,也有其他媒體發表過有關一帶一路的評論,例如《產經新聞》報導,習近平在金磚五國高峰會活動中,發表演講,表示反對美國保護主義貿易政策。報導分析,川普主張美國優先,減少在國際社會上的存在感,給中國加強對中東和非洲影響力的機會。例如塞内加爾,就在不久前,成爲第一個簽署一帶一路文件的西非國家。

報導介紹,中國似乎爲了避免國内批評撒錢,而沒有對外公佈具體數字。報導引述《路透社》消息,表示中國同意給南非,高達147億美元的經濟援助,來「協助」興建基礎建設。南非國營電力公司,也拿到了25億美元的長期借款。除了塞内加爾和南非外,盧安達也得到了中國1億2600萬美元的借款。

報導引述國際貨幣組織説法,表示由於中國投資快速上升,導致某些非洲國家的負債比率,出現顯著攀升。當然,最大債主是中國。

報導介紹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資料,表示中國在2000年到2015年間,總共借了非洲國家940億美元,相當驚人。而根據報導,《BBC》介紹專家説法,表示中國巨額投資,將導致非洲國家依賴中國資金,而淪爲殖民地。

日本經濟新聞》也報導,中國前(2017)年一帶一路投資金額,來到201億美元,更新最高紀錄。然而,這也讓一些小國,陷入債務陷阱。

根據報導,雖然總體而言,中國對外投資,受到美中貿易戰等影響,有出現減少,但對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卻反而大幅上升,在去年來到201億美元,其中港口、鐵路、道路等基礎建設,佔大多數。

報導介紹一位中國國營建築企業人士説法。他表示,雖然中國政府規定,一帶一路計劃中,中國方最多只能出到85%的資金,但小國幾乎都無法承擔剩下的15%,因此實際上所有建設費用,都是中方在承擔。但他表示,某些建設案有中國政府在背後擔保,因此對企業來説,風險並不算高。

《日本經濟新聞》舉斯里蘭卡為例,表示外界開始擔心,中國這些看似友善的措施,其實是債務陷阱:先讓小國深陷債海,再名正言順地奪走其重要政治軍事經濟設施。根據報導,明年G20會議上,主辦國日本也將和與會國家討論此問題。

亞洲時報》的時評則表示,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並沒有為小國帶來成長,反而是讓他們深陷債海、剝奪他們前景、並讓他們失去購買中國出口品的能力。相反地,馬歇爾計劃使歐洲國家復興,給他們購買美國商品的能力。

時評指出,一帶一路資金,大多來自中國負債累累的企業,而該國的經濟,正面臨内憂外患、四面楚歌。文章批評,一帶一路為中國,創造出「經濟不穩定的軸心」(Axis of Economic Instability),並埋下通貨危機的種子。

時評分析,對這些計劃供應大量人民幣,將造成中國國内通貨膨脹,外匯存底迅速減少,為全球金融創造不穩定性。

時評認為,現在美國採取保護主義貿易政策,限縮了中國發洩國内過剩產能的管道。此時,中國便宣稱一帶一路,可以擴大中國經濟成長,並加強全球地緣政治連接。

然而,文章直接點出,其實這一切都是謊言。時評批評,一帶一路建設計劃,要不是電影院、滑雪場等無意義的設施,就是吸錢的戲法。

文章引述學者説法,表示一帶一路計劃,多半不是為了當地經濟發展,而是希望讓中國更容易得到天然資源,或是拓展其低成本出口品市場。在許多建設計劃中,中國甚至直接從自己國家運勞工過去,減少對當地就業機會的貢獻。

學者警告,中國還想盡辦法,讓這些國家無法逃離債務:若他們要求延後償債日期,中國就會要求加碼簽建設合約,導致債務規模滾雪球般擴大。

文章接著提到,中國一帶一路計劃,還讓接受援助國家,失去成為中國出口品市場的機會,因為他們往往被債務壓迫,並因中國勞工隨企業湧進,導致製造業崩潰,喪失成長潛能。

時評警告,一帶一路一開始,可能真能對中國企業帶來正面助益,但長期而言,將對中國造成負面影響,因為中國往往幫這些蒙受損失的企業紓困(bailing out)。雖然中國政府總是能印更多錢,來解決債務問題,但此舉後果,可能是讓中國本土投資泡沫,擴展到整個歐亞大陸,甚至讓人民幣價值崩盤。

時評指出,雖然一般認為,中國試圖將人民幣匯率,維持在較高的水準(小口訣:匯率上升,外幣升值),但其實從今(2018)年8月開始,中國就一直在守護人民幣,阻止貶值。

時評介紹,中國政府主要靠外資流入,來協助維持人民幣價值,但就如一位學者回顧亞洲金融風暴時指出的一樣,資本流入的風險,其實相當巨大,因為危機爆發時,國内財富往往會隨著外國資本一起逃走,找尋其他適合投資的安定地點。

時評引述研究指出,若人民幣價值迅速下降,將增加財務槓桿過高的中國企業負擔,並提高經常帳危機風險,恐導致中國無法購買進口財,以及支付外國債務。

時評回顧,中國經濟危機,往往伴隨政治不安。最後,文章警告,中國政府官員,陷入一個「沒有出口」的困局:他們就未來政策走向,無法達成共識,並不願離開現有的政策,因為不知道替代方案。

