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化身免費電影院!女神安心亞遠嫁星國浪漫喜劇

新加坡電影院自明(7)日起,每週末故宮免費登場(圖/故宮)

新加坡電影院自明(7)日起,每週末故宮免費登場(圖/故宮)

(台灣英文新聞/文化組 綜合報導)「新加坡電影院」 為故宮當其展覽「2018故宮亞洲藝術節-新加坡月」的眾多項目之一,由新加坡電影協會副主席李富楠(David Lee)身兼策展人,將於4週內,播放9部新加坡電影。

故宮表示,走過歷史,新加坡電影黃金時代跨越將近30年至戰後1940年末到1970年初,當時的新加坡電影主要是由兩家電影龍頭,「邵氏電影」和「國泰電影」出資制作而成,而這些電影多數是以馬來語拍攝,深受馬來亞觀衆喜愛。

故宮說明,然而,隨著政治變化加上家家戶戶也開始有了電視機,以及好萊塢電影的興起,新加坡這兩家電影巨頭最終在1967年和1972年都結束了電影制作業務,此後20餘年,新加坡完全沒有生産任何電影作品。直到1995年,邱金海導演拍了他的第一部電影:《面薄仔》,這部獨立制作的藝術電影被邀請到38個國際電影節展映,包括知名的柏林影展,贏得許多獎項外,也讓新加坡電影得到國際廣大的關注。

此次,開放民眾免費入場的「新加坡電影院」由新加坡電影協會副主席李富楠擔任影展策展人,聚焦新加坡電影,包含《七封信》、《我們的故事》、《美滿人生》、《簡單的婚禮》、《我的朋友,我的同學,我愛過的一切》、《我們唱著的歌》、《爸媽不在家》、《我們唱著的歌》、《徒刑》,共9部作品。

故宮南院指出,今年藝術節活動由博物館一樓大廳「獅城之子-新加坡峇峇娘惹文化特展」與特別向新加坡旅遊局商借、安置在斜陽角的「噴水魚尾獅」打頭陣,洋溢濃濃星國風情。

「峇峇娘惹文化特展」分三個單元呈現新加坡土生華人的文化、料理及服飾的歷史演變、嶄新風貌及意涵;展示區佈置典型的長桌宴(tok panjang),是土生華人家庭節慶時的傳統宴席形式,家人齊聚一堂享受豐盛多樣的美食,正是「家」的味道。

「新加坡電影院」將展開為期4週的放映內容,10月7日為首日,並將於28日結束,因場地座位有限,於開映前半小時,於各場次入口前,取號入場,詳細電影時刻表請至官網臉書查詢。

《爸媽不在家》


(圖/故宮亞洲藝術節)

此片榮獲第50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原著劇本」、「最佳新導演」、「最佳女配角」等獎。

家樂(許家樂飾)是個聰明卻調皮搗蛋被學校視為頭痛份子的小孩,懷孕的母親(楊雁雁飾)每天在公司和家事兩邊忙碌分身乏術的情況下,還會接到學校的抱怨電話總是相當無奈,最後只好找來菲律賓女傭泰莉(安吉莉.芭雅妮 Angeli Bayani 飾)來幫忙家事和照顧家樂。此片描述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正在悄悄影響這個國家。

《簡單的婚禮》


(圖/故宮亞洲藝術節)

安心亞與陳泂江在《簡單的婚禮》演出要步入婚姻殿堂的男女朋友,陳泂江飾演殯葬業的型男小開“許諾言”,外形陽光,做事百無禁忌。安心亞則是潛水教練,她的理想婚禮是簡簡單單,但男方親友及自己善妒的好友等人,使得即將來臨的婚禮變得一點也不簡單。

《七封信》


(影/youtube)

由新加坡七位知名導演的短片集結而成的一部電影。每段都帶出新加坡在地人的故事,也以此慶祝新加坡獨立五十周年。每一封「信」都因回憶而彼此交織,是一部情意真摯、不造作的作品。「家」的意念,處處可見。

《我們的故事》


(圖/故宮亞洲藝術節)

本片以上個世紀60年代的本地家庭為主軸,通過成員的際遇,帶出早期的甘榜生活以及後來的組屋生活,劇情橫跨數十年,電影也體現新加坡如何從一個以方言為主流語言的社會,演變成華語到現今英語的過程,從中回顧流失的方言。它也融入導演的許多親身經歷,並安插多首懷舊歌曲。

《我的朋友,我的同學,我愛過的一切》


(圖/故宮亞洲藝術節)

佳明喜愛新謠,也有一點音樂天分,常常抱著吉他自彈自唱,還會作曲填詞,他很了解「音樂只是玩玩的」現實,同校的還有三個好朋友,「小胖潘志生」、「小老板」蕭浩頒,以及「草根」曹耕。

當時「小老板」阿頒爸爸開的民歌餐廳「夢船」面臨關閉的問題,於是佳明義氣地免費在餐廳裏駐唱,他們為「夢船」舉行一系列的宣傳活動,機緣巧合地佳明與May相遇,後來,兩人心繫對方,開始了純純的初戀,然而,雙方母親阻擾,他必須在理想和現實中做出抉擇……。

七○年代台灣民歌盛行,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在八○年代也跟著掀起民謠風,這些稱為新謠與馬謠的清新作品在當時造就了許多對音樂懷抱夢想的文青。梁文福、巫啟賢、顏黎明這些耳熟能詳的名字,成為莘莘學子們瘋狂崇拜的創作偶像。這些當年美好的記憶與情懷隨著時間的流逝卻逐漸被淡忘。

《美滿人生》


(圖/故宮亞洲藝術節)

此新加坡家庭的故事表現平凡生活中的幸福。身為一家之主的羅寶發(劉謙益飾),身為一名小律師,他的夢想就是躋身富人階層,住豪宅開名車。然而,現實的失意令他脾氣暴躁,妻子羅秀鸞(陳惠玲飾)十分頭痛。這個家庭四處都有各種小矛盾,女兒不滿家人一直以來對兒子的偏心,女婿在家庭中始終因為抬不起頭而憋了一肚子氣。劇情的安盤讓他們學習如何尋找幸福真諦的課題。

《我們唱著的歌》


(圖/故宮亞洲藝術節)

新加坡首部以校園民謠為題材的紀錄片,娓娓敘述新加坡關閉華校之後,海外華僑在失語的處境中創作自己的歌。紀錄片搜集珍貴的檔案資料,以一首悅耳的歌曲,追溯七八十年代的詩樂與新謠,重溫了短暫但亮麗的音樂篇章,以及從邊緣邁向主流並走入歷史的過程。

《徒刑》


(圖/故宮亞洲藝術節)

此片獲第53屆台北金馬影展NETPAC最佳電影、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剪輯。

艾曼是一位28歲的獄警,被調任至國內最高級別的監獄。在監獄中,他和拉希姆建立起友誼,而後者是監獄的行刑長,且是世界上經驗最豐富的行刑者之一。艾曼能否克服自己的良知和長期困擾他的過去,成為這位行刑長的學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