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 – 維護水資源 從清淤水土保持到停止開發

八仙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十文溪。(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八仙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十文溪。(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總共17項,而第6項就是「清潔飲水與衛生設施」,然而全世界因氣候變遷的關係陸續發生乾旱、暴雨等天然災害,因此許多國家的人民仍處在缺水可用的狀態,如南非開普敦就已經連續3年鬧乾旱,可用水量僅剩原來的1/4。南非總統西里爾·拉馬福沙(Cyril Ramaphosa)上任後就說,這是嚴重的問題。而南非政府原本計畫4月某一天為「歸零日」,也就是將都市全城數百萬的水龍頭關閉。

開普頓用水量不斷下降,並在供水不足時發展出因應措施,無論是從街道的用水量到每位居民的配給都有限制。但水源開發追不上人口的增加速度。為了提升可用水量,政府希望能透過海水淡化槽來因應,然而學者提出疑問「海水淡化後,是否足夠供給每位居民的用水呢」。而其他問題也急需解決,如垃圾與污染水源問題,但也衍伸出不少新的生活模式與消費方式,如研發乾式的料理、美容院給非洗頭的客人節水優惠等。

以國家發展的角度而言,台灣自然資源缺乏,但老天爺卻給我們一個不錯的資源「水」,因為我們的年雨量約2,500公釐,是位居世界第一。然而台灣分到的淡水與真正可用的只有21%的占比,其他都流失到海洋裡、成為地下水或是蒸發掉。與其他國家相比,如美國就擁有五大湖,這些淡水夠他們用24年,相對來說日本只可撐4個月,台灣則只有41天。所以台灣在水資源上如何永續發展,亦即這一代到下一代是否有相同的量可供使用,須透過每一代人的努力與延續作為。

台灣的水大都儲存在水庫,隨著淤積問題逐年嚴重,儲水量亦年年下降。影響除了在人民的生活起居上,還有大量用水的半導體等產業。根據國家災害防治中心評估,至2030年石門水庫會淤積量達48.6%,曾文水庫則為53%,若是把極端氣候納入估算的話,前者的淤積量會達到62%、後者為77%。台灣水庫目前尚缺乏自然保育的概念,為了種植經濟價值高的水果,果農會把原本種植在水庫旁的樹林砍伐後改種植果樹,於是間接的破壞水土保持。每逢下雨、颱風等山上的泥沙就隨著水流流進水庫裡,加上部分地區開放野外露營,許多污染逐漸影響水庫的水質。若政府不想花費龐大的經費進行水庫的清淤,我們必須呼籲「欲減緩水庫淤沙問題,則須停止水源源頭地區的開發,留給子孫乾淨的水資源,與維護生態永續發展,讓下一代有更好的水資源可以運用與發展」。

 

林靜怡/編輯整理,臺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