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之家「助人上癮」愛心爆棚 照護外籍移工寶寶

楊婕妤表示,很多事情都會上癮的,助人也是會上癮。

愛心不落人後!楊婕妤照顧外籍移工小孩(圖/關愛之家臉書)

愛心不落人後!楊婕妤照顧外籍移工小孩(圖/關愛之家臉書)

(台灣英文新聞/生活組 綜合報導)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持續幫助被社會排斥的弱勢族群,自32年前起開始收容愛滋病患,至今,開始庇護懷孕的移工與他們的小孩。

蘋果報導,獻身愛滋患者照護32年,照顧過上千名愛滋寶寶,楊婕妤見證愛滋病患者從無藥可治的悲慘狀況,到雞尾酒療法的發明應用,讓孕婦可以服藥阻斷,不再傳染給下一代,不再有新生的愛滋寶寶。

當愛滋寶寶的問題不再蔓延後,楊婕妤的愛卻從不止息。在她照顧愛滋病人的時期,有兩位天主教的神父來到關愛之家。楊婕妤原以為是要來幫助她,沒想到卻是來請求她的幫助,希望她對在台灣落難的外國人伸出援手。

1989年台灣以專案引進第一批東南亞移工,在這之後外籍移工人數逐年增加,而隨著社群媒體的發達,外籍移工們的交流越來越方便,也衍生了許多社會問題。在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許多女性外籍移工以為在台灣工作時懷孕是犯法的,怕被僱主遣返,因此只好逃跑,就這樣從合法的勞工變成逃逸外勞。

楊婕妤表示,半年前,有個越南移工婦女,不敢到醫院生產,自己躲起來偷偷生,結果因為失血過多而死掉了,寶寶就這樣成了孤兒。還有一次移工媽媽把小孩生下來之後,不知道怎麼辦,居然就把小孩包在塑膠袋裡丟掉。

楊婕妤不忍心看這些孩子暴露在高風險的環境之中,創辦的關愛之家也就陸續開始庇護這些懷孕的移工與他們的小孩。

楊婕妤表示,在照顧這些孩子的過程裡面,第一個困難來自於他們的疾病。因為台灣是屬人主義,所以這些移工的小孩不是本國籍,不會有健保,因此醫療費用一直是最大的負擔。第二個則是害怕周圍的鄰居不高興。每個人都會把家裡任何的不幸怪罪到關愛之家頭上,甚至每天打1999投訴,台北市政府也因此叫警察照三餐來臨檢。

而會造成這樣的原因,楊婕妤認為這是因為台灣社會普遍對於愛滋病人及移工帶有一些偏見,這個族群都不是他們喜歡的,所以人們的捐款比較不會落到這個這個方向。面對這些挑戰與質疑,楊婕妤認為存在人們心中的偏見與歧視,一定會隨著時間消磨、淡化,只要堅持下去,終有一天一定會出現希望。

楊婕妤認為自己很笨,很執著,即使這個社會不支持自己做的工作,別人不鼓掌、不幫忙,卻還來謾罵你,也要秉持初衷,去幫助需要被救助的人。她表示,很多事情都會上癮的,助人也是會上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