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自製衛星「福衛五號」迄今是否達到預期功效

  2991
EDSN CubeSat Swarm – NASA

EDSN CubeSat Swarm – NASA

距離台灣自製衛星「福衛五號」的發射(2017/8/25)已經過了一年,到底這顆衛星的主要酬載的遙測功能有沒有達到預期效用?

先回顧幾則媒體的報導:

2018年2月23日聯合新聞網報導「福衛五號影像精進 科技部:9月正式服役 

2018年8月3日,該報又報導「陳良基:福衛五號九月開始商轉」。

「福衛五號」歷經發射後,因為功能異常,經修復後,號稱今年九月可望上線。

現在已經是9月,而福衛五號的實際運作情況為何?

【太空中心應該回答以下公眾問題】

1. 福衛五號的衛星影像聲稱可以用Deconvolution技術修圖,來修復功能,但仍要證明這樣的影像,是否禁得起世界級的檢驗?也就是必須送去以下國際衛星影像公司做判定是否能用,如:SPOT Image(法)、RESTEC(日)、SI Image(韓),才有資格說影像可用。在福衛二號時期也曾做過同樣的檢定行為,才證實影像可用,所以福衛五號有必要比照辦理。

2. 國內外的許多單位有意願合作,是否可以具體提出有哪些國家、哪些單位,及合作內容?如此一來才具公信力。

3. 目前台灣與其他國家的衛星能力,見表一,我國自製的衛星「福衛五號」的影像能力與他國相比,還停留在10年前的等級:黑白2米、彩色4米。請問太空中心,欲與台灣進行合作的對象,為何想用福衛五號解析度較差的影像,而非利用目前其他國家解析度較好的影像?

表一:目前各國的商用遙測衛星黑白解析度


來源: Satellite Imaging Corporation各國衛星解析度

4. 今年7月30日印尼發生大地震時,我們是否有具體的衛星影像協助?見連結「印尼觀光勝地龍目島6.4強烈地震!至少14死162傷

【再次建議台灣的太空發展:滿天星與自主火箭發射系統】

作者10年前的衛星想法,台灣的太空科技不該自製傳統單一衛星,要先知道太空科技,除了應用的軟體部分及衛星的結構(衛星酬載、衛星平臺)部分外,還有火箭部分。而傳統衛星本體結構看起來台灣有一定能力製作,但是仍有一大段路要加強。想要在短期內跟上先進國家的腳步做出齊鼓相當的硬體,顯然是有很大難度的,最重要的是沒有必要

我們要了解到科技的進展是跳躍式而不是漸近式,因此,強調自製的福衛五號,就是一直跟著別人腳步走,不太可能做到相同或超前對方的科技。那麼何不另尋破壞性創新( Disruptive Technology) 的發展策略?

作者建議台灣可以用「小衛星大數據」的策略,見連結「領先潮流 台灣構思滿天星計畫」,緊密配合台灣一流的資訊產業及人材,逐年佈建越來越多的10公斤以下的微衛星群( nano or cubesat swarm ),重點是結合資訊人才建立的地面智慧網,以量取勝。別人可以用一個高級衛星,我們也可以用數量來達到同等甚至更好的效果,不但可滿足台灣目前的基本需求還有極大空間衍生21世紀的新應用。

以大數據的應用為例,如果有了滿天的微小衛星群時(簡稱「滿天星」),見圖1。配合大數據長期收集,我們可以創造出許多新的應用。當數據庫越來越完整,滿天星的覆蓋率越來越大,就有機會銷售各項資料給其他國家,替國家帶來收益。

圖1:滿天星示意圖

除了「滿天星」的佈建,我們同時也應該發展自主的火箭發射系統。如果我們有自主的火箭發射系統,意謂著可以幫其它國家發射衛星,來獲得一定的國家收入。最重要的是火箭發射系統的逐步完善,意味著我們投射能力更好(高度、精準),也就代表可操作的事情就更廣泛。

目前台灣已有科技公司研發火箭系統,能攜帶100到200公斤的衛星到高度650公里以上的LEO軌道,若能與滿天星的小衛星群搭配,一次火箭發射可以攜帶大量的小衛星上太空,將能大大替台灣帶來商機與增加國家安全係數。

令人扼腕的是目前其他國家已經反應過來滿天星的優點,甚至已經開始執行。見2017/8/18文章,見連結「滿天「星」時代來臨,專家:台可積極發展小衛星」,以及電影「氣象戰」都提及滿天衛星的優點。台灣不該繼續自我滿足「自製傳統單一衛星」一事。

【結論】

「福衛五號」號稱今年九月可望上線,今時今日已然九月,福衛五號的實際運作情況為何?請太空中心客觀回答前文的問題,才能算是給台灣人民一個完整的答覆,並讓「福衛五號」的遙測問題畫下一個句號。

「福衛五號」是歷經6年研究、總經費新台幣56.59億元自製的台灣衛星,大多數人都為此感到高興,遺憾的是遙測功能不如預期。作者能理解大多數人對於「雖然我國的衛星技術慢了其他先進國家10餘年,但是能成功自製並送上太空,『福衛五號』還是值得肯定」。但是不能理解「遙測功能出現問題時,從政府到太空中心的科學家,為何都還自我感覺良好」;同時不能理解台灣的太空發展方向,為何堅持「自製傳統單一衛星」,誠如前文所述,台灣應該邁向「滿天星」、「自主火箭發射系統」。

各國發射衛星也是歷經多次的火箭失敗、衛星出問題,所以衛星出現問題不是什麼令人訝異的事。科學家要有實事求是的精神,承認失敗不可恥,不斷地逃避福衛五號的問題,才是阻撓下一次成功的絆腳石。作者衷心期望太空中心能秉持科技人的操守,排除政治考量,釐清衛星技術問題,才能揮別過去,並帶領台灣迎向21世紀的太空科技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