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病了!」創作具象精神疾病 台新生代透過藝術自我療癒

藝術家藉由創作表現內心所受的掙扎,也在過程中達到自我療癒以及緩解的效果

  1687
台灣新生代藝術家,透過藝術與社會說抱歉!(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台灣新生代藝術家,透過藝術與社會說抱歉!(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甫於台北師大商圈附近「雲母」藝文空間落幕的展覽「Oh! Sorry, my fault!」 ,集結台灣4位新生代藝術家作品,以精神疾病為主題,深入剖析個人內在狀態,透過創作達到自我療癒效果。

展覽名稱「Oh! Sorry, my fault!」(喔!抱歉,我的錯!)以精神疾病為創作概念,分別將藝術家自身遇到的疾病問題,試圖透過藝術創作呈現,並達到解放精神痛苦和焦慮的效果,展中使用許多鏡子做為創作元素之一,反射個人內在的同時,也和其他展者以及觀眾互動。


「Oh! Sorry, my fault!」已於雲母展出(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而他們說抱歉的對象為現代社會,面對與上一代的隔閡,以及承受不被了解的壓力,藝術家表示,他們總是想要假裝不在意,並表現得一派正經,然而,在這個混沌的社會下,只能去完成傳統的社會義務,例如,當兵、過年包紅包給長輩,遵從儒家禮教等,但他們只想大方承認,「我病了,這世界瘋了,非常抱歉!」


展覽主視覺影像(圖/Oh! Sorry,my fault)

藝術家藉由創作表現內心所受的掙扎,也在過程中達到自我療癒以及緩解的效果,他們分別以各自的精神狀況為主題,包含,山貓作品「分離性母狗依存症」使用編繩探討分離焦慮症;MigneHsiao以「愛情是炙熱的紅」探討科塔爾綜合症(Cotard's Syndrome);周永祐使用當代meme文化表現孟喬森症候群;吳承翰(Rev)透過攝影,重現車禍意外及伴隨的耳鳴後遺症。

根據維基百科,科塔爾症候群(Cotard's Syndrome),或稱科塔爾氏妄想、虛無幻想症候群、行屍症候群(Walking Corpse Syndrome)、活死人症候群,是一種罕見的精神妄想症,患者雖然意識清楚,但是認定自己已經死亡、不存在,只有精神存在。

另外,孟喬森症候群(Munchausen syndrome)是指一種通過描述、幻想疾病症狀,假裝有病乃至主動傷殘自己或他人,以取得同情的心理疾病。它還有求醫癖、住院癖、佯病症等俗名。

山貓X分離焦慮症


山貓作品具象化內心的焦慮(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此次展覽最巨幅的作品非山貓的「分離性母狗依存症」莫屬,她使用較粗的混麻繩呈現內心揮之不去的焦慮,然而,看到作品完成的那一剎那,山貓表示焦慮度瞬間降低!

山貓說明,作品呈現出內心焦慮的小母狗,小狗代表她會亂竄,對人產生依戀,希望有人能拍拍她、摸摸她、抱抱她,然而往往她很容易受傷,作品則希望大家可以近距離觸摸,不要對接近感到害怕。

山貓表示,選擇的繩子是材質較粗糙的混麻,原因在於光打下來時,可以看到明顯的細毛,相較於處理過的繩子,麻繩非常原始,符合她內心深處「毛毛躁躁」的狀態,而作品外觀來自於小時候看到的聖誕節鹿型飾品,裡面中空的設計,是為了放進對她而言很重要的人給她的東西。

Migne HsiaoX如活死人的科塔爾綜合症


「愛情是炙熱的紅」將被燒毀的拍立得以及滅火器放在一起,其對立並互相抵銷(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愛情是炙熱的紅」使用鏡子以及重製後的拍立得(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患有科塔爾綜合症的Migne Hsiao表示,自己已經看醫生許久,創作是自我修復的過程。展出的「愛情是炙熱的紅」使用重製再加工的拍立得,原因在於過去和男友吵架時,男友在她面前燒她的照片,導致她有陰影,後來,她把照片撿回來,透過創作修復過去的傷害。

Migne Hsiao說明,創作中加入入滅火器影像的原因在於,滅火器和燃燒這行為是對立的,如果兩個放在一起就會被消除溶解,她並將這概念延伸到其他系列作品,都在呈現「互相」的概念,並放置於鏡面上,希望能與觀眾互動,觀眾也必成作品之一。

周永佑XMEME文化

周永佑創作以「Meme」(網路迷因)為發展主題,近年竄紅的Meme文化為將當下火紅的事件,轉變成圖片加文字,並於網上瘋傳,Meme通常帶有幽默有趣,甚至反諷的意味。


周永祐作品創作系列Meme(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周永祐表示Meme為文化最小的單位,希望讓大家能有共鳴並能會心一笑,未來幾年也將朝這方向做系列作品。

吳承翰X車禍意外

吳承翰(Rev)為攝影創作師,他表示此次作品與參展藝術家之一的山貓合作,使用慢快門拍攝,將影像經過大量的排列跟重組,希望讓平面攝影動起來,並使用負片影像呈現。


吳承翰與山貓聯合創作(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吳承翰作品呈現面對低潮時的扭曲感受(圖/台灣英文新聞Lyla)

吳承翰說明,21歲那年他發生重大車禍並昏迷許久,之後產生的後遺症中較嚴重的為耳鳴,攝影跟創作可以緩解症狀,並將個人對於死亡及生命的省思融入創作中,希望呈現面對低潮時的扭曲感受。

吳承翰說明,當初對於展出創作很質疑,因為他覺得創作很私密,但之後希望能分享親身經歷,幫助更多人正視自己並走出來,或者只為大眾帶來些許的啟發都好。

此一日性聯合展覽已於藝文展演空間「雲母」結束,講座邀請到跨領域藝術創作者林昭宇對談,讓大家對於精神疾病以及創作者的心歷路程有更深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