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撈未爆彈找遺體 神秘的台版「怒海潛將」

海軍水下作業大隊鮮少在媒體曝光,但對國軍來說,重要性卻不可言喻

  110

圖為水下作業大隊隊員於左營軍港內進行訓練。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社會組 綜合報導)每當國軍對海實彈射擊後,總有一群水下戰士在海中處理未爆彈。空難發生時,他們也負起打撈遺體作業。他們就是有台版「怒海潛將」美名的水下作業大隊。

水下作業大隊隸屬海軍艦隊指揮部,他們鮮少在媒體曝光,但對國軍來說,重要性卻不可言喻。除了定期進行船艦的水下裝備檢查,近期南台灣823水患、民國104年復興航空空難、90年納莉颱風造成北捷淹水,水下作業大隊無役不與。

「水櫃大樓」是水下作業大隊的訓練地點之一,目的在於訓練隊員在水中進行焊接、組裝等工作。中央社

提到復興航空空難的搜救過程,中央社引述水下作業大隊長楊文堅上校說,「基隆河的水是混濁的,隊員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河水中,僅能用摸的、憑觸感尋找遺體。」隊員深入水下尋找生還者或遺體,心理壓力難免,但楊文堅常告訴隊員,要抱持做善事心態搜索罹難者,不要恐懼,「因為你們是罹難者返家的最後一哩路」。

而讓楊文堅感動的是,即便冒低溫執勤,收隊後沒有人向他喊累、抱怨。

水下作業大隊深海岸勤作業組副組長楊昀叡則說,每次打撈遺體,心裡總感到沉重,也希望類似事件不要發生。但救災救難任務的執行,對他來說很有意義,更是軍人、民間的一種連結,也是做好事、種福田,他心中並不畏懼。

水下作業大隊隊員進行浮力袋訓練。由於在水中難以憑力氣扛起物品,必須依靠浮力袋,讓隊員方便操作。中央社

第一線執行打撈時,常會碰到情緒激動的家屬,但搜救人員心裡很清楚,有時任務已經不是在救命,而是在搜尋遺體。如果情緒跟著家屬起伏,容易判斷錯誤,楊昀叡時常這樣提醒隊員。

除了打撈遺體,水下作業大隊最危險的任務,莫過於拆解實彈射擊演訓後在水下、灘頭的未爆彈。國軍每年有近百場對海實彈射擊演練,但總會有彈藥在還沒引爆前就掉入海中,成了未爆彈。

因此在實彈射擊期間,水下作業大隊、操演單位都會派員在制高點手持望遠鏡觀測,記錄未爆彈落點位置,再派員進行水下搜索。


裝備檢查。中央社

楊文堅說,「引爆未爆彈是水下作業大隊最危險的任務」。由於爆破相當危險,執勤前都會進行任務風險評估,也會在每季執行專精訓練。

除了未爆彈外,若國軍對靶船精準武器射擊,靶船卻未因此沉入海中,這時仍得出動水下作業大隊進行二次爆破,讓靶船沉入海中,成為人工魚礁。

隊員指出,若靶船承受第一次火力攻擊,造成水線以下破洞、無法由拖船拖帶。經評估後會由水下作業大隊出動一組6個人的人力,下水將炸藥包貼在船身上,炸出破洞後,讓靶船沉入海底;出勤前也會依靶船狀況計算藥包,做最精準的配置。

水下作業大隊隊員的頭盔重達15公斤,為了確保隊員頸椎不會受傷,上岸時必須由2名助手攙扶頭盔。中央社

要執行潛水作業,身上裝備也馬虎不得。水下作業大隊潛水員全套的裝備,包含頭盔、防寒衣、氣瓶等標準配備,總重約35公斤。這樣的重量、穿戴必須特別小心,尤其配戴重達15公斤的頭盔時,更需助手協助,避免在沒有浮力的情況下傷及頸椎。

中央社報導指出,水下作業大隊的隊員下水前,裝備的穿戴絲毫不能馬虎,光是穿戴的流程,潛水總監就進行超過8項測試,確定通話系統、緊急備氣壓力等裝備沒有問題。

水下作業大隊任務完成上岸前,為避免因急遽上升、身體來不及適應壓力的變化罹患「潛水夫病(減壓病)」,水下作業大隊隊員都會先在水中各個不同的深度做「各站停留」,循序漸進上升;上岸後則由潛水助理進行各項身體檢查,以確保萬無一失。

通話、氣源等設備操控,都是由岸上人員(圖)統一掌握操作,水下人員不必擔心沒有氧氣使用。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