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座國立兒童圖書館  肩負典藏、研究兒童文學使命  

國際兒童圖書館在專業領域展現深厚實力。

  568
國際兒童圖書館為日本第一座國立兒童圖書館。

國際兒童圖書館為日本第一座國立兒童圖書館。

「兒童屋」依日本十進分類法分類,順著圓弧方向走,就能找到所需書籍。

「兒童屋」依日本十進分類法分類,順著圓弧方向走,就能找到所需書籍。

在日本東京上野恩賜公園裡漫步尋寶,所有的充實與驚喜都是從走進「國際兒童圖書館(日文:国際子ども図書館)」開始發生……

書櫃上陳設出館員製作《好餓的毛毛蟲》繪本角色紙偶。

「兒童屋」書櫃上陳設出館員製作的《好餓的毛毛蟲》繪本角色紙偶。

兒童專屬閱讀空間  典藏各國繪本

踏入館內,平整的磚造外牆、精緻的雕花階梯、質樸的清水混擬土……,建築工法橫跨明治、昭和、平成三個時代的國際兒童圖書館,前身為「國立國會圖書館上野分部」,於2002年以現今身分正式開館,是日本第一座,也是目前唯一的國立兒童圖書館。

圖書館一樓的「兒童屋、認識世界屋、故事屋」,是小朋友們主要的活動空間。「兒童屋」的圓弧形書架,是以日本十進分類法分類、上架;當小讀者想找書時,可直接依圓弧方向順著走,很快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書架上不時還可看見館員以經典繪本角色為藍本,親手製作的手偶娃娃或是摺紙作品,相當吸睛。

「認識世界屋」裡則有來自各國的繪本收藏。一進門便可看到日本原作《小金魚逃走了》,與其他四國語言的譯本,以秀面方式呈現在讀者眼前;這樣的展示方式,不僅讓藏書成果顯得格外壯觀,也讓人一眼就能明白國際兒童圖書館的重要功能之一,是典藏世界各國繪本!

而館內的「故事屋」是另一個獨立小房間,平時大門敞開著,只有在故事時間進行的同時,館員才會將門關上,讓小朋友與家長能自在地於專屬房間內享受故事時間,且活動時所產生的說話音量也不會影響到閱讀區的讀者,在空間規劃上是貼心、一舉兩得的設計。

「認識世界屋」展示出《小金魚逃走了》的各國譯本。

「認識世界屋」展示出《小金魚逃走了》的各國譯本。

兒童文學研究天堂  讓人大開眼界

繼續通往二樓,「特別閱覽室」保留了這個空間在明治39年(距今約111年前)時大致的樣貌,且以案內的中央為準,可將閱覽室的內部分為左右兩區,分別展示日本明治時期到現代的「兒童文學史」及「繪本史」,一一將各時代的特色作品與期刊史料置於書架上,讓讀者能夠直接取下閱讀、欣賞,而不是封存在冷冰冰的透明玻璃櫃中只能遠觀;如此善用館藏資源的方式不僅讓人佩服日本圖書館員對館內書籍的專業與掌握外,也讓人不禁反思臺灣的兒童文學發展是否也有足夠的文本、史料及收藏可以撐起一段紮實的歷史,或者是有專業的人員能夠專職且持續地對臺灣兒童文學進行研究?

在二樓的後半部,還有一間「兒童書資料研究室」,各類與兒童文學相關的研究書籍都收藏於此。這間研究室限18歲以上的讀者換證入場,入場前需先在門外填寫申請書,再將大型包包寄放於入口旁的置物櫃,最後將需要隨身攜帶的貴重物品放進館方提供的透明專用袋內,才可以入場閱讀;雖然手續較為繁複,但也由此可見館方對於內部珍藏文獻資料的重視程度,相對地也給了研究者一個如世外桃源般的使用空間。

二樓「兒童書資料研究室」內部空間。

「兒童書資料研究室」提供研究者專門的使用空間。

優質主題書展  展現策劃實力

走上三樓,在「多媒體視聽室」內可查閱館內繪本與童書的相關資料,而視聽室隔壁是舊有的大閱覽室,現已被改裝成固定的展示空間,每年會舉辦三至四次的企劃展,像是展出「金筆獎、銀筆獎」得獎作品,其中,小青蛙奇可(Kikker)作者麥克斯‧維特豪斯(Max Velthuijs)還曾於2004年獲得童書界最高榮譽之一的「國際安徒生童書獎」,此作品2016年在台灣展出時,也造成一陣轟動!

國際兒童圖書館僅僅利用這一小塊空間,就策劃出一個完整又有系統的主題書展,甚至在展場所提供的紙本資料中,還針對該獎項的歷年作品做了趨勢研究、發展年表等參考資料,並附上該作品在館內的書號供讀者尋書。如此優質的書展,展現了館員深厚的研究實力,讓人駐足欣賞許久不捨離開。

「金筆獎、銀筆獎」展覽海報。

「金筆獎、銀筆獎」展覽海報。

盼台灣設專門圖書館  典藏、研究兒童文學與史料

國際兒童圖書館扮演了收藏國立國會圖書館兒童書的重要角色,並以研究者、創作者為主要服務對象,因此館內的重點業務不是借書(全館館藏皆不外借)、推廣閱讀等活動,而是將主力放在藏書、專業研習與相關展覽上。除此之外,館方每年也會舉辦不同主題的兒童圖書研討會,由兒童文學領域的教授主講,提供給各個圖書館員參與研習,藉以學習童書的彙整與資料查詢,在無形之中也增加了兒童文學研究領域的深度與廣度。

期待未來台灣也能擁有一間專屬於兒童文學與研究的專門圖書館,讓所有相關的文本都能有一個固定且完善的典藏空間,讓有此需求的學者、研究者能在圖書館得到知識的充實與反思,進而對台灣兒童文學發展的過去與現在有更深入的挖掘及研究,建構出屬於我們自己的完整歷史。

*本文出自於《書香遠傳》,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