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怪異的高等行政法院

  730

(來源 中央社)

數日前高等行政法院宣判「以核養綠」公投,可以在中選會公告第一次送件的連署人數查核結果,且通知領銜人補件之前,領銜人能夠「主動分次補件」。這使得所謂「以核養綠」公投,有機會併在11月 24日大選日投票。中選會目前已經接受補件,並且在做核對人數的工作。

對於是否可以「自行補件」的法理問題,我記得清大高銘志教授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指出民選總統候選人用連署方式產生時,連署階段可以補件是因為在「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法條中有補件的條文,而公投法規定第一次核對人數並通知領銜人得以在一個月之內補件。所以他認為在中選會通知之前「自行補件」是不符合公投法的立法意旨的。目前雖然中選會接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讓「以核養綠」公投的領銜人補件。但是我們認為此案中選會應該聲請釋憲,最後讓大法官會議來決定高等行政法院「准予自行補件」的判決是否違憲。在這篇文章中,我主要想討論高等行政法院的角色,以及「以核養綠」公投併在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一起舉辦,對於大選結果,特別是新北市的選情可能會有所影響。

2014年我以環保聯盟為主體的社運團體,推動全國性「你是否同意新北市台電公司核能四廠進行裝填核燃料棒試運轉」的提案,我是這個案子的領銜人。我們的公投案在 2014年六月份送進中選會,在8月22日中選會的委員會議,13個出席的委員將我們這個11萬人連署的案子,以「主文與說明矛盾」為由將本案否決,不能進入第二階段的連署工作 。之後我請目前因為擔任過環保署副署長而名聲大噪的詹順貴律師,替我打行政訴訟官司,結果高等行政法院判我們敗訴。於是這個公投案子就沒有再進行需要百萬人連署的第二階段的工作。

如今令我好奇的是,4年前高等行政法院對於所有的公投提案,包括呂秀蓮前副總統所提的地方性公投,「核四廠裝填核燃料棒試運轉」的地方性公投,以及同一主文、我們所提的全國性公投,都找各種理由來加以否決。如今對於沒有法條依據,而且看來還很可能會違憲的,「 以核養綠」公投,竟然做出「准以補件」這種看來可能違憲的判決。實在令人好奇,是否高等行政法院這些法官們真的跟上時代進步脫胎換骨了呢?或者是因為立場偏藍,只要是綠色陣營提的公投案都加以否決,而藍色陣營提的公投案,即使無理也可以放行呢?

最後我想討論一下,「以核養綠」公投併大選的可能影響。國民黨在這一次的大選中,也提了好幾個公投案,包括「拒絕日本福島核災五縣市的食品輸入到台灣」,以及「反深澳反空污」公投案。由於深澳燃煤電廠目前政府已經決定廢止環評,燃煤電廠已經不做了, 因此這個反空汙的公投案變得比較沒有焦點。而比較有焦點的會是「反核食」以及「以核養綠」。正好在反核食案,國民黨要站的立場是「核電核災很危險」,而在「以核養綠」公投案,國民黨需要站的立場是核電很安全。這樣會使得原先在新北市的三個核電廠的存廢的議題,變成這次選戰的焦點。而民進黨的蘇貞昌堅決反核電,國民黨的侯友宜則立場曖昧。甚至國民黨則是擁核派主導,我認為這會替蘇貞昌的聲勢提高不少。

我們一向樂見各種公投案能夠併大選舉行。這次如果「以核養綠」公投能夠舉行,那麼我們也是非常歡迎,並且在這幾件公投案的辯論當中,我們反核派會推出包括地熱在內的再生能源是否能夠完全取代核電的論述。綠能根本不需要用核電來養。「以核養綠」根本就只是一個恢復核電的騙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