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爐!來看看他們貢獻為何: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在台灣時間昨(8)日晚間正式出爐!

(美聯社)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保羅·羅默(Paul Romer)

(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吳東文 諾貝爾獎報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在台灣時間昨(8)日晚間正式出爐!由研究氣候變遷與經濟成長的威廉·諾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及内生經濟成長理論(endogenous growth theory)保羅·羅默(Paul Romer),顯示經濟成長理論,在行為經濟學當紅的今天,仍是經濟學中最受矚目的領域之一。我們來看看他們的研究貢獻。

大部分經濟系大學部的學生,對諾德豪斯最熟悉的,應該是他與經濟學之父保羅·薩繆森(Paul Samuelson)合寫的大學部低年級用經濟學教科書。該書已被翻譯為中、日等多國語言。但諾德豪斯對經濟學真正的貢獻,其實是在經濟成長領域,尤其是與氣候變遷的關係。他透過數值分析,説明雖然徵碳稅短期内會對經濟成長帶來負面衝擊,但就長期而言,是利大於弊,影響了各個國家的環保政策。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威廉·諾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美聯社)

對於學習總體經濟學的學生而言,羅默應該不是一個令人感到陌生的人物,因為内生經濟成長理論早已進入大學部教科書内容。在内生經濟成長理論出現之前,最有名的經濟成長理論是索羅模型(Solow growth model)。索羅認為,經濟成長的淵源,來自資本累積,但由於資本累積會有邊際產出遞減(diminishing marginal product,例如辦公室内第一台電腦,可以讓員工工作效率大幅上升,但第10000000000台電腦,則會塞爆辦公室,讓大家根本沒辦法工作,這就是邊際產出遞減的概念)性質,因此長期而言,經濟成長率會歸零。不過,這顯然不符合我們觀察到的現實:就連最先進的美國、北歐等國家,都還維持正的經濟成長,而漠南非洲部分國家,以及經歷内亂、武裝衝突、甚至戰爭的國家,經濟成長率則常是負的。

因此,羅默便在經濟模型中,放入創新(innovation)、研究開發(R&D)等因素,試圖解釋長期不為零的經濟成長,並引起其他學者討論,持續改良内生經濟成長理論,幫助我們進一步理解經濟成長的本質。

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爐!來看看他們貢獻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