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是北極百年來第二高溫 持續溫升恐危急環境生態系統

自1990年中開始,生活在苔原的野生馴鹿的族群數就在下降中,而隨著海水溫升,有毒紅藻或稱為紅潮也逐步往北極較冷的水域蔓延,並進入食物鏈

  117
北極熊(Ansgar Walk/CC BU 2.5/Wikipedia)

北極熊(Ansgar Walk/CC BU 2.5/Wikipedia)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集結了12國逾80位科學家一同撰寫「2018 Arctic Report Card」並揭露,北極三十年來的溫度平均一年上升了1.7℃,比起全球平均溫升快一倍,新報告已在11日刊登在官網。

綜合《哈芬登》(the Huffington Post)與《France Info》報導,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NOAA)的報告指出,北極於2017-2018年冬天的溫度又再度升高。這項紀錄是自1900年有史以來第二高溫的一年,第一高溫是發生在2016年。另外,自2014年開始,該地過去五年的紀錄也揭露,北極的溫升情況除了變熱之外,還打破了高溫紀錄。

▲1985年3月(左圖)與2018年3月(右圖),北極冰層比較圖。最黑的是不到一歲的冰、白色的是經存活至少4年的冰。二張照片對比後可看到北極冰層的覆蓋海洋的面積越來少。(照片來源:NOAA Climate.gov)

北極海每年於9月到隔年3月結冰,但卻隨著每一年的冬季縮短,冰層覆蓋的面積也跟著減少。NOAA寫道,2018年的北極海冰不如以往的厚,所覆蓋的海洋面積也比過去12年以來的少,而較舊的冰層,也就是結冰超過四年的冰層,在33年裡更縮減了95%。

NOAA所持有的數據很可觀。該署的衛星每天通過北極上方達28次,精準的紀錄冰層與海洋的數據。另外還有來自科學家的網絡,浮標與感測器的紀錄。據該署總結,北極大氣層和海洋的持續暖化正在引起環境系統的巨大變化,其方式既可預測又令人驚訝。

自1990年中開始,生活在苔原的野生馴鹿的族群數就在下降中,而隨著海水溫升、有毒紅藻或稱為紅潮也逐步往北極較冷的水域蔓延,從而進入食物鏈造成魚蝦中毒,這個現象「在未來將會惡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