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川普通過了期中考

  563
清水地熱

清水地熱 (來源 維基百科)

川普守住參議院 期中考過關

本週最大的事,是美國總統期中考。參議院改選三分之一,眾議院改選二分之一,各州州長都在改選。選舉結果以一句話表示,回復到美國行政、立法不同政黨的政治常態。參議院由川普同黨的共和黨守住,衆議院被民主黨攻陷,參眾議院在不同的政黨手裡。川普政府這一次期中考,算是勉強過關,在包括俄亥俄州、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等幾個重要的州長,共和黨還是勝選。因此川普政府這兩年來推動的一些重要政策,例如說對中國貿易戰的政策還是會繼續下去,而一些看起來不合理的政策,則會受到眾議院的抵制,例如說興建美墨之間的萬里圍牆。

中油挖地熱井 無關地熱元年

在兩年前11月8日川普總統勝選時,我寫了一篇文章叫川普震撼、清水驚奇(〈時評〉,2016 年11月10日),隔一週也寫了一篇論文造假作㢢與不利益迴避護航、誰惡性大?(〈時評〉、2016年11月18日) 的文章,評論清水地熱的BOT案,如今過了兩年了,我們來回顧一下。尤其是在11月7日宜蘭又有一個有關地熱發電的重大新聞,說今年是「地熱元年」,因為所謂的「地熱國家隊」的中油公司在仁澤地區挖井。其實早在2015年、2016年中油公司就已經拿NEP2經費2億元,在宜蘭的三星紅柴林地區挖井,而且比目前的兩口1,500公尺井還挖得更深、達2,200公尺及2,800公尺。若說中油公司開始挖井是地熱元年,2015年就已經是地熱元年了

由清水BOT 預見仁澤BOT

在我看來這次仁澤挖井開鑽大典,純粹是為了民進黨宜蘭縣縣長候選人陳歐珀的造勢新聞。而中油仁澤挖井這一件事情,以及為農委會林務局羅東林管處以後的宜蘭鳩之澤溫泉旅館BOT案建立一些背景資料,對於台灣地熱發電產業的推動或地熱發電容量的增加實在是沒有什麼幫助。因為目前要挖的兩口1,500公尺井附近,就有兩口2,200公尺的地熱井。因此,此次挖井完全沒有增加新的地質資料。

政策執行力是美台川蔡政府最大的對比

美國川普總統這兩年來展現給世人看到的,是他信守競選政見的承諾,以及他的執行力。
基本上,川普在競選時提出的政見,他都努力要去落實,即使中間造成不少的爭議,甚至還有一些可能違憲問題等等。但是整體來講,川普是商人、是真小人,而不是像許多政客、政見只是嘴巴說說。不落實政見,講難聽是偽君子是政客,講好聽只是沒有執行力。對照一下台灣的狀況,正好看到目前的政府完全沒有什麼政策執行力,難怪此次大選執政黨在各地都有被翻盤的可能。

地方中央執政成效差 宜蘭選情艱困

看到一篇「昔日民主聖地竟成艱困選區」的文章,是11月9日宜蘭記者的報導。其中提到宜蘭選情艱困、蔡總統已經來宜蘭七趟要拉抬選情 (11月9日晚間跑了第八趟)。艱困的主要原因為派系問題,包括陳金德、陳歐珀不合,以及對手林姿妙羅東鎮長八年雖然沒有任何一點突出的政績,但是靠著親切媽媽牌就鞏固了基層票源。

我想這樣的說法有點過於簡化問題。其實宜蘭選情艱困,除候選人之外,有其他的問題,包括民進黨的中央執政成效不佳,政策執行力太差。這屆的宜蘭縣長林聰賢四年前雖然以壓倒性多數連任選上縣長,執政一年多政績其實是全國21縣市排名17名。在政績不佳的情況下卻高升調任農委會主委。吳澤成副縣長代理不到一年又入閣。現在接任的代理縣長陳金德在農舍問題上面、又與林聰賢主導的農委會的政策有所衝突。這並不是派系問題,因為林聰賢與陳金德同樣是新潮流派系,換句話講宜蘭的困境其實是有更深厚的原因。宜蘭農舍問題背後的核心問題是土地利益的問題,而且在宜蘭也有所謂「林百億」的政治人物的出現。

