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為「無薪師」說句公道話

  212

台灣的高等教育(不分公私立),在氾濫成災的供給面與需求面不敵少子化的雙重夾擊下,的確問題重重,困難也重重!

  「少子化」的趨勢,跟政治、經濟、社會等有連動的關係;從今天的人口結構與出生率推估,大學要克服「少子化」的困境,少說也是二十年後的事!對許多招生不足的大學院校而言,時間並不站在它們那邊!

其實,從市場經濟學的觀點看,優勝劣敗是解決供過於求的不二法門;讓缺乏競爭力的大學院校退出高教市場,供給面遠遠超過需求面的失衡現象才有辦法扭轉。

而,有市場競爭力的大學院校,「招生危機」是解除了,「經費困頓」的窘境,還是要有開源加節流的配套,路才能走得又穩又長!

努力向政府爭取經費援助、認真辦學以提高學生的報到就讀率、擴展產學合作、吸納外籍生、鼓勵社會善心人士與校友的回饋捐款,是大學院校開源的主要內容,這些內容,又跟學校任教的老師有或多或少的因果關係。職是,大學院校在解決「經費困頓」的節流方法中,可以有一大堆的點子,打老師薪酬的歪主意,卻絕對是下策中的下策!

像9月底國立中興大學獸醫系爆出徵求「不支薪、不占缺」講師爭議,該校校長旋即發表聲明承諾「以後不會了」,卻又於10月5日爆出校長大人在校務會議說「往後一定會支薪,但面試時會問對方,能否將薪水回捐給學校?」像媒體10月8日報導的私立淡江大學「新聘專任講師及助理教授都將採約聘方式(1年一聘或2年一聘)」、「試用2年可轉正」、「無薪教暑修,兼招生,兼系上活動打雜」,都讓人忍不住要問:不是說「教育是良心事業」嗎,幾時變成是「慈善事業」的?

或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又那來「白教的老師」?答案是:有的!當然會有的!在毫無節制製造出滿街跑的碩、博士的客觀現實下,台灣既有「不支薪、不占缺」的講師,又有「無薪教暑修,兼招生,兼系上活動打雜」的新聘專任講師及助理教授的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因為,對業餘或無經濟壓力者而言,許多國立大學都有的「無薪師現象」,當事人圖的是「好聽的職稱」;對年輕又有經濟壓力者而言,屋簷下的低頭,本就是在騎驢找馬或圖有朝一日約聘轉正職!

自願的無薪師還可以說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被自願」的無薪師,一如「血鑚石」,是被教育剝削霸凌的「血講師」、「血助理教授」!

進一步言,中興大學老師職稱「好聽」,中興大學校長職稱「更好聽」,為何但聞要聘請不支薪或將薪水回捐給學校的老師,卻未見校長以身作則,自己不支薪或將薪水回捐給學校?淡江大學但聞新聘專任講師及助理教授「試用2年可轉正」、「無薪教暑修,兼招生,兼系上活動打雜」,卻未見新聘校長「試用2年可轉正」、「無薪教暑修,兼招生,兼校務活動打雜」?難道說:新聘老師才有「少子化」、「招生危機」、「經費困頓」的問題,新聘或連任的大學校長就沒有這些問題?共體時艱,只是新聘基層老師的專利,跟新聘校長無關?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