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深藍.徇私.愛哭 翁岳生的三大特質

翁岳生

翁岳生

中華民國自從三十八年撤退來台迄今,甚至,可以往前再推尋,建國以來,沒有任何一位當大官的人物,能像「司法院長翁岳生」這麼厲害,歷經「蔣家」的「高壓極權統治」,一直到「總統直接民選」,甚至,政黨輪替,執政者由「藍軍」變成「綠軍」,翁岳生都是擔任總統派任的特任官員!
翁岳生從民國六十一年起,擔任蔣介石時代的大法官,翁岳生前後服侍過的總統有: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等五位總統,不管台灣的政局如何轉變,是「軍事極權」或是「民主選舉」,他都有大官做,都屹立不搖,都愈當官愈大。
官場上有人注意到此一奇特現象,忍不住對翁岳生的「作官功力」相當好奇和想了解一番。
據曾貼近翁岳生身旁人士的深度觀察,翁岳生當官有三大特質:
第一:深藍
翁岳生早在國民黨當政時期,就能當上特任官,而且,他不像國民黨時期的一些學者型官員,雖然,以學者廁身戒嚴政權,但對戒嚴政權本身是保持距離的,至少,對極權政黨的政治活動是絕不參與。
翁岳生不但參與,更是國民黨內部高幹級「又紅又專」的角色,民國六十五年,蔣介石逝世翌年,國民黨展開戒嚴極權接班梯隊訓練,國民黨內部專門負責「思想訓練」的「革命實踐研究院」,特別安排了二十八位「深藍」的高幹,一起受訓,那個班的名稱是叫「國家建設研究班」。
身為大法官的翁岳生,一點也不在意,司法不應介入政黨,還頗為得意的成為該班的一員,他的學號是「十六號」,那二十八位同學中,赫赫有名的藍軍份子有:徐立德、劉泰英、趙守博、蕭天讚、關中、許新枝、施啟揚、張文獻等人。
從翁岳生的受訓同學名單看來,不難看出,翁岳生深藍的程度,以及藍軍對他的信賴程度。
政壇上講求人脈,上述同學名單多是政客人物,一起上課之後,政客的司法案件,就有了「大法官」為他們「找門路」,所以,國民黨也公開說過:法院是他們開的。
台灣司法長期以來備受詬病,主要原因就是像翁岳生這種人,外表披著溫良恭儉讓的「學者型外套」,內心則滿腦子想著如何「迎合權貴」、「早日升官」的卑微心態,是以,翁岳生當司法院長以來,司法官員的風紀,江河日下,連操守不堪聞問之角色,都可以出任地方法院的「院長」!
第二:徇私
翁岳生能在司法界經營成他的氣候,另外一項功力是「徇私」,他早在六十年代戒嚴時期,就坐上大法官之位,手上資源(如:獎學金,出國名單推薦等等)自是遠勝其他學者多多,而他的資源分派分式,一定是以「自己人」與否,作為「給予與否」的唯一標準。
不問「人才」與否,只問「親己」與否。
這套用人標準,在他當上司法院長之後,更是發揮得淋漓無比,當然,也因為如此,翁在台灣「行政法學」這一領域,已經絕對擁有「學閥」地位,國內任何主修行政法學領域之子弟,非他點頭,在學術上或實務上(司法官),幾乎沒有什麼出頭的機會。
雖然翁岳生本人沒有寫過任何國際上夠份量的著作,但是,他的人脈份量在國內,卻足以壓死任何一個他不願意看到冒出頭的人。
司法圈內取笑翁岳生的用人是「好學不倦」,因為,他用人一定是用「他的同學」或是「他的學生」,非有「學字」關係之人不用,是以名為「好學不倦」:自己人(同學或學生)怎麼用,都不會疲倦。也因著這種用人方式,成就了翁岳生有如民國初年「軍閥般」的行政法學之「學閥」地位。
翁岳生的「徇私」心態,暴露出他的內心深層思維,只有「為己安插」之心,毫無「為國舉才」之情。
史學家評斷宋朝宰相秦檜,認為秦檜有才氣,也識人才,不過,就壞在他只提拔「私用之才」,不舉「國用之才」。
第三:愛哭
其實在官場上,「深藍」或「徇私」,並不足以成為「保命」或屹立不倒的主要功力,翁岳生的「官場功力」還有一大特質,那是很多政客也想學,但是,沒有天賦是學不來的。
愛哭,翁岳生只要是重要場合,或是,那個場合是他不會應付的,他就會開始說,他小時候命很苦,憶起往事,說著說著,他就淚眼汪汪開始哭了起來,大家一看,大法官都動了真情,哭了起來,只好趕快「改變話題」,不要再為難「老實人」。
翁岳生這一特質,從兩件事可以得到證明,一件是,報社要找翁岳生的檔案照片,很容易找到的,就是他在哭的鏡頭。
另一件是,他自己可能都已經忘了,但是,看過他「哭泣功力」的台大學生則是到現在,都還印象深刻,對其哭泣功力,佩服不已。
場景是民國六十八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黨外人士遭到大量逮捕,台大法律系三年級陳姓學生(後來考上法官,現任職高院法官),在翁岳生的課堂上,就政府的抓捕行動提出人權質問,當時,翁岳生為了替國民黨政府美言,當場講到眼淚流出,要學生體會政府的艱困等等。
下課後,學生議論紛紛,因為大家都想不懂,戒嚴政府濫權抓人,艱困的是人民,為何翁岳生要學生體會政府的艱困,且還能流出汪汪眼淚,當著課堂擦拭頻頻?
當時班上一位見證同學(也考上司法官)推想,這可能是要哭給情治單位安排的職業學生看的,這種動作如果透過情治系統上呈,對翁岳生的「忠貞考核」加分效果驚人。
果真如是,為了忠貞考核積分,就淚眼汪汪,顛倒是非,要為人民不平的學生,體會政府濫權的艱困,那這些年來,台灣的司法改革竟是由其主導,又是何等可悲的事啊!■


更新時間 : 2020-12-05 08:48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