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現代社會的驅動力 ─ 科學文明

  150
照片來源:pixabay

照片來源:pixabay

人是社會群居的動物,進化論主張在五百萬年前,人才從靈長類動物群中逐漸演化成十萬年前的智人,我們就是他們的後代。達爾文的進化論是從生物與大自然環境的角度觀察,1859年達爾文提出物競天擇的假說,來理解生物的演化。但群居的人類除了隨著物競天擇演化以外,其群居社會所形成的種種生活文化更是特別繁複。越來越多的理論被提出來,認為文化也會影響人類的進化。人腦的大小及智慧是會受到社會文化的刺激而進化的。在眾多有智慧的動物裡面,有可以使用工具或傳遞信息的不在少數,但因為人類群居文化對於精準度的要求高於其他動物,因而人腦的功能逐漸演化成為今日的優越層次。至於科學的進步更是受到文化的影響,文藝再興(Renaissance)的人性解放及創新,點燃了科學探索的火苗,三百年前工業革命順勢發生。今日我們最大的問題在於科學飛躍的進步,遠遠超過文化演進的腳步,結果是個人的物質生活方便,而心靈卻無所適從。人類的社會演化方向,可能已走上歧異之路,整個社會迷惘且不知所措,似乎無法用更先進的科學來解決,必須要讓科學的精神融入整個社會文化裡,人類的生活才能平衡且與時俱進,不至於讓沒有人性的機器掌控整個社會,也不讓主觀意識凌駕於客觀的知識之上。這就是工業革命以來的人類最需要去確認的科學文明,一百多年前就有學者專家提出科學與民主是相輔相成,有如一個人的兩隻腳,必須交互前進,整個社會才能均衡發展穩步向前。民主是人類集體主觀的社會制度,科學是客觀真理知識,缺一不可。

從三百多年前的工業革命到現在,人類社會可謂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變革,我們把一些領先群的國家稱為已開發國家,最近我們已經向世界貿易組織宣示我們臺灣是已開發國家,我們沒有人反對,但心中不免存有一些疑慮,我們所有有形建設的指標都證明我們的確是已開發國家,但無形的社會規範,真的是文明的國家嗎?我們的社會規範仍然是天地君親師,百工百業仍然有士農工商的排序嗎?我們應該是沒有這些封建、落伍的看法了,但新的秩序的確沒有建立共識。過去我們從農業社會在短短五十年間躍進高科技生產社會,但文化生活方面沒有跟上來卻也是事實,責任不只在政治人物身上,因為民主的真義就在公民身上體現,我們每個人都在學校學得公民的權責,但還沒有依循法制規範去實踐,因為我們尚未從獨裁專制的情境走出來,也還沒有信心追求經濟自主。上一代的臺灣人努力生產,賺錢養家是我們求生存唯一的價值觀,而年輕一代可以花較多時間,選擇他們想要過何種生活的社會已經到來,提倡科學文明社會觀並內化成每個公民的素養,應該是時候了。

什麼是我們所處的當下社會的科學文明呢?電腦、手機、網路、社群媒體,就是我們每天進入社會的接觸點。我們的社會對於投資次微米集體電路到台積電專業代工的商業模式耳熟能詳,老少皆知,但對於氣候變遷、永續發展顯然無感。雖然我們已了解PM2.5的汙染傷害,但這個社會尚無法用客觀的知識數據來講道理、來做公共事務決策已經非常明顯。譬如傷害這個社會互信基礎的科技產物,網路假新聞卻是無遠弗屆,瞬息傳佈全世界,這些科學進步所帶來即時影音訊息,對社會的衝擊,人心尚無法能處理及應付。這不禁讓很多科學人覺得應該建立普世的社會價值觀才能建立科學文明的地球村社會,使我們在應用新科技時,有倫理上的規範,也就是科學文明的完整性及社會性都必須在考慮商業利潤之餘,在每一個新科技的選擇時必須以永續發展的角度去考量。

最後我們還是要從十五世紀歐洲文藝再興的歷史,體會到人類的希望是在人性的解放及創新,不是在神權或君權,也不在大大小小各種專業的權威。相信客觀的知識,尊重民主、自由及每個人的尊嚴,人類才得以安身立命,才能分享人性的光輝,地球生態系的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才得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