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以閱讀為橋梁 為移民工發聲

透過文字的力量,引導更多人用心去關注身邊的東南亞朋友。

  376
張正用閱讀推動東南亞文化。

張正用閱讀推動東南亞文化。

講起在台灣推展東南亞文化,很難不提到張正。從2006年開始創辦為東南亞在台人士服務的《四方報》、電視歌唱節目《唱四方》、移民工文學獎、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乃至於台北車站大廳F24地板圖書館都留下足跡,「多元文化其實就是種選擇,我做這些事情,最想要的還是讓台灣朋友知道,有這麼多的東南亞朋友在我們身邊,很值得我們去認識他們。」

辦移民工文學獎 透過文字發揮影響力

笑稱「不喜歡跟人家擠、喜歡走人少的路,因為這樣比較寬廣、比較久遠」的張正,因為編輯讓弱勢東南亞新住民、移工用自己母語發聲的《四方報》時,發現 「每期投稿如雪片飛來,他們其實是有書寫能力。」於是舉辦移民工文學獎,鼓勵以越南、泰國、印尼、菲律賓語文,呈現移工異地漂流、新住民面對兩個故鄉及新二代流動雙重血緣等情況,透過文字來書寫心情。他希望讓台灣社會知道,他們是有才華的,藉此扭轉刻板印象。

已辦五屆的移民工文學獎,在今年成為大學指考國文科題目,張正說,「雖身為主辦方,但題目也不是很輕鬆就能解答!」他深信,這幾年的積累對台灣社會定有影響,「至少影響到一位出題委員,而應考學生5萬人,若有十分之一關注這議題,那勢必會帶來些許影響力。」

張正也廣邀學術界、文學界、影視界的重量級評審共襄盛舉,包括朱天心、駱以軍、吳明益、李崗、傅月庵等人都曾擔任文學獎決審委員,他笑說,「這些有分量的評審們看過他們寫的作品後,也可以成為討論話題,傳遞這群朋友用文字表達的世界,讓更多人知道東南亞朋友的想法,這些我可都是有精密計算過的。」

透過移民工文學獎的舉辦,讓更多人認識東南亞朋友。(張正提供)

透過移民工文學獎的舉辦,讓更多人認識東南亞朋友。(張正提供)

擴大徵稿地域範圍 讓豐沛多元聲音被聽見

2018年移民工文學獎更擴大徵稿範圍,除了台灣,還增列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擁有眾多東南亞新住民、移工的地區,藉此拓展移民工書寫視野,落實多元族群發聲,並提升台灣作為推廣移民工文學創作重鎮高度。同時,在徵件上打破往年紀錄,尤其在報名表中增加性別選項,有兩名投稿者選填為多元性別者;張正說,主要是在面對移民社會的全球化浪潮下,台灣雖然在裡頭滾動著,「但我們也想知道,台灣的制度變化跟亞洲其他地區比起來,有什麼不一樣?」

他也考慮,未來再擴大徵稿範疇,尤其日本、韓國、甚至中國大陸同樣面對移工人數日漸增加問題,也衍生相關問題,已有日本學者組團來台探詢文學獎的舉辦細節,「透過文學獎徵件,也許成效不是今天做、明天就可以看到,但作品紀錄留下每段時間的社會變動,可作為未來研究的文本。」

設立地板圖書館,將書籍帶到東南亞朋友眼前。(張正提供)

設立地板圖書館,將書籍帶到東南亞朋友眼前。(張正提供)

北車大廳變身地板圖書館 閱讀擾動原有氣場

發起「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運動,讓東南亞新住民、移工有書可以閱讀,張正說,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就是以此出發,「異鄉人在這看到母語書的片刻,正是他的燦爛時光;而台灣人在書店發現新文化,藉此開拓視野,也屬於自己的燦爛時光。」

位於南勢角的書店畢竟能吸引來客數有限,「但東南亞文青畢竟少數,所以我有責任把大家捐的書,放到東南亞朋友眼前,台北車站就是聚集最多人的地方。」於是,北車大廳編號F24柱子下的地板圖書館,每週日下午2點開張,敞開的行李箱內放著許多東南亞書籍,免費借閱。

張正說,「不論看得人多不多,聚集了上千名東南亞朋友,總會有人翻閱。」地板圖書館提高閱讀可見度,也讓原本狀似混亂吵雜的台北車站,透過書,擾動小小區塊原有的氣場,稍微產生不同的味道;「幾個外籍移工戴著頭巾,午後安靜閱讀著,那畫面,真的很漂亮。」也有印尼女生對他說,「自從你們帶書來之後,這裡好像不這麼亂了。」

以書店為基地,讓多元文化持續燦爛。

以書店為基地,讓多元文化持續燦爛。

東南亞閱讀全台開花 綻放燦爛光亮

閱讀,讓力量擴散,張正的燦爛時光也遙射至其他縣市。「1095,」文史工作室在台中第一廣場開設「東南亞圖書館」,透過付費借書、退費還書方式,把閱讀帶入移工生活;高雄有印尼學生跟燦爛時光書店索取書自己擺攤;曾是燦爛時光的工讀生,則回到台南公園設立「南南地板圖書館」,用行動擺攤,讓閱讀的光亮在各地綻放燦爛。

改變,慢慢發生著。張正說,當初外籍移工聚集台北車站遭強烈反彈,但現在有越來越多人願意替他們發聲反駁;而政府拉起新南向旗幟,無論成效如何,至少願意關注東南亞,「這幾年,有越來越多書寫東南亞的書籍出版,留下不同觀點的文字記錄,雖然比起討論其他國家的書籍,東南亞區域所占比例甚少,但顯示還有很大空間可以開展。」

以書店作為基地推動東南亞文化,張正說,不論大小,書店的實體空間有象徵意義,可凝聚人一起發生某些事情,「就跟書一樣,書承載的文字比網路少多了,但它是有重量、摸得到、可感覺的。」他持續用不同創意,透過各種方式,導引更多人看見東南亞文化,讓多元文化持續燦爛,讓每個人可以用心去關注身邊不同族群的朋友們。

*本文出自於《書香遠傳》,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