其實一帶一路計劃大部分金錢交易,都是由美元進行,和世界上大部分交易無異,而人民幣也沒有因一帶一路,獲得作為國際貨幣所需的三個功能:計價單位、交易媒介、價值儲存。

英國《金融時報》則從金融角度,分析了一帶一路的問題。報導回顧,多年來,中國政府不斷努力,試圖在國際社會上,推廣人民幣使用,除了簽訂多個通貨交換協議,甚至放寬西方銀行,承銷外國公司發行之人民幣公司債的條件。

《金融時報》介紹,人民幣近年最大的成功,在於2016年,獲選成為國際貨幣組織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的一籃子貨幣之一,得到和美元、歐元、英鎊、以及日圓相同的地位。

不過,報導提醒,雖然人民幣出現一些進展,但其國際使用程度,反而開倒車。

根據報導,人民幣在2015年,佔全球交易量總額的2.8%,但之後快速下降,到今年(2018)10月,只剩下1.7,且在中國國内,也只有13%的貿易,是用人民幣進行,為三年前的一半。

《金融時報》警告,由於人民幣還未能成為國際貨幣,因此一帶一路合作廠商,也大多偏好收到美金,讓中國央行放出大量外匯存底中的美元,協助「國策銀行」進行貸款。

不過,中國就算外匯存底再高,也絕對不是無限大,因此報導引述花旗銀行專家説法,表示中國達成一帶一路目標的能力,其實有限,受限於中國政府無法控制的因素:美元。報導介紹,若人民幣今天是國際貨幣,中國就能用印鈔票的方式,來滿足一帶一路建設計劃要求。

花旗銀行專家稱之為「美元限制」(dollar constraint),並向《金融時報》説明,若中國經常帳惡化,此限制就會更加明顯,因為若該國需要外國提供資金援助,他們就無法輕易動用美元資產,繼續推動一帶一路計劃。

非政府組織消除不義債務委員會(Committee for the Abolition of Illegitimate Debt)發佈評析指出,現在外界已發現,中國一帶一路計劃,會對接受投資的國家,帶來巨大債務、為所欲為的跨國企業、黑箱交易、資源環境剝削、以及地區團體破滅等恐怖結果,但多未提到此計劃對中國國内,帶來的貪污、國内金融困境、以及仇外情結高升等影響。

文章指出,中國和過去殖民帝國性質不同,因此今天的中國人,並沒有在國家對外擴張戰略中,得到好處。

文章先從中國共産黨執行一帶一路的目的開始看起。作者指出,資本必須追求利潤,但中國國内市場在2000年後,卻無法提供適合的環境供資本生存,因此許多資金便流向海外,而中國共産黨也相當鼓勵此現象,卻未仔細考慮其後果。

文章回顧,習近平成為國家主席前,其實表現普普,因此必須取得政治及經濟上的成功,才能穩固自己的權力,而一帶一路計劃便因此萌芽。

之後,一帶一路計劃吸收愈來愈多的資源,讓中國加強對相關計劃的管制,以控制風險,但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導致沒人敢質疑一帶一路,因此該計劃便相當容易得到金融資源。

然而,文章説明,這造成一帶一路成為中國國内外貪污的溫床,並引起接受融資國不滿。

在中國國内方面,雖然文章坦誠,難以取得中國正確資料,但已有多人遭起訴,甚至傳聞有人將一帶一路當作洗錢手段,將資產送往國外,以在中國共產黨崩潰後,順利逃亡移居。

不過,文章指出,一帶一路將資金過渡投注國外的行為,也導致中國國内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文章回顧去(2018)年,中國湖南省耒陽市,出現家長因不滿分班方式,而集體抗議的情形,其中有600人湧進警察單位建築,向内部投擲啤酒瓶和磚瓦,導致員警受傷。連結内為《台灣英文新聞》報導。

消除不義債務委員會文章諷刺地指出,如果中國願意多花點錢請更多老師,耒陽市的抗議就根本不會發生,自然也不需要浪費金錢在鎮壓家長上。

此外,文章説明,中國為了鎮壓類似社會不滿情緒,使用大量資源在維穩上,佔了2017年政府年度支出的6.1%。

在排外情緒方面,文章分析,中國拍攝《戰狼》等愛國主義電影,導致部分民衆出現比中國政府更偏激的言論,例如希望用核武器打擊日本,導致若習近平未能滿足這些情緒高昂民衆的要求,火可能會燒到他的屁股上。

文章繼續寫道,中國透過一帶一路計劃,招攬了許多留學生,但他們都享受比中國學生更優渥的待遇,導致這群希望「中國優先」的「戰狼」之不滿,甚至開始散佈謠言,指非洲國家學生在中國散佈愛滋病。

最後,文章介紹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族進行的打壓,並説明中國將該地作為最新科技迫害的試驗地,且可能在日後將大數據、臉部辨識等維穩手段,引進其他地方。文章指出,這證明一般民衆對中國來説,只是一帶一路計劃的犧牲品。

在結論中,文章批評一帶一路為中國帶來經濟放緩、社會動蕩、以及日益增強的打壓,而不是一個明亮的未來。

《台灣英文新聞》將持續關心一帶一路最新發展。

外媒:一帶一路其實是一場大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