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派抬頭 歐洲各國疲於奔命

  303
法國黃背心抗議群眾8日在香榭麗舍大道前聚集抗議。(圖片來源:美聯社)

法國黃背心抗議群眾8日在香榭麗舍大道前聚集抗議。(圖片來源: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李昱德綜合外電報導)隨著反伊斯蘭、反移民勢力的湧現,歐洲各國的中央政府開始感受到極右派崛起的壓力。

以英國而言,內政部的「預防計畫」(Prevent Program)最新的統計數字表現出一個趨勢,在2017年四月到2018年三月的這一年間,比起一年前2016年四月至2017年三月的這段區間,從事極右派激進行為的人數上升了36%,達到1312人,且大部分被標註為「疑似涉及恐怖主義」的監視對象,幾乎都是介於15歲到20歲之間的青年。

預防計畫是英國政府設立以監控並預防恐怖攻擊發生的官方計畫,任何在醫院和學校工作的公部門職員都有義務向有關單位回報任何可疑人士,希望藉由密切關注激進主義者的行為來將恐怖攻擊扼殺於無形。

非政府組織「要愛不要恨」(Hope Not Hate)接受CNN訪問時指出,對於這些極端主義的發展,社群媒體是個很重要的媒介,藉由非常類似於伊斯蘭國的手法,極右派成功吸引了較容易被暴力行為吸引的年輕人。

然而,一些極右派雖然被政府發現並解散,支持者還是常常另起爐灶。2013年創立、2016年被解散的新納粹組織國家行動(National Action)化整為零,號召發起「白人的聖戰」,甚至密謀暗殺國會議員,並試圖在公眾場合斬首伊斯蘭教徒。

對於法國而言也是如此,正當馬克宏的中央政府派出大量軍警,來控制被歸類多為極右份子動員的黃背心運動帶來的問題時,一些極右派的地方首長卻張開雙手歡迎黃背心的抗議者,希望以此「吸收」更多不滿現狀的支持者。

法國北部海岸城市埃南博蒙的市長Steeve Briois,是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的重要領導人物之一,他不但在公有停車場設立營火與帳篷讓抗議者滯留,還在中央宣布因為史特拉斯堡恐攻,為了安全禁止集會遊行的期間,開放城市主要幹道給抗議者遊行,並在讓抗議者駐紮的公有停車場門口,公開設下寫有「支持黃背心」的告示。

民族陣線的黨主席勒朋(Marie le Pen)也公開表達了對黃背心的支持,甚至指示其支持者還有黨內有公職的成員以直接的手段援助這些抗議者,希望藉此拉下馬克宏,並指控這個為了環境保護目的增加的稅是「布爾喬亞的巴黎菁英」忽視基層民眾需求的展現。

非政府組織「反極端計畫」(Counter Extremism Project)發布的報告顯示,這些極右派支持者不只公開發表白人至上主義的言論,更利用民粹主義煽動對某些特定族群的暴力行為。雖然並不是所有極右派都是納粹的支持者,他們的行為與當時納粹把猶太人塑造成社會寄生蟲的行為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