仁澤挖井是政客別有所圖的結果

我們以11月7日由能源局以及台電中油等單位主管,浩浩蕩蕩主持開鑽大典,而且號稱是2021年要達成2MW的探測井的這個仁澤溫泉區來看一下,事實上會有這個所謂的地熱國家隊的出現,是因為我在兩年多前 (2016年7月19日) 陪同當時的農委會曹啟鴻主委、及現任主委當時的宜蘭縣林聰賢縣長,一起去太平山脚下「鳩之澤溫泉區」的仁澤二號井現場勘查,而林務局羅東林管處兩年來一直抵制「行政院綠能與減碳辦公室」的協商結論的一個結果。其大事記如下

  1. 2016年7月19日,曹主委在仁澤2號井現場指示羅東林管處與蘭陽地熱公司「共同開發」,發電自用後售給台電公司。
  2. 2026年10月,張景森政委主持協調會,共識為蘭陽地熱公司向能源局提「地熱發電機組試驗性計畫」,林管處借井執行該計畫。
  3. 2017年3月,能源局審查通過了試驗性計畫,有效期5年。
  4. 2017年6月,羅東林管處提出「因電業法修法,請能源局說明『試驗性計畫』是否為適用森林法第八條之公共設施」。
  5. 2017年10月,行政院綠能與減碳辦公室開協調會,林務局要求改由學術單位提出仁澤2號井及周邊土地之借用案。
  6. 2017年10月宜蘭大學、2018年2月東華大學,發文借井前連絡羅東林管處,林管處阻擋該大學發文借用仁澤2號井。
  7. 2018年8月28日,台灣大學發文向羅東林管處借用仁澤2號井及週邊土地,以便「產學合作案」之推動。(採用宜大清水9號井産學案模式)
  8. 羅東林管處未回台大公文,11月7日「地熱國家隊」開挖「中油仁澤3號井」,號稱今年是「地熱元年」。

今年的7月19日我寫了一篇「719兩週年日我應該說什麼」,在去年的7月也寫了一篇「719週年日我應該說些什麼」(〈時評〉,2017年7月21日)。其他的相關的文章有「由管案及綠能談政府執行力」(〈時評〉,2018年5月4日),「鳩之澤煮蛋區」(〈時評〉,2018年1月5日)。「號稱Al元年不如落實地熱元年」(〈時評〉,2017年11月10日),「能源局莫成地熱發電推動障礙」,(〈時評,2017年10月13日)等等。

仁澤不應 BOT 以免重踏清水BOT覆轍

像我這樣的一個旗幟鮮明的綠色選民,六年來成立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努力要在宜蘭推動地熱發電,卻在清水BOT案以及現在的仁澤挖井案看到民進黨政府沒有綠能政策執行力,而一些政客表面上做些漂亮的動作,其實暗地裡都在為自己想主導的BOT案的利益做打算。

清水地熱BOT 圖利得標廠商

清水地熱BOT案在兩年前11月,宜蘭縣政府宣佈由台灣汽電共生公司及結元科技組成的「宜元股份有限公司」得標。除當月份的即時評論外,我寫了「不只圖利、更涉綁標」(〈時評〉,2017年3月10日)。兩年來,清水地熱得標廠商一度電都沒發出來。而在上個月在經濟部開的協調會中,宜蘭縣政府的工商旅遊處池副處長說,目前已將清水地熱公園全部委交由得標的廠商「宜元公司」處理,並且說宜元公司已經在付清水地熱公園的土地租金,我們非常懷疑這個說法是否正確。若是真的,這8個月來,縣府在清水地熱公園大動土木整修後,却要全部交給宜元公司。池副處長說是去年7月吳澤成代理縣長與宜元公司簽約時,BOT案的合約內容已經由原招標公告的3MW改成4MW,因此擴大土地範圍、而非原先只限在不包括清水地熱公園的舊電廠區。如此隨意更改BOT合約内容,是否圖利得標廠商是很值得質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