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談台鐵及中油的工安

  263

(來源 中央社)

本週内發生重大的不幸交通事故,也就是10月21號下午4點50分,6432次號普悠瑪列車在宜蘭蘇澳附近的新馬車站翻覆,造成18人死亡190人受傷。這是台鐵近年來最大的一次交通事件。

我個人常常搭普悠瑪往返台東與台北,因為要在台東做地熱發電廠,然而這條鐵路線卻常會遇到買不到票的冏境,如今看了這次的台鐵事故感到非常吃驚。因為翻車的地方,竟然是在宜蘭平原區,而不是在山區,更不是在非常顛簸的南港到頭城等路段。這實在是令我非常之不解。

10月25號看到立委質詢時,台鐵竟然說ATP系統異常不是什麽奇怪的事,只因一天有2,000個系統異常的訊號,令他不會覺得不可思議。這樣的監控系統,早就應該要好好翻修,怎麼可能還會繼續使用呢?而且還說普悠瑪竟然沒有在ATP系統遠端監控裡面,更是覺得不可思議。這次不幸事件會發生,除了現場司機的人為疏失之外,更指向台鐵多年來的老舊管理問題,台鐵局長請辭獲准是當然的。

我想,交通部對於台鐵的許多老問題,可要好好的檢討。我個人也很贊同,目前已經有很多位朋友提到的建議,前瞻計畫8,000億元,花一半的錢要再做輕軌等軌道建設,不如把這些做輕軌的錢好好拿來改善台灣最基層的台鐵的鐵道安全,前瞻輕軌的錦上添花真的不如雪中送炭。

突然想起了25年前的一段往事。我28年前從美國回台灣任教時,正好有一位資策會的林縣城經理,到台大來讀博士班。這位林經理當時是我的好朋友、台大的資訊系創所的兩位教師之一,目前已過世的許清琦教授的學生,因此與我互動很多。更因為我回台大後,第一個教的課是Scheduling Theory (排程理論),第二個教的課是人工智慧(A l)的機器學習。這位林經理要我用Al的方法來協助他做計畫,他當時正在爭取替台鐵做一個排程的案子。我當然給他很多意見且時常和他討論。

那一年的夏天,即25年前的夏天,我出國回來,這位林經理跟我說「老師好消息,我們拿到了台鐵的案子,而且原先經費是800萬元,我臨時還把它加倍,變成1600萬元」。我說「很好啊、恭喜啊」。他的第二句話是說,老師我們執行長說,郝教授剛從美國回來,需要一個舞台,因此我們這個案子就請郝教授當顧問。我對這位林經理說很好,那麼就請郝教授當顧問吧,我就不要再介入、不要在這個案子裡面有任何的角色了。這位郝教授,就是頂頂大名的郝龍斌的弟弟,目前也已經離開台大電機系了。這個往事是千真萬確的,如此也可以稍微了解像資策會以及台鐵的標案的一些狀況了。

接著我們也想來討論一下中油公司,因為在電視上看到中油公司賣出去的油,有20幾個加油站的油品出現問題,因此中油說要推「退一送一」等政策。電視新聞說全民要因此買單26億元 。

確實中油這一兩年來狀況連連。去(2017)年815大停電、起因是中油在大潭電廠的天然氣供氣斷氣,陳金德辭中油董事長,戴謙接任後,我就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也談中油的工安及綠能事業」(〈時評〉2018年 2 月2日)。當時就提出警告,放任由搞公關出身的執行長升任當油品事業部以及公安部門的副總經理是不妥的。果然後來中油在公安方面出了很多的問題,包括漏油、隱瞞汙染土地等。請問一下中油戴董事長,這樣的副總經理難道不需要下台負責嗎?

還有在戴謙董事長上任不久,我還曾經特別去拜訪他,特別跟他說,我們蘭陽地熱公司的「101MW利澤深層地熱電廠開發案」需要中油的挖井團隊來挖一口5,000公尺的探測井,我們相關的利澤地熱公司會出挖井的錢。當時,探採事業部的執行長跟副詞行長都在現場,後來我們公文發給探採事業部要求估價時,結果回文說,中油公司沒有時間去估價。當然我相信這是下面的一些託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相關人員,「分層負責」蓋著執行長的名字就發文出來。

我們原先給中油的公文,也特別將副本送董事長室。請問戴董事長,中油基層如此封閉,執行長及董事長卻完全無法作為,中油的管理顯然有很多問題。難怪目前油品方面,會有那麼多造假,那麼多的公安問題。請問戴董事長,對於以上情事,難道不能好好的做些組織整頓的工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