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起源的科學探索

  623

出土物展覽示意圖。(中央社檔案照片)

自古以來,人類對自己如何出現在這個稱為「地球」的星球上即充滿了好奇;我們會自問:「我們是誰?」「我們從何而來?」

在科學未發達的年代裡,人們只有在神話或某些宗教的經典裡尋求答案。例如,根據希臘神話,第一個男人是泰坦族的普羅米修斯用泥土創造出來的;不過普羅米修斯的手藝似乎不是很好,創造出來的那個男人平庸無奇,令宙斯很不滿意。後來,宙斯命工藝之神希菲斯特再造一個,並且耳提面命,這次只許成功不准失敗。希菲斯都果然不辱使命,創造出第一個女人;由於她獲得了眾神賦予的所有優點,所以取名叫「潘朵拉」(Pandora)。在希臘文裡,pan = all(所有的),dora = gifted(天賦)。

神話終歸是神話,不是事實。然而,近年來現代科學在這方面的研究成果,例如利用化石的DNA序列鑑定,卻能告訴我們一個較接近事實的故事。

在考古人類學上,我們給自己的先祖取了一個學名,叫做「智人」(Homo sapiens)。現在我們已經知道,我們的先祖在漫長的演化歷史當中,並不是地球上唯一出現過的人類;他們曾經前前後後跟許許多多的古人類(archaic humans)共同生活在這個地球上。這些古人類包括所謂的海德堡人、尼安德塔人、丹尼索瓦人等等;不過他們都已經先後從地球上消失,只剩下我們成為萬物之靈,主宰今日的世界。

直到幾年前,考古學家們還一直認為我們的先祖是在很晚近的年代才從非洲某個地區(咸信是東非的「大裂谷」)出現,而且認為一開始他們的智能跟目前的我們差不多,遠勝於當時所有的古人類。[從當初Homo sapiens (『智』人) 的命名可以窺知這種潛在的思維。] 因此他們推論,當我們的先祖從非洲大陸向外遷徙時,所遭遇的所有古人類都不是他們的對手,優勝劣敗的結果,所有古人類紛紛走向滅絕。最後一個尼安德塔人大約在四萬年前從地球上消失之後,我們順理成章地成了碩果僅存的人類。

不過,越來越多考古學的發現,以及越來越進步的DNA分析結果,都讓科學家們不得不重新檢視上述的說法。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認為,我們的先祖出現在非洲大陸上的年代比我們現在所說的要早得多,而且一開頭他們的智能並沒有特別突出;我們目前所擁有的智能都是在長期的演化過程中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

假如我們能搭乘所謂的「時光機」飛回過去,很可能會發現當時我們的先祖跟其他古人類相較並無特出之處,也看不出他們會是這場演化競賽最終的唯一勝出者。演化是一個隨機的過程,我們會有今天的成功,可以說是這個隨機過程的一個不可預知的結果;換句話說,我們的成功完全是運氣使然。

2010年,科學家們在分析尼安德塔人的化石之後,發現非洲人除外的許多現代人都帶有尼安德塔人的DNA,顯示我們的祖先跟尼安德塔人確實有過混血的現象。依目前已知的數據,歐亞人的基因組約有2%來自尼安德塔人;美拉尼西亞人的基因組約有5%來自丹尼索瓦人。甚至有些現代人帶有來路不明的古人類的DNA。

我們的先祖跟許多古人類混血的結果,除了在他們的基因庫中注入新的成分之外,還經由相互的接觸促成了文化的交流。以往考古學家們以為尼安德塔人比較原始,處處以我們的先祖為師。事實上,這兩種人類的文化交流不是單向的;相反地,他們的互動促成了雙方文化爆炸性的進展,我們的祖先尤其受益非淺。諸如此類的文化交流加速了我們祖先的演化腳步,終於讓我們領先群倫,成了目前地球上唯一僅存的人類,成了萬物之靈。

科學是我們現代人文化中很重要的一環,科學所建立的任何理論都必須經過無數次的反覆驗證才能成立;只要有一次沒有通過驗證,這個理論就要被修改或廢棄。也因為如此,根據現有科學之推論所得到的結果,其可信度就非常高。我們相信,上述利用古人類化石的DNA分析所建立的人類起源的新故事,其可信度會比舊的故事高很多,道理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