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維持升息步調 新興市場波動加劇

今年以來股市動盪加劇,隨著3月川普宣布將對中國課徵貿易關稅,美元指數持續走揚。此外,美國經濟獨強,而且聯準會(FED)升息趨勢明確,加上減稅政策推動,資金湧入美元資產。美元指數自3月低點89.43到8月一度接近97關卡,近期則是仍在94~95之間震盪。而近期新興市場股匯雙殺,凸顯美元成為今年當紅的避險工具,造成對新興市場股匯市的惡性循環。

美元指數(DXY)自今年4月中後開始走升,至今共上漲6.42%(如圖一)。儘管8月中旬後美元因美國總統川普指責中國、歐洲操縱匯率和聯準會主席鮑威爾發言略顯鴿派而回落,但新興市場並沒有得到緩解,反而有進一步擴大的跡象。富邦證券表示,隨著FED維持升息步調,將有利於支撐美元但不利於新興市場的股匯市,包含墨西哥、土耳其、阿根廷、印度、巴西等全球經常帳赤字前五大的新興市場國家,市場風險性正在攀升,投資人需特別留意。

圖一: 今年以來,美元指數走勢

富邦證券表示,新興市場表現較差主要有兩個因素,一個是美元資金抽離,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歐美執行量化寬鬆(QE),大量資金湧入新興市場,帶動新興市場表現空間。而隨著2015年底開始,聯準會逐步利率正常化計畫,聯邦基準利率開始走高,美元指數走強,也使得資金自新興市場流向美國。讓新興市場過去幾年的債務快速膨脹,根據美銀美林的統計,整體新興市場美元計價非銀行固定利率債務金額已由2008年的不到4,000億美元膨脹到2017年底近1.3兆美元。而Bloomberg數據也顯示,往後幾年新興市場的美元計價債務將逐漸進入一波到期還款高峰,至2020年達到最高,金額為1,817億美元(如圖二)。

圖二: 新興市場美元債務未來年度到期金額(十億美元)

自2014年開始,四個脆弱新興市場外債金額,均持續攀升(如圖三)。外債金額攀升最多的是阿根廷,增加56.74%。增加速度最快的時候是由2017年開始,至今年Q2,增加了約35%。南非外債增加金額也高達45.6%,而且在2017Q4曾經一度增加至70%,但今年前兩季大幅下滑。土耳其及印尼外債金額雖然較2014年分別增加14.92%及24.34%。但與阿根廷相同2017年開始外債增加都有加速的情況。

圖三: 過去4年以來,脆弱新興市場國家外債成長比率

此外,除了債務攀高外,脆弱新興市場國家常有經常帳赤字及財政赤字的「雙赤字」問題,使得這些國家的還款能力雪上加霜,外債佔GDP比例較高的國家往往即是這一波股匯市受到重擊的新興市場國家。富邦證券指出,包含了墨西哥、土耳其、阿根廷、印度、巴西都是全球經常帳赤字前五大的新興市場國家,而其中除了墨西哥之外,其餘四國的貨幣都在今年出現明顯貶值(圖四)。主要新興國家貨幣也開始貶值,其中巴西里拉貶值22.43%最高,俄羅斯盧布貶值17.47%。而人民幣及印度盧比相對貶幅較小,分別下跌8.77%及9.21%。顯示今年以來新興國家貶值與個別國家經濟基本面有相當程度的關聯。

圖四: 今年以來,脆弱新興市場國家匯率貶值程度

美國聯準會(FED)升息及縮表,帶動美元由新興市場回流美國,使美元指數走高, 衝擊新興市場股市。在經濟較健全的新興經濟體貨幣,雖然跌幅比脆弱的新興經濟體少,但是在近5個月的時間,仍然分別有接近9%~22%的跌幅。新興市場近期利空頻傳,在8月初土耳其爆發貨幣危機之後,8/30阿根廷央行為了阻止披索的跌勢,緊急將基本利率由45%拉高到60%,但阿根廷披索卻持續創下歷史新低,該國今年的通脹估計將達到驚人的25.4%。雖然日前土耳其央行大幅升息625基點,帶動土耳其里拉上漲5%。同時,阿根廷也與IMF達成紓困協議,由IMF提供571億美元的救助計畫,預期可使土耳其、阿根廷的貨幣暫時獲得支撐,也使新興市場貨幣貶值風暴暫無擴大跡象。富邦證券特別提醒,目前脆弱新興市場國家的基本面,包括外債大幅增加及經常帳赤字惡化等問題,仍難於短期內有明顯的改善,其潛在風險仍大,因此,投資人對經濟較脆弱及貨幣貶值幅度大的新興市場仍宜暫時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