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十大綠能假新聞之外的假新聞

  1532
清水地熱(Lienyuan Lee, CC BY 3.0)

清水地熱(Lienyuan Lee, CC BY 3.0) (來源 維基百科)

2018年年底時,看到立法委員以及再生能源推動聯盟開記者會,於是整理了一下去年的十大綠能假新聞。

林林總總其標題如下:

1. 製造太陽能板很耗能?

2. 太陽能光電有汚染之虞?

3. 太陽能板清洗會對土地造成汙染?

4. 太陽能板不能回收?

5. 光電埤塘因施工將埤塘排水?

6. 風機在轉,電錶卻顯示發電量為0?

7. 離岸風電每度5.8元簽約20年會造成上兆花費?

8. 離岸風電競價才2.2元、躉購卻5.8元,歐洲也是2元多,台灣政府是盤子?

9. 夏天沒風、冬天沒光,再生能源行嗎?

10. 815大停電是因為缺電?

其實只針對光電及海上風機方面,但是對我推動地熱多年的業者來看,2018年最大的綠能假新聞,應該是2018年12月30日,能源局能源技術組陳崇憲組長所主動發布有關地熱的新聞,說「去年已有清水地熱電廠商轉及2019年在併50MW,雖然有些難度」。

我們在這裡分析一下:依照能源局目前的做法,2019年底全台灣連10MW商轉的地熱發電都不會有,說什麼50MW有難度,真是說笑了。

到2018年12月31日為止,其實全台只有原先在2018年初已經併網的 「知本泓泉飯店」由開山安葆公司所申請的自用型30 KW ORC雙循環機組。這個機組是中國製造,真正的發電量,一年下來平均應該只有15 KW。

另外,能源局新聞稿中所謂「暌違25年 宜蘭清水地熱電廠拚商轉」:

宜蘭清水地熱BOT案得標廠商「宜元公司」300 KW地熱電廠級的地熱電廠第一型併網,其實用的是10年前能源局出經費,請工研院綠能所洗井的清水19號井,以及當時新挖的一口清水21號井,用這兩口十多年前就已經挖好井的井水來發電。這兩口井是在清水公園的民衆煮蛋及泡脚區旁,而2016年底宜蘭縣政府BOT案,是要在清水舊電廠區挖井發出3MW。

然而兩年多來,得標廠商的宜元公司,在舊電廠區除了把草割一割之外,其實根本就還沒有挖井。原先是卡在環評,在2018年4月份環保署公告地熱發電10 MW之下不需要環評後,開始申請免環評,到目前為止也都還沒有挖任何地熱井。那麼,宜元公司要達到BOT契約的3 MW發電容量,而且可以併網售電開始營運,至少也需要再有兩年的時間,怎麼會是在2019年底就可以達到4.5 MW呢?不知道能源局是怎麼算的?

退一步講,到2018年底工研院綠能所全力栽培的宜元公司,用清水21號井或19號舊井的井水要充作業績,說有什麽「300 KW 第一型(電廠級)的ORC機組併網」,也還沒有走完併網程序,也不能說是已經上線併網成功。

能源技術組陳崇憲組長,為什麼會發出這麼背離事實的新聞稿呢?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他明知道而故意講謊話,我們暫時假設不是這樣。那麼另一種可能,就是他也被瞞騙了。

其實早在2018年8月22日《自由時報》新聞:「地熱購售電合約 台東溫泉業拔頭籌」,就看到工研院綠能所要協助宜蘭清水BOT案得標廠商宜元公司,在2018年底能夠將 300 KW併網的新聞。

我在2018年8月27日〈時評〉的文章「地熱發電併網備案 能源局卡關近三個月」中,就指出工研院及能源局立場偏頗。後來,為了解決所謂的「一地兩用的土地疑議」,2018年10月11日在經濟部由曾文生次長主持的一個協商會議。當時,他找來了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宜蘭大學、宜蘭縣政府、以及BOT案等多家公司台汽電公司、結元公司、宜元公司的代表。而在這一場協調會中,宜蘭縣政府工旅處池騰聯副處長說,BOT案得標的宜元公司,在2017年7月份已經與宜蘭縣政府簽約,此BOT合約已經將整個清水公園的土地都交給宜元公司使用。並且說,宜元公司自從2017年7月簽約後,已經在付整個清水公園的土地租金給宜蘭縣府。

然而,池騰聯說的並不是事實,因為BOT合約的「用地交付範圍」與2016年4月份公告的招商文件完全相同。因此在2019年1月2日,我去拜訪宜蘭縣議會,請議員找來池副處長尋問,池副處長說正在辦簽呈,準備要這麼做。可見2018年10月11日在經濟部開會時,這位池副處長在公然說謊,欺騙經濟部曾次長及能源局人員,包括能源技術組組長陳崇憲。

其實在我〈時評〉「地熱發電併網備案 能源局卡關近三個月」文章發表後,在2018年10月2日,我就收到一份郵件,內容說工研院綠能所的地熱專案主持人與結元公司「有一定的默契」。我把這份郵件轉給了一位監察委員,問他說怎麼辦?他沒有回我。我就把這郵件的部分內容列在下面,請經濟部及宜蘭縣政府的政風單位,能夠注意 一下。

郵件部份内容:

工研院地熱計畫年底要賣給結元公司的300KW的ORC機組,其實是多年來地熱計畫的財產,低價賣給結元公司,再虛報價值。後續再以能源局計畫經費,協助结元公司運轉操作。

而2019年綠能所的地熱開發的機組,其實是(機械所的)工業型200 KW的機組,再以地熱機組名義重新開發,而將其經費挪作他用。

有關地熱躉購費率,因在上星期已經開一次由曾文生次長主持2018年最後一次的公聽會。地熱方面有八方公司的執行長張明富博士代表大家發言,我就不在這裡再發表意見,因為在以前的文章中我也曾經表示過。然而,對於所謂「地熱發電示範補助辦法」我們有很具體的意見,在此再重覆一下。所謂「地熱發電示範補助辦法」裡面,有這樣的一個奇怪的規定。我們在2018年8月11日的〈時評〉上,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評能源局的地熱躉購費率及獎勵辦法」,其內容如下:

示範獎勵金額之計算,每一申請案獎勵金總額不得超過地熱能探勘費用之百分之五十,且以新臺幣一億元為上限。

探勘後續進行地熱能發電者,補助每千瓦之獎勵金額不得超過每千瓦實際探勘費用與申請年度公告地熱能發電躉購費率採用之每千瓦產能探勘及鑽井成本參數之差額。

也就是說,依照規定若要拿到補助1億元的挖井費用,每1 MW挖井需要投入到3.4億元。除非是挖井失敗時,拿到1億元獎勵金則要投入2億元。如今我們看到能源局說的是在台東紅葉的開發案,我們查到的資料是2 MW的一個案子。而這個案子已經審查通過補助 4800萬元挖井費。這樣,我們只好大膽推論這個案子是挖井失敗沒有發到熱源的案子,並且已經回填也不當作溫泉使用的案子,不然為何可以拿到4800萬元呢?因為若可以建置成為地熱發電並申請併網售電,要拿到4800萬元的補助則每1 MW的挖井費用會高達2億3600萬元,這個台東紅葉案子真的是這樣嗎?既然已經通過補助審查,請能源局將其具體內容公告出來,也讓大家